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慢筆

隨心慢慢記錄點滴 喜歡烹飪、瑜伽、閱讀、素食、療癒 寫寫育兒與家庭的日常 歡迎追蹤💕

連續劇之托老中心日常

(edited)
正當我靜靜地與阿公阿嬤享受慢慢的時光流逝....


來日間托老中心已經七天了。

印象中去年來兩次,大都是上午的時間,看著阿公阿嬤靜靜待在那,覺得氣氛一片平和。彼此都是老人同學,閒話家常,溫馨無比。

我的同學是那邊的社工,因同事需要開刀,我便來幫忙一個月。

我的工作不難。因為不是專業照顧服務員,所以只能協助上下午各一次的30分鐘活動,類似幼兒園活動一樣,幫忙弄教具,擺擺桌椅。大多是投擲、精細動作練習、體能、運動,目的是延緩阿公阿嬤老化的肢體動作。

阿公阿嬤喜歡玩活動嗎?不。

每次請阿公阿嬤來玩的時候,他們會說:「啊我手痛呀!」「我不行,我不會。」「別人玩就好。」「醫生說我這個手不能動啦!」但是哄完上陣的時候,球丟得又快又直都快砸到人了。(每個阿公阿嬤都有經過復健師評估,確定是合適的動作才邀請他們做)

中午時間快到時,會幫忙先擺吃飯桌椅,接著就是餵一個簡單版的阿公吃飯(簡單版是:餵他可以一口接一口的正常吃),複雜版的交給其他同事,複雜版就是:可能想吃可能不想吃,可能要哄,可能會遇到對方生氣,可能邊吃邊掉飯,可能閉嘴不張開。我餵飯的阿公話很少平常都在睡覺,只有吃飯時才醒著,曾經以為他聽不太清楚,直到有一天,他對面的阿公常常不吃,以致工作人員一直大聲對對面的阿公呼喊著:緊甲奔(台語,趕快吃飯),結果對面的阿公沒反應,反而是我餵飯的阿公回說:「厚啦!(台語:好)」

等到餵飯完成,桌椅擺回。就是張羅一個半日托的阿嬤(沒錯,日托也有半日)等待她的兒子來接。因為這個阿嬤從早上就可以一直喊著:「來救我啊!來救我啊!」(台語版),一開始很不習慣,以為她怎麼了,後來發現原來她只是口頭禪。於是到了第七天的吃午餐時間,終於習慣背景音效是:「來救我啊來救我啊!」然後大家繼續自己做自己的事,吃自己的飯。

接著就是很安詳?的午睡時間,這時候沒有花什麼心思,但是還是要預防想起來遊走的阿公阿嬤吵到別人。

大概兩點,開始進行說故事時間跟點心時間。說故事時間都是由工作人員念台語版的故事,目前我常常聽到都是講乞丐的故事,阿公阿嬤對乞丐的故事特別有興趣啊!預計半小時完成說故事與點心,接著進行下午活動。三點,是阿公阿嬤看電視時間。有的時候兩點多的活動阿公阿嬤不想玩,會指使工作人員說:「該看電視了啦!」

看電視後,我差不多離開要準備去接小孩了。

這邊的時間都很緩慢,喝水吃飯都是預留很多時間準備,大多時間都在「等待」。

就在第七天,在靜靜等待阿公阿嬤喝果汁的時候,正想著,「這真是悠閒的時光,生命這樣享受著,什麼都慢慢來,不用急,不用催。」

這時候,突然一個阿嬤突然要揮拳找另一個阿嬤理論。原來是有一位阿嬤常常偷公用的衛生紙(簡稱阿英),擦手巾,毛巾。另一個正義使者阿嬤就生氣了,說她不應該這樣拿東西。即使我們已經拿出公用的用品回來,正義阿嬤仍無法消氣。工作人員趕快讓正義阿嬤去庭院坐著,讓她們分開。

接著看電視時間到了,我們想著大家開始看電視應該是沒問題的。結果阿英阿嬤一邊也嗆聲一邊走到庭院去,正義阿嬤也要喊回去,兩人也要揮拳,工作人員趕緊勸架,其他看電視的阿公阿嬤七嘴八舌說:麥卡派啦!(不要這麼凶)、派狼啦(壞人)、偷東西啦!同時一個很愛遊走的阿公這時候也不走了,大家眼神都不是在電視上,都在看兩位阿嬤跟工作人員忙碌勸架。

因為剛好要去接小孩,最後一幕是看著社工同學跟兩位阿嬤坐著在庭院中好好溝通,想著應該是平和了。

結果回家後才知道,當我離開之後他們開始認真追打,連同學隔在中間都被打了兩下。同學說:「我們這裡的生活比電視劇還精彩!」

原來第七天已經開始現出原形(同學說一開始有外人在,他們會很社會化,裝平靜),究竟下週開始會發生什麼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