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9 articlesIn total 88136 words

翻译丨铁幕——东欧沦陷,1944-1956

北京的记忆

作者:Anne Applebaum 翻译:北京的记忆 根据豆瓣用户@ #甲乙丁儿#的帖子《有版权出不了》,Anne Applebaum的这本书已经翻译完成了,戴大洪(《古拉格:一部历史》的译者)说2014年的时候中信请他审过译稿,然后如石沉大海,再无音信。

翻译丨史塔西与东德社会:对当前研究的一些评述

北京的记忆

作者:Jens Gieseke 翻译:Aaron Jens Gieseke是波茨坦当代史研究中心(Zentrum für Zeithistorische Forschung Potsdam)的部门主任和项目总监。他于2011年出版的Die Stasi 1945-1990已经成为东...

翻译丨统一社会党与史塔西的复杂关系

北京的记忆

题图:1985年,昂纳克授予米尔克卡尔·马克思勋章和党中央委员会荣誉旗帜,以表彰他“为了同社会主义的敌人作斗争做出的贡献”。作者:Walter Süß 翻译:Deutschesreich 原文链接:The Socialist Unity Party (SED) and the S...

When The Day Comes

北京的记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19 October, 2007 Friday, 9:00 am Thick cloud had pressed down on Budapest all night, and now it was lingering into what pas...

《波士顿环球报》这篇报道的原文翻译(第二部分)

北京的记忆

我看这部电影比较晚了,大约是2017年初,没赶上热火朝天的讨论,只是默默地刷了一遍又一遍,喜爱它冷静克制的叙述,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表达,即使刷到听声音就能判断剧情,即使部分台词都能熟练地背诵,依然会感到直击心灵的拷问,于是心血来潮想看看这群伟大的记者都写了什么。

自译丨李文亮讣告from《柳叶刀》

北京的记忆

这篇文章是全球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2020年2月18日发表的李文亮的讣告(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0382-2),我也一并翻译出来,祭奠李医生。Andrew Green/文 Aaron/译 这位眼科医生对COVID-19的爆发发出了预警。

李文亮:The man who knew

北京的记忆

本文是《经济学人》杂志2020年2月13日的一篇讣告(原文链接https://www.economist.com/obituary/2020/02/13/li-wenliang-died-on-february-7th)。今天正好有时间,就把这篇文笔上佳,充满人情味的讣告翻译出来,祭奠李医生。

自译丨So Far, So Good by Paul Eddington

北京的记忆

翻译完奈杰尔·霍桑爵士自传中与YPM相关的部分(自译丨Straight Face by Sir Nigel Hawthorne),就计划把另两位主演的自传也刷一遍。与淡泊名利的奈杰尔不同,YPM对保罗·爱丁顿意义非凡,他在自传中多次提到YPM,篇幅也不局限于一章之内。

自译丨Straight Face by Sir Nigel Hawthorne

北京的记忆

本文是奈杰尔·霍桑爵士的自传《Straight Face》的翻译。从图书馆借到Sir Nigle的自传,我就迫不及待地翻开寻找《是,大臣/首相》的章节,却只有短短一章,即便是在这短短的篇幅里也只有部分段落涉及。作为该剧的忠实粉丝,遂决定尝试将这部分的内容翻译出来。

自译丨防卫军和魏玛共和国

北京的记忆

摘译自Harold J. Gordon. The Reichswehr and the German Republic 1919-1926. Princeston University Press, 1957.(一)从旧陆军到志愿军团 在德国,唯一显示出凝聚力、战斗精神和对军队、政府忠诚的军事单位就是那些志愿军团。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八)

北京的记忆

【本文欢迎转发,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作者在本章的写作中向匈牙利国家安全历史档案馆的Müller Rolf博士咨询了大量问题,Müller一一作了详细解答,在此特别致谢!第八章 尾声1956年11月7日,布达佩斯市区已经停火两天了,人们陆续从掩蔽处走出来,苏联军队仍然在搜捕起义者。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七)

北京的记忆

【本文欢迎转发,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第七章 风暴中心从10月20日开始,抗议匈牙利当局的浪潮逐渐高涨,为首的是赛格德大学的学生决定投票脱离匈党的青年组织“匈牙利青年劳动联盟”(Dolgozó Ifjúság Szövets...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六)

北京的记忆

【本文欢迎转发,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第六章 至暗时刻 1953年6月13日上午11点,一支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代表团秘密抵达莫斯科,为首的是拉科西(党第一书记、部长会议主席)和格...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五)

北京的记忆

【本文欢迎转发收藏,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题图:原匈牙利内务部总部 第五章 国中之国1949年7月14日,在拉伊克被逮捕之后不久,军事政治局局长、国防部副部长、匈牙利人民军监察长、匈牙利劳...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四)

北京的记忆

【本文欢迎转发,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第四章 拉伊克之死 共产党与工人党情报局(Comniform)成立于1947年9月,总部设在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目的是为了加强欧洲9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1]之间的联系,互通情报,在意见一致的基础上协调彼此间的行动。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三)

北京的记忆

【本文欢迎转发,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第三章 大权独揽 清除行动大致分为两个阶段:1945-1946年主要针对法西斯分子和外国间谍,1947-1948年则主要针对匈共的政敌。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二)

北京的记忆

【本文欢迎转发,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第二章 山雨欲来 1944年11月匈牙利临时政府在苏联红军的“帮助”下成立,随即着手开展重建工作。11月30日,“匈牙利民主重建及未来发展纲要”颁布并几乎被匈牙利民族独立阵线(Magyar Nemzeti Függetlenségi Front)全盘采纳。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一)

北京的记忆

这是我硕士论文的研究领域的延伸,当时收集了很多相关文献,就打算梳理一下。需要说明的是,我不懂匈牙利语,所以绝大部分参考文献都是英文的,部分匈牙利语网站用谷歌翻译成英文,所以难免有偏差,欢迎指正、讨论。【本文欢迎转发,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与民主德国大名鼎...

自译丨光州事件

北京的记忆

最近对韩国历史,特别是四共、五共时期的历史感兴趣,然而我不懂韩语,只能看英语文献,感谢@阿布 整理的光州事件,我也在豆瓣整理了相关文献目录韩国近现代历史。我刚刚借到UCLA的Lee Namhee教授的《The Making of Minjung》,将第一章第一节中的光州事件部分(44-55页)翻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