不好說,不說了。
不好說,不說了。

當前目標:寫完念力修仙機關術

念力修仙機關術9

​ ​ ​ 「接下來,將抽籤兩兩比試,進行單淘汰,直到最後。」

​ ​ ​ 老師說完,十六人依序抽籤。互利鄉的小夥伴們運氣不錯的沒有對上,而莫不俊首輪的對手是一名女童。

​ ​ ​ 「怎麼又是女的?這小子桃花運太旺了吧?」不生在一旁嘟噥著,莫不俊毫不理會的看著現在場上薇薇和一名男童的比賽。

​ ​ ​ 開始前,男童負手身後,握持長木棍背對著薇薇道:「我本以為此生不會有配得上我的女子,沒想到此次竟能得見。」接著他轉過身道:「薇薇小姐,若我贏了能否跟我交往?」

​ ​ ​ 現場鼓譟起來,哦喔聲跟噓聲此起彼落,說不清大家是支持還是負評,但上空那位文士拳頭硬了就是。

​ ​ ​ 薇薇隱藏在背後的手臂青筋突起,臉上強自保持瞇眼微笑道:「小女子無才無德,怎麼好意思耽誤你?」

​ ​ ​ 男童卻道:「女子無才便是德,我更喜歡妳了。」

​ ​ ​ 薇薇隱藏在背後的手臂青筋爆走了,臉上的笑容開始僵硬道:「小女子課業為重,沒有心思放在兒女私情,只能謝謝抬愛了。」

​ ​ ​ 眼看畫風越來越歪,老師只能趕快宣佈道:「比賽開始!」

​ ​ ​ 男童還想說些什麼,薇薇已經一個箭步加手刀,劈向男童脖頸;男童木棍一個迴旋便來到身前格擋住手刀,於是「啪!喀嚓!」,男童的脖子在木棍斷裂後被劈出如同骨頭斷裂的聲音,接著便失去意識癱軟在地。

​ ​ ​ 「……」原本吵鬧的現場一片寂靜。

​ ​ ​ 「城市學院薇薇勝!」老師宣佈的同時,男童的同學們上來將他抬下去。

​ ​ ​ 原本還有點懷疑,但在莫不俊不斷親身體驗下加上其他受害者出現,現在可以確認了:薇薇就是個怪力王。

​ ​ ​ 「莫非她也有個五代目奶奶?」莫不俊自言自語中,不生和另一名男童的比賽開始了。

​ ​ ​ 莫不俊默默思考:「目前所見對手真實武功都在我之上,只依賴武者能力的話我是輸定了,只能用念力強化身體,加強速度、力量,否則第一輪便敗對我的人設不太好。不過這樣又要小心不要太出格,不然引起懷疑就不好了。第一輪贏了便是八強,以九間學院平均來算,進八強應該還算恰當吧?」

​ ​ ​ 時間在莫不俊的分析中漸漸過去,不生又贏了。於是不生來到他身邊興奮的比手畫腳道:「看到了嗎?要不是剛剛五打一,他豈是我的對手?我只不過來個聲東擊西,他就上當了……」他首輪對手正是剛剛圍毆他的其中一人。

​ ​ ​ 「喔…嗯…你很棒。」不俊聞言機械式回應著。

​ ​ ​ 不美見狀掩嘴笑道:「不俊同學真是的,其實你根本就沒關注他的比賽吧?敷衍得太明顯囉~」

​ ​ ​ 不生聞言忽感冷風過境,走到一旁搖晃樹影處蹲下畫圈圈,哽咽唱起:「悲傷入侵,回憶凍結成冰,我的付出全都要不到回音…」

​ ​ ​ 「啊…下場比賽換班花了吧,加油。」不俊面無表情淡淡的替不美打氣。

​ ​ ​ 「嗚…」依舊無人關心,不生所在地似乎濕了一片。

​ ​ ​ 不美留下嬌媚的笑聲上台道:「你們感情真好呢~不過叫人家班花太生疏奇怪了吧~不過不美也不好聽,叫人家本名小美就好了~」

​ ​ ​ 嗯?原來班花本名是小美?她好像姓孫來著?

