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圭矛木
人圭矛木

記錄我那有點瘋狂又奇幻的夢 但離職後沒有壓力就沒做這種特別的夢 產量大幅減少進入停滯期了

#夢日記 上班太累的產物。

我正在幫一位病人抽血,病人是一個中年瘦男子,血管其實算明顯。但抽血櫃檯上我找不到適合的針具及針頭可以用,翻找過後我只找到很古老的針具,只好用那個針具幫他抽血。打開針頭的蓋子發現針頭呈現90度,但只有唯一一個針具於是我還是試著抽抽看,結果有回血但抽不出來,與此同時我感覺到了我的視野很模糊。

後來我發現我在騎車,當時是夜晚,在我的前面也有一位男騎士。騎到一個交叉路口前方男騎士轉彎後,我再直騎發現路燈全暗,前後左右都黑漆漆的。當下我就想要掉頭走回頭路,同時我的視線就被蓋住了。

後來睜開眼發現我躺在床上,視線上方被樹枝和葉子蓋住,上面有一個女生,隱約可以看到她微微探頭看我,我很努力的探頭想要看清楚她的樣子,但是我動彈不得。還在嘗試時,突然間發現她蹲在我的床的左手邊,我只能勉強抬起左手,身體依然動彈不得,頭也轉不過去,只能用餘光看她。

我摸到了她,然後伸手抓她時抓到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很厚給我一種不像是人類的感覺,很像捏住一個矽膠的感覺。然後感覺到她漸漸靠近——靠得我很近就在耳邊。

我的左耳一直聽到 「阮兩個是翁仔某耶,阮兩個是翁仔某耶,阮兩個是翁仔某耶」(我們兩個是夫妻耶的台語的,重複了三次還帶有回音),感到恐懼的同時,我很吃力的打開我的嘴巴發出聲音,我很含糊的說出了「你是誰」的同時耳朵聽到了自己的聲音也睜開了眼睛。

看向左手邊空無一物。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