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立日

www.readependenceday.com 讀一本好書,發現下一本好書,探索"the unknown unknown"。

「讀立日」賈寶玉與女性主義(2):“意淫”——賈寶玉的女性觀念

“正常的”男性對女性的愛是肉體的、禮教的、社會的。“意淫”所代表的這種愛因此是革命性的,它指向的是平等的、相互的、自然的身體和情感關係。

“不正常的”男性?

既然説了寶玉是男性世界的女性主義者,那麽我們當然先來盤點一下寶玉如何看待女性。

在《紅樓夢》裡也好,在整個中國文學史裡也好,寶玉都是一個異端,你找不到任何一個與他相似的文學人物。那麽他最大的“異端特性”,也是他最大的“爭議性”到底何在?恐怕就是他對女性的觀念。

他這樣評價男性和女性,

“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

還有:

“天地間靈淑之氣,只鐘於女子,男兒們不過是些渣滓濁沫而已。因此把一切男子都看成濁物,可有可無,只是父親伯叔兄弟之倫,因是聖人遺訓,不敢違忤,只得聽他幾句。”

短短兩句,男女地位完全倒轉,現在聽起來可能只是有點奇怪,但在當時絕對是石破天驚的。在《紅樓夢》之前聞所未聞!

《紅樓夢》之前,大家是怎樣“讚頌”女性的呢?花容月貌、賢良淑德、深明大義、孝順公婆、相夫教子、忍苦耐勞、宜室宜家、三貞九烈……任你翻遍千古著作,從《烈女傳》到浩如烟海的明清小説、戲曲,雷同之外還是雷同。

這些所謂的對女性的贊美,特性有二:第一,這些“優點”千篇一律,統統都是套話而已,根本沒有說出過任何一個真實的女人的特點,你若真循著這些詞藻去認人,是連親生母親或是結髮妻子也認不出來的。第二,之所以會如此,乃因爲跟男性不同,女性根本不被認爲是有獨立存在價值的個體,她們必須依附於男性,或者更準確地說,取悅於男性而實現自己的價值。她們沒有(也沒人想知道她們的)個性、思想、欲望,只是一個面目模糊的引用對象或符號——這些符號與女性本身沒有半點關係,無非是一堆男性滿足自我想象的陳詞濫調罷了。不信你一個一個去看,它們如果不是關於女性美麗肉體的,就一定是關於男性功名利祿的。

而《紅樓夢》一開篇就冒天下之大不韙,直陳女兒是水、是清爽、是天地之靈氣,不僅是平等,甚至是遠遠高於男子的存在。即使到了今天,翻翻我們手頭這些五花八門的現代愛情小説,我們也還是不得不承認《紅樓夢》的先鋒性吧?更何況,整部小說裡的每一個女性,從小姐到丫鬟,從賈母到傻大姐,不僅個個擁有姓名,而且個個都有獨特的性格、聲口、著裝,都是大家一眼就能認出來的活潑潑的真人,而不僅僅是男性對女性的幻想之投影。在20世紀以前的任何一部中國小説裏,你幾乎都找不到誰在這點上能夠與之匹敵。沒有任何一個女人的獨特個性和自身價值,像在《紅樓夢》中這樣,得到過作者或者男主人公的充分承認與尊重。想瞭解寶玉的這種女性觀有多麽“冒天下之大不韙”,我們來看看寶玉身邊的人如何評價他:

“說起孩子話來也奇怪,他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你道好笑不好笑?將來色鬼無疑了。”

這一個笑道:

“怪道有人說,他們家寶玉是相貌好,里頭糊塗,中看不中吃的,果然竟有些呆氣:他自己燙了手,倒問別人疼不疼,這可不是呆子!”

那一個又笑道:

“我前一回來,聽見他家裡許多人抱怨,千真萬真的有些呆氣:大雨淋的水雞似的,他反告訴別人:‘下雨了,快避雨去罷。’你說可笑不可笑?時常沒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看見燕子,就和燕子說話;河裡看見了魚,就和魚兒說話;見了星星月亮,他便不是長吁短嘆的,就是咕咕噥噥的。且一點剛性也沒有,連那些毛丫頭的氣都受到了。愛惜起東西來,連個線頭都是好的;遭蹋起來,那怕值千值萬的都不管了。”
“我深知,寶玉將來也是個不聽妻妾勸的,我也解不過來,也從未見過這樣的孩子。別的淘氣都是應該的,只他這種和丫頭們好卻是難懂。我為此也耽心,每每的冷眼查看。他只和丫頭們鬧,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愛親近他們。既細細查試,究竟不是為此,豈不奇怪?想必原是個丫頭,錯投了胎不成?”

上面選取的幾段,很可代表當時人眼中的寶玉形象(這些想法是不是也曾經在你的腦海出現過?)。簡單一句話,在大家心裡,寶玉是個異端,是極不正常的人。至於怎麼個不正常法,大致就兩派意見:一派認為他在言行上這麼討好女孩子,一定還是為了淫慾的滿足,不過是採取了“不那麼世俗的方式”罷了。另一派認為他性格這麼柔弱,天天跟女孩子,而且尤其是丫鬟這些下等人家女孩子混在一處玩,毫無威嚴,這樣女孩子一般的性格,不是呆子就是廢物。兩派意見,說的是同一件事,那就是寶玉對女孩子的這種“愛”,顯然超出了大家現成的、習慣的倫理和社會評價框架。

那麽習慣的倫理和社會評價框架是什麽?“正常的”男性對女性的愛是肉體的、禮教的、社會的。只要滿足這個前提,不論是大家庭裏夫唱婦隨的和諧還是道貌岸然的虛僞,不論是淫亂骯髒的男女關係還是以上欺下、玩弄女性、蓄奴納妾,就都算是正常的。反之,只要不符合這些範疇,再自然、再強烈、再真誠的感情,就都是“不正常的”;越自然、越强烈、越真誠,就越“不正常”。


請大家在「讀立日」官方網站 繼續閱讀:“意淫”揭示了一種怎樣的新的兩性身體關係。

感謝大家閱讀,我們下個「讀立日」(本週四/8月18日)再見!Happy Readependence Day!

祝好,

Ambrosia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讀立日」第2季第3期:賈寶玉與女性主義

為什麼有讀立日?

「讀立日」預告:作為繪畫的攝影 —— 大衛·霍克尼《隱密的知識》(1)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