​ ​ ​ 小美的對手是一名女童,雙方路數都以陰柔細膩的手法技巧為主,打得你來我往、不分上下。

​ ​ ​ 對方一個虎爪功鎖喉,小美拂葉手一撥,順勢一掌直攻對手腰腹,對方手刀下劈擋開……

​ ​ ​ 幾分鐘後,小美一掌停在對方心窩上,而對方的拳頭還離小美約十公分,小美以半招之差獲勝。

​ ​ ​ 小美翩翩一躍回到不俊身旁,所有互利鄉的同學都在為這場精彩的比賽拍手鼓舞,而不生不知何時已經回復血條,從他的機關箱裡取出一張小茶几、折凳,然後又拿出茶杯、水壺,倒了一杯熱茶腆着脸給小美諂媚道:「娘娘威武,小的為您搥背按摩,放鬆一下。」

​ ​ ​ 小美被逗得咯咯笑,捧過茶杯道:「不俊同學是此輪的壓軸吧?祝你旗開得勝。不過聽不生說你花太多時間鑽研知識,所以身體比較虛弱,千萬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學院內已經有我跟不生晉級八強了,這成績應該還行,所以不俊同學力有未逮時就認輸吧,以免傷了就不好了。」

​ ​ ​ 唔…小美真的是個貼心的女孩子,不過不贏個一場,我體虛這個刻板印象恐怕是無法破除了…

​ ​ ​ 終於輪到莫不俊的比賽,對手女童帶著一支墨門最常見武器―機關傘上場,於是他從自己機關箱上露出的一截手把一抽,也是帶著一支木製機關傘上台。

​ ​ ​ 開始前,長相清秀的女童抱著機關傘,害羞道:「我本不相信一見鍾情,但是自從見到你之後我信了。」

​ ​ ​ 「……」喧鬧的四周突然安靜,這展開怎麼有點熟悉?

​ ​ ​ 女童又接著道:「不俊同學,若我贏了能否跟我交往?」

​ ​ ​ 不生淚眼汪汪的掀起衣服一角咬住道:「為什麼…到底為什麼這小子桃花這麼旺…」

​ ​ ​ 「不要。」莫不俊斬釘截鐵道。

​ ​ ​ 女童眼中泛淚道:「果然…你喜歡薇薇小姐嗎?」

​ ​ ​ 薇薇「蛤!?」了一聲。

​ ​ ​ 「不是。」莫不俊斬釘截鐵道。

​ ​ ​ 雖然薇薇不想和莫不俊牽扯,但聽到他否認得這麼快,只覺得莫名的火大。

​ ​ ​ 「那是為什麼?是我不漂亮嗎?」

​ ​ ​ 「你贏不了我。」

​ ​ ​ 意料之外的回答,令眾人都是一陣錯愕,女童反倒開始揣摩莫不俊話中之意:「莫非這是要我故意輸給他,好讓他晉級?」

​ ​ ​ 「我願意主動認輸,表示我的誠意,這樣你可願意給我一次機會?」

​ ​ ​ 這女娃傻了嗎?主動認輸?不過便宜不佔王八蛋,可以直接晉級好像也不錯?於是莫不俊摸摸下巴道:「這倒是可以考慮。」

​ ​ ​ 於是女童喜笑顏開:「為了愛情,這點虛名何足掛齒?我認輸!」

​ ​ ​ 看著下台後喜孜孜跑到莫不俊身邊交換通訊符以保持聯絡的女童,上空觀戰的眾大人都不禁臉紅心跳、溼了眼眶:「媽的!我們墨門教育到底多放任失敗,才會教出這些死孩子。說好的彼此競爭、互相借鑒呢?鑒到哪個方向去了?」

​ ​ ​ 第二輪第一戰,不生收起佳句小抄,上台面對薇薇。老師剛喊開始,不生就道:「薇薇小姐,我也願意主動認輸,表示我的誠意,這樣妳可願意…」

​ ​ ​ 「碰!」不生直接被揍飛到場外,躺平在剛剛一個人呆著的樹蔭下。

​ ​ ​ 「唔…比賽都開始了還顧說話,這小子有病吧?」不俊內心默默幫不生診斷了一下,結論是:即使身手再好,腦袋有問題還是沒用吧?

