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记忆

historian

匈牙利秘密警察史(一)

这是我硕士论文的研究领域的延伸,当时收集了很多相关文献,就打算梳理一下。需要说明的是,我不懂匈牙利语,所以绝大部分参考文献都是英文的,部分匈牙利语网站用谷歌翻译成英文,所以难免有偏差,欢迎指正、讨论。

【本文欢迎转发,不可自行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本人】


与民主德国大名鼎鼎的国家安全部(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 缩写是MfS,即众所周知的史塔西[1])不同,匈牙利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厅(Államvédelmi Hatóság, 缩写是ÁVH)就低调得多了,不过这个低调也仅限于匈牙利的国境线外。在匈牙利国内,国家安全厅是一个令老百姓谈之色变的专制机构,其触角渗透至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和史塔西一样,匈牙利国家安全厅除了正式职员,还有各种密探、线人和告密者为其提供情报。据统计,其个人档案系统共收集了约100万人的信息,而匈牙利当时的总人口也不超过1000万。[2]2002年,匈牙利政府将布达佩斯的国家安全厅总部改造成“恐怖之屋”博物馆(Terror Háza Múzeum)对公众开放,这个博物馆是当前执政的右翼政党青年年民主主义者联盟(Fiatal Demokraták Szövetsége,缩写为Fidesz)的政治工具,该博物馆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将匈牙利法西斯政党箭十字党和冷战时期的匈牙利人民共和国视为同类事物,青民盟及其党首欧尔班·维克多试图以此将自己打造成带领匈牙利走出专制独裁,拥抱自由民主的“圣人”。事实当然不是如此,历史从不是非黑即白的,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并非一无是处,但这并不是给监视、镇压公民的国家安全厅开脱罪责的理由,借用韩国电视剧《第五共和国》片头曲中的一句:Deus non vult!

第一章 缘起

匈牙利秘密警察的骨干力量早在1944年苏联红军攻入匈牙利时就由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NKVD)带去了。1944年11月12日,就在布达佩斯攻防战胶着之时,苏联秘密指示在莫斯科流亡的匈牙利共产党人,鉴于匈牙利本土共产党势力弱小[3],要他们和资产阶级政党精诚合作,“打入敌人内部”,不得表现出任何野心以招致西方的怀疑。这就是日后在德布勒森成立的临时政府和国民议会的背景。但是匈牙利人看得很清楚,作家马洛伊·山多尔(Márai Sándor)写道:“被奴役了多年的人们早已认识到,什么都不会改变,旧的主子被赶跑了,又来了新的主子,人们还是被奴役。”

1944年12月,匈牙利临时国民议会在德布勒森召开,各方代表齐聚会堂。埃尔迪·费伦茨(Erdei Ferenc)担任内政部长,并在苏联内务部特别小组的监督和协助下组建特务组织,这些特务组织直接受匈共的领导,为流亡莫斯科的党员骨干回国提供保护和支持。1945年初,由特姆佩·安德拉什(Tömpe András)领导国家政治保卫局(Államrendőrség Politikai Rendészeti Osztályát)在德布勒森成立,隶属于匈牙利内务部。特姆佩是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老兵,在国际旅以中将军衔参加战斗并两次负伤。在苏联红军解放的匈牙利领土上,匈共的特务组织要么取代了原有的警察机构,要么自行成立新的机构,这一时期的特务机构遵循苏共的指示,行事低调,尚未滥用权力。

埃尔迪·费伦茨
特姆佩·安德拉什(Tömpe András)

特姆佩在1945年1月底到达布达佩斯,他希望使用位于斯大林大街60号的箭十字党总部[4]办公,但是另一个秘密警察头子Péter Gábor已经提前占据了这栋建筑,并在2月宣布作为自己领导下的布达佩斯政治保卫总局(Budapesti Főkapitányság Politikai Rendészeti Osztálya)的总部,该机构由匈牙利共产党直接领导。Péter Gábor原名埃森伯格·本雅明(Eisenberger Benjamin),父母都是犹太人,30年代参加社会民主党并为他们印刷、分派共产主义出版物。1932年,他和Simon Jolán结识,二人在次年四月结婚。也是在同一时间,他们一起从匈牙利转道维也纳和柏林,抵达莫斯科。在苏联,埃森伯格服务于国家政治保卫总局(ОГПУ)。据后来成为匈牙利领导人的拉科西·马加什(Rákosi Mátyás)称,他正是在此时将埃森伯格招募到麾下的。埃森伯格并没有在莫斯科久留,他很快就回到布达佩斯。1935年被捕并判处三个月监禁。1936年,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指示匈牙利共产党停止非法活动。

