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明
理明

逝流年|【2】X

怎么你在哭泣?怎么你也失去了?唉,你的年华!——《我失去了她(Remix)》

有一天半夜刷手机听到Sia的《Chandelier》,突然发现又是2月25日了。一开始以为和X已经认识十年了,后来发现是八年,又没有那么久远。总觉得有几年没跟他聊过天了,即便他有时还是大段大段地给我发消息,也总是夜半三更他酩酊大醉的时候,在从一家酒吧到另一家酒吧的路上突然伤怀,牵着形形色色男男女女的手,于狂欢间隙的空虚中倾吐他的种种。

认识X的契机很古怪。他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网友,X是我们尚未互通姓名时我擅自给他起的代号。那时候不知为何很喜欢这种交朋友的感觉。后来我把他当作过“坟墓”,就像火车上碰见的陌生人,因为人际关系没有交集所以聊天无所顾忌。虽然那时视为天大的秘密也不过是一些轻如鸿毛的小事,如今都淡忘了;主要还是谈一些音乐和小说,假装文艺青年,用商量好的暗号躲避父母的脚步。后来角色不知什么时候调转过来,我的聊天框成了X的坟墓,永远沉默、永远接纳一切,记录着他野狗一样荒唐的这几年。

多年来我们只在私下碰过一次面,在一家饮料店门口聊了一会天,他骑着电摩刚刚送完他那时的女朋友回家,其余时间在学校里心照不宣地扮演不相识的陌生人。我说他是我所有朋友中偏差值最大的那一个点。高中时似乎因为他轻浮的表现发生过几次争执,他在QQ上说他就是和我讨厌的某某是一样的人,说他就是很俗。我本也应该知道,比如他说他也喜欢马尔克斯,其实不过是被里面的黄色桥段吸引。他也教我如何分辨“某某“那类人泡妞的伎俩,并神秘地透露接吻的感觉就像是咬了一口海鲜。前不久我鬼使神差地又读了一回《百年孤独》,发现所有记住过的细节也都还记得,所有想象过的画面也都是一模一样,一幢青春期时建的房子还停留在以前的时间,只是已尘封。

暴露在阳光下才知道两个人的差别究竟能有多大。现在早已忘记为什么从前绝交过那么多次,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淡成普通同学关系也还留着联系方式。偶尔他来我的聊天框里倒垃圾,说过的故事奇幻又糜烂,都没有办法写成小说。而我也就此知道即便是一个流连于酒精、声色和性的人,也能够在世俗眼光中顺风顺水,获得众人认可的“成功”。中考结束的那个暑假他说要去图书馆写小说,当时我真的以为他热爱写作和文学。然后就再也没有提过。就像我那时说要离家出走但最终什么也没有做,反而是他在公园里睡了一夜,回家后好像也并未发生什么改变。现在他和高中时轰轰烈烈的女朋友已经分手不知多久,他们是我们那一级中最早张扬起来的一对情侣,猝不及防就成为“风云人物”。而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自称是见到女生会脸红的男中学生。大学时他也曾坐着连夜的火车北上去见她,再从清晨的火车站赶回教室上课,最后和那女孩分手。而我像是一觉醒来穿越到了未来,又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2月25日是我和他认识的日子,他也总在这时候祝我生日快乐,但我和他各自的圆形已经离开交汇点太久太久。很多年前他给我发短信说“生日快乐 ——X”。他知道我一直给他备注X,但没什么机会这样自称过。木马在我耳边唱:怎么你在哭泣?怎么你也失去了?唉,你的年华!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