​ ​ ​ 上空的大人們紛紛對文士抱拳道:「不愧是皇甫大人之女,果然教導有方,能夠出淤泥而不染;這樣才對,讓這些小鬼們看看什麼叫人外有人,不要只會搞些亂七八糟的…」

​ ​ ​ 文士聞言樂呵呵的抱拳回禮道:「哪裡哪裡,這都是墨門學院老師們教導有方,小女才能進步飛快。」同時心裡想著:「打啊打啊…打他們娘的…把那些想跟薇薇做朋友的男孩紙們都給打殘廢才好…女兒賽高!」

​ ​ ​ 小美這次對上了一位男童,對方一樣在比賽前說了幾句話:「互利鄉的同學,我跟其他登徒子不一樣,雖然妳長得花容月貌,但是我不會手下留情。請!」

​ ​ ​ 看著對方取出一把桃木劍,小美掩嘴笑道:「都不知道你是在誇獎我還是宣戰了。請~」

​ ​ ​ 比賽開始,男童木劍直刺小美中路,小美左拂葉、右穿花,將木劍引得一偏,就要一個彈指往男童腦門崩去;但男童一個前俯,抬起後腳往上一踢,以強大的力道將小美震開。第一招交手,兩人看似不相上下。

​ ​ ​ 小美一個吐納過後,雙手如蝴蝶飛舞般交錯,讓對方只見到重重掌影;但男童依舊以力破巧,雙手執劍由上往下一劈,便破去了小美的虛實變換。

​ ​ ​ 兩人在台上打得難分難解,不生在下邊摸著腫如豬頭的臉頰窮緊張道:「走邊…右邊…粥他…」看著不生已經腫得合不上的兩根香腸嘴唇、一邊口齒不清還一邊不斷溢出的口水,莫不俊默默走開。

​ ​ ​ 嗯…不想被他的口水噴到,要是被傳染了笨蛋病就不好了。

​ ​ ​ 男童見自己力量隱隱約約克制著小美的技巧,於是在小美使出掃腿時也使出掃腿,好讓小美吃虧;然而小美腿至半路卻突然一收,改成一記連環腿直擊對手頭顱。

​ ​ ​ 有心算無心,男童腿上無法變招,但他仍然借掃腿之勢將後腰彎下,後腦幾乎貼伏地面的躲過這腳,又以劍佇地後一點便倒立旋身躍起,來到上空將木劍化作千針萬芒,向小美刺去。

​ ​ ​ 「這次真是遇到硬手了。」小美心中無奈下,從袖中抽出一條彩帶,如同舞蹈一般環繞揮舞,便捲上了對手持劍手臂,讓原本振動的木劍靜止下來,還順勢將男童往地上甩去。

​ ​ ​ 男童雖驚不亂,再次翻身便穩落地面,然而小美卻已趁機用彩帶把男童束縛,於是男童喪氣道:「我認輸…」

​ ​ ​ 「「「哦喔喔!!!」」」為這場精彩比賽的歡呼跟拍手聲四起,上空的大人物們也大感欣慰點頭,讚賞這是場好比賽。

​ ​ ​ 主持的老師安慰男童道:「你們都表現得很好,不用灰心,繼續努力。」

​ ​ ​ 男童搖頭道:「罷了…罷了…我本想贏了帥一波,再來告白比較好…」

​ ​ ​ 上空該鄉的領導老師聞言一愣,掩面道:「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失敗,好想哭啊…」

​ ​ ​ 「「……我也是……」」

​ ​ ​ 然而比賽的氣氛並沒有因為男童這句話變得粉紅,反而因為他們的出色表現讓現場熱血沸騰起來,接下來的比賽都是來真的,尤其反應在不俊這場。

​ ​ ​ 對手男童扶著一把和他等身的巨大折扇賽前喊話:「同學,雖然跟你無冤無仇,但是你冒犯了我們的薇薇女神,我不能視若無睹。今日,我不會讓你!」

​ ​ ​ 薇薇雙手抱胸,注視著場上那一副死魚臉的莫不俊。雖然對於男童在言語中攀關係也讓她不開心,但最令人火大的還是那小子,尤其那雙手…

​ ​ ​ 不俊機關傘輕輕點地,腦中想著:「好麻煩啊…要不我也直接認輸算了?但這樣一來弱雞的印象似乎會一直跟著我。嗯…不然過個幾招演演戲再輸應該比較體面。」

​ ​ ​ 比賽開始,出乎了所有人(除了他的同學)意料,男童竟是腳踢折扇,將其當作飛行武器攻擊。

​ ​ ​ 不俊也是一愣:原來這武器是這樣用的?他腳踏迷蹤步,輕鬆躲過折扇飛行軌跡,但是從後方呼呼的風聲越來越近,他知道這折扇迴旋回來了。目標一樣是他,於是他奮力向上一跳躲過扇子後,翻了個筋斗落地。

​ ​ ​ 看著回到對方手上的扇子,莫不俊摸著下巴想道:「嗯,現在可以認輸了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