从1943年开始,霍尔蒂政权再次大规模逮捕匈共党员,埃森伯格和卡达尔·亚诺什(Kádár János)决定将党名改为“和平党”,并参加了武装抵抗组织。然而,当1943年9月这个党再次恢复匈牙利共产党(Kommunisták Magyarországi Pártja)的旧名时,他们发现自己不是独此一家了,Demény Pál领导着另一个共产党组织。两党的联合体由拉伊克·拉斯洛(Rajk László)和艾森伯格共同领导。[5]1944年纳粹德国控制匈牙利后,埃森伯格认识了两名艺术家Major Tamás和Gobbi Hilda,后者将埃森伯格的妻子藏匿在自己家,等待苏联红军的到来。在德军占领期间,埃森伯格使用过多个假名,包括但不限于Kicsi、Bajusz、Lehoczky Lajos等。但是,有一个假名伴随了他的一生。Demény后来回忆道:

1944年5月,我去看望住在阿尔帕德亲王大街的Frolimovics Sándor和Kun Erzsébet。Frolimovics夫人是Kun Magrit的兄弟(?),她人很好。我给她和她的两个儿子带去通行证。
她说:“埃森伯格在另一间屋里,他应该也需要通行证。”
“好的,”我对埃森伯格说,“你想用什么名字?”
他答道:“无所谓,随便吧。”但我忽然看到了Frolimovics夫人的两个儿子,一个叫Péter,另一个叫Gábor。就这样,埃森伯格·本雅明变成了Péter Gábor。

关于Péter在苏联人到来前后的活动,本文作者咨询了匈牙利国家安全历史档案馆的青年学者Müller Rolf博士,他热心提供了详细的信息。1945年1月12日,Péter和苏联军官取得了联系,他的办公地点从Tisza Kálmán广场[7]搬到厄特沃什路7号,即今天匈牙利国家安全历史档案馆所在地。1月25日,他又搬到了安德拉什大街60号。Péter没有和纳粹暧昧的过往,又智商过人,组织能力强,能说流利的德语和俄语。1945年1月22日,Péter被任命为布达佩斯政治警察局总局的领导。Péter知道自己没有苏联撑腰,向匈共表忠心成了他的生存之道。他虽然已婚,却享受着“开放式”关系(这在20世纪50年代并不多见)。这或许是他尽管耽于酗酒还有一众情人却仍然混的风生水起的原因之一。Péter在1947年的一次讲话中提到,他看中斯大林大街60号“不是随便的,因为我们生活在这里,我们知道这儿是1944年10月15号以后一切的滥觞。我们认为罪恶的政党应当在他们的老巢被唾弃。”[8]

作为箭十字党总部的Andrássy大街60号

在这一时期,两个秘密警察机构并存。第一批被逮捕的人中就有地下活动时期的共产党领导人Demény Pál和Dobos János,他们对苏联派的所作所为感到不适。就连特姆佩这个和苏联关系密切的秘密警察头子也向内务部长抱怨Péter的行事风格。时任布达佩斯政治警察总局副局长的卡达尔[9]也得知了二人的不和,他认为德布勒森派的地位应置于布达佩斯派之下。这个提议得到了中央的首肯,很快,特姆佩最终还是搬进了总部,但他的大部分手下被Gábor接管。1945年5月,临时政府和匈共的两个特务机构合并为国家政治保卫局(Államrendőrség Politikai Rendészeti Osztályát,简称PRO),Péter Gábor负责布达佩斯地区,特姆佩负责首都以外地区。1946年夏季,特姆佩去职,以苏联情报军官的身份前往拉丁美洲。

Péter Gábor在他的办公室

随着1945年2月坚守布达佩斯的德国和匈牙利武装力量的投降,布达佩斯攻防战以苏联红军的胜利宣告结束。纳粹扶植的箭十字党政权在一个月前就土崩瓦解,而其首领萨拉希·费伦次(Szálasi Ferenc)更是在布达佩斯攻防战开始后不久就溜了。苏军占领布达佩斯后,拉科西·马加什[10]和他的三个副手格罗·埃尔诺(Gerő Ernő)[11]、法尔卡什·米哈伊(Farkas Mihály)[12]和雷瓦伊·约瑟夫(Révai József)[13]从莫斯科回到匈牙利。这四个人构成了匈牙利共产党的核心,他们第一效忠的不是匈牙利共产党和匈牙利人民,而是苏联,他们都和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关系密切(法尔卡什还是NKVD的全职军官)。他们把持着匈牙利的党、政、军、警、文教大权,被称作“四人集团”。

