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Chaos to Cosmos

我們不說再見,我們在路上見|https://liker.land/redisyoyo/civic 多感善愁、哲思玄想與永遠拒絕政治正確的小天地 Chaos意即混亂、混沌,Cosmos代表規律、秩序的宇宙 寫作,對我而言,便是從雜多當中找回理解與共感的可能

Chaos日常隨筆|憐惜

唯一確切的是,此刻你確實生在此處。因此你繼續選擇屬於自己的真相;因此你繼續前進。直到生命燃燒殆盡為止。
唯一確切的是,此刻你確實生在此處。因此你繼續選擇屬於自己的真相;因此你繼續前進。直到生命燃燒殆盡為止。




一陣子沒有好好寫字了,不論是在自己永遠拒絕政治正確的馬特市上,還是在社群媒體上,最近都沒有細細表達自己的心思所念與,從未停止起伏的情緒。

並不是沒有靈感書寫,也不是缺乏真正的寫作動機,單純是對自己的文字越來越嚴苛,寫出來的東西刪了又改,先調整語氣再抽換詞面以後,還是覺得不夠精準,索性全部刪掉已經打下的文句。

平時的我不是無法快速做出決定的人,但是,最近在文字中的自己,反倒成為了反覆不已、猶疑不定,更讓人煩躁的存在。殊不知,近期讓自己寫下文字最大的動機竟已變成「自憐」

5月時籌備近兩年的營會宣布停辦,6月起期末論文壓力到來,月底從待了10個多月的教育出版業離職,7月被一連串先前所積累的工作進度追著跑,還有來自老師評分的當頭棒喝。




還剩一周的第一期初級日文密集班上,認識了一位正在聯合報工作的朋友,他並不知道當我聽見他說自己在那裡工作的時候,我的內心早已被好奇與憧憬充滿

當我想像自己如果在當下沒控制好情緒,直接追問對方具體的工作細節為何時。我赫然發現,自己與他對談的目標,居然是為了讓對方感受到自己多麼可憐,希望他覺得我已經很不錯了

重新再看一次這張我在《進擊的巨人》展覽裡,拍下自己最滿意的照片、最喜歡的一句話,才發現自己如此飢渴於「被憐惜」的原因,其實是我從不真正相信自己所做出的決定

此時此刻,自以為偶然或不可改變的處境,不論是家庭背景與長久以來培養的人格特質,其實,一切都已經是由過去的總和所造就的必然




於是,當我選擇停止自怨自艾,不再把他人的同情作為自我安慰的嗎啡,才有可能鼓起勇氣面對真實的處境、不爭的事實,還有等待被實現的自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