匈共骨干合影。左起:Rajk László、Gerő Ernő、Kossa István、Kovács István、Kádár János、Rákosi Mátyás、Révai József、Nagy Imre、Horváth Márton

参考文献:

Andrew Felkay. Hungary and the USSR, 1956-1988: Kadar's Political Leadership. Praeger, 1989.

Bryan Cartledge. The Will To Survive: A History Of Hungary,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1.

George Mikes. A Study of Infamy: The operations of the Hungarian Secret Police (AVO). London: Andre Deutsch, 1959.

Gyarmati György and Palasik Mária. Continuities-discontinuities: Secret Services After Stalin's Death in Communist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Budapest: Historical Archives of the Hungarian State Security, 2017.

János M. Rainer, Lyman H. Legters (Translator). Imre Nagy: A Biography. London: I.B. Tauris, 2009.

Jonathan R. Adelman, ed. Terror and Communist Politics: The Role of the Secret Police in Communist States. Colorado: Westview Press, 1984.

Jörg K. Hoensch, Kim Traynor (Translator). A History of Modern Hungary: 1867-1994, London: Longman, 1996.

Kiszely Gábor. ÁVH - Egy terrorszervezet története. Budapest, 2000.

Müller Rolf. Az erőszak neve: Péter Gábor. Budapest: Jaffa Kiadó, 2017.

Müller Rolf. Politikai rendőrség a Rákosi-korszakban. Budapest: Jaffa, 2012.

Paul Ignotus. “The AVH: Symbol of Terror.” Problems of Communism, (September 1957): 19-25.

Roger Gough. A Good Comrade: Janos Kadar, Communism and Hungary. London: I. B. Tauris, 2006.

Rudolf L. Tökés. Hungary's Negotiated Revolution: Economic Reform, Social Change and Political Success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Victor Sebestyen. Twelve Days: The Story of the 1956 Hungarian Revolution. New York: Pantheon Books.

https://www.terrorhaza.hu/en


参考

1^史塔西(Stasi)是Staatssicherheit的缩写,但是在民主德国,国家安全部的职员并不用Stasi这个称谓。

2^这个数据来自Jonathan R. Adelman编辑的《Terror and Communist Politics》一书中《Hungarian Secret Police: The Early Years》一文,作者是Vali Ferenc。他采访了一名在1956年匈牙利事件时进入被废弃的ÁVH总部的历史档案学者。这位学者检视了收集的档案,他看到很多个人档案不但错漏百出,而且混乱不堪,充满了臆想和猜测。这位学者认为ÁVH并不像它所宣称的那样无所不能。80年代时期的学者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3^1944年仅有2500人左右。(Bryan Cartledge, 413.)4

^这条大街即布达佩斯的标志性林荫大道,修建于1870年,1885年以匈牙利王国首相安德拉什·久洛(Andrássy Gyula)的名字命名。1958年后改称“人民大街”,东欧剧变后恢复安德拉什大街(Andrássy út)的原名。

5^Müller Rolf: Az erőszak neve: Péter Gábor. Jaffa Kiadó, 2017, 94.

6^Demény Pál: A párt foglya voltam (Budapest, 1988. 152. oldal)

7^后更名为共和国广场,1956年十月事件时在这里发生了激烈的战斗,现在名为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广场。

8^https://www.terrorhaza.hu/en/allando-kiallitas/first_floor/anteroom-of-the-hungarian-political-police

9^卡达尔在跟随苏联红军进入布达佩斯后,目睹了苏联军人强奸当地妇女、抢掠物资等暴行,他写信给内政部长,指出了苏联军队的种种恶行给匈共开展工作造成了很大困扰,在这种情况下,他被任命为Gábor的副手,管理布达佩斯政治警察局。

10^匈牙利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匈牙利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

11^匈牙利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副主席、内务部部长

12^匈牙利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副总书记、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

13^匈牙利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副总书记,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主席团副主席、国民文化和教育部长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