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5 articlesIn total 78274 words

緬甸「KK園區」是什麼樣的存在?武裝衝突、經濟利益與政治妥協下的產物

翁婉瑩

緬甸軍政府透過參與非法犯罪來鞏固自身權力,永遠超過整頓區域的犯罪。在緬甸真正的民主體制恢復前,對人民與地區都造成永難消除的傷害。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這是最後一次見面?」-鮮為人知的抗爭者與政治犯家屬

翁婉瑩

本文延續上篇緬甸軍方於7月對四名政治犯執行死刑,除了兩位著名的政治人物-民運人士覺敏友(Kyaw Min Yu, Ko Jimmy),與前國會議員漂澤亞桑(Phyo Zeya Thaw),本文編採緬甸當地媒體採訪另外兩位鮮為人知的政治犯,拉妙昂(Hla Myo Aung)和昂圖拉祖 (Aung Thura Zaw)。以及多年來,緬甸軍政府如何以各種手段消磨政治犯與家屬的意志。

1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們,這是最後一次見面?」

翁婉瑩

緬甸著名的民運人士覺敏友與前國會議員,嘻哈歌手漂澤亞桑,被指控領導與策劃對軍政府的武力襲擊,於今年1月被依《反恐法》判決死刑。7月25日緬甸官媒報導兩人與另外兩名男子,被依《反恐法》執行死刑完成。距離緬甸政府上次執行死刑是在30多年前,獨裁者奈溫將軍以絞刑處死克倫族反抗軍軍人。

5

緬甸政變後一年:使用VPN將面臨牢獄之災

翁婉瑩

過去一年來緬甸情勢惡化,公民不服從運動與人民防衛軍與緬軍的軍事對抗,軍政府的行政運作癱瘓,而軍政府與民族團結政府、民族武裝組織和人民防衛軍的戰鬥,已從可見的砲火到虛擬網路世界,上升至全面性的衝突。

2

緬甸政變一週年:超越宗教種族的公民社會與武裝組織的集結,是推翻軍政府的唯一希望

翁婉瑩

翁山蘇姬的釋放與自由依舊是指標和象徵,但她不再是緬甸民主進程的必要部分,因為反軍政運動正在超越翁山蘇姬。2021年的緬甸已經脫離翁山蘇姬與敏昂萊、全民盟與緬甸國軍的對立,取而代之的是2022年的團結....

7

D Day:緬甸民族團結政府宣戰,「民族起義」反對軍事統治

翁婉瑩

成立於今年4月,平行於當權緬甸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NUG),代理總統Duval Shei La透過網路社群,於9月7日對軍事政權宣布發動「人民防衛戰」。「我們必須同時在全國每個村鎮和城市發起全國起義。」他呼籲公民「在緬甸每個角落反抗敏昂萊領導的軍事恐怖統治。

1

不可避免的一戰

翁婉瑩

平行於當權緬甸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NUG)在8月17日的例會中,副總統Duval Shei La宣布,保護人民的戰爭不可避免,他們將會決定反攻軍政府的起義日期。而發動政變的軍事首領敏昂萊則成立「看守政府」,任命自己為總理,彰顯對緬甸的控制權,為9月14日召開的聯合國大會,「誰能代表緬甸」的聯合國代表權之戰,已經展開。

1

他們跳下去那刻

翁婉瑩

博塔當鎮44街的突襲事件迅速在Facebook傳開,緬甸人民情緒激動,將這五人視為烈士,他們為了自己的信仰毫不猶豫地放棄了生命。「跪下只有60公分,但他們選擇了15公尺的高度。」一位 Facebook 用戶寫到,他們寧可跳樓,也不願意服從軍事統治。

3

緬甸的全面性內戰(2)

翁婉瑩

著名演員Htar Htet Htet,5月11日貼出自己背著步槍的照片,說她已經在民族地區參與軍事訓練一個多月。她寫下,「只有我們贏了,就可以回家;只有我們贏了,被捕者就可以重獲自由;只有我們贏了,犧牲生命的人就不再遺憾;只有我們贏了,家庭就可以團聚。」

4

緬甸的全面性內戰(1)

翁婉瑩

5月5日,兩名緬甸華裔人士在曼德勒一所醫院施打新冠肺炎疫苗時,遭到維安部隊槍擊,直接射中頭部死亡。一位不願具名的社工對《RFA Burmese》描述,有兩個騎摩拖車的年輕人舉起反威權三指手勢,醫院旁的維安部隊對他們開槍,卻射死在車上等候打疫苗的華裔人士。

5

政變、內戰、不合作運動與疫情下的緬甸醫療體系(2)

翁婉瑩

53歲的Ma Moe罹患癌症三期,政變前,每隔三週他必須在曼德勒綜合醫院接受放射線治療。但2月1日政變後,他的醫院關閉了。原本在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參加公民不合作運動,沒有回到醫院上班,而Ma Moe負擔不起私人醫院700美元的放射線治療費用,如果不接受癌症治療,他將只剩下一年的壽命。但他不怪罪參加罷工的醫生,「即使我死於癌症,我也很高興緬甸人民得到應得的民主。」

2

當醫生舉起三指:政變、不合作運動與疫情下的緬甸醫療體系(1)

翁婉瑩

國家傳染病控制部門的Khin Khin Gyi醫師認為緬甸已為第三波疫情做好準備。「我相信如果出現第三波疫情,醫生不會放棄患者。」衛生部的醫生擔憂第三波疫情,但參與公民不合作,沒有接種第二劑疫苗的醫生說,「相對於新冠肺炎,我更害怕政變。」

2

未來的新緬甸,新國家:緬甸民族團結政府(2)

翁婉瑩

位於撣邦,長年與緬甸國軍衝突的德昂民族解放軍,成為率先支持民族團結政府(NUG)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准將Tar Phone Kyaw對NUG表示歡迎。「無論民族團結政府的意識形態是什麼,我們要如何推翻目前的獨裁軍權政府?如何結束內戰?」阿拉干軍總司令Twan Mrat Naing在Twitter上證實他拒絕加入NUG了。「若開邦有自己的政治目標,就是『若開邦之路』,就是重建曾經偉大的阿拉干王國。」

1

未來的新緬甸,新國家:緬甸民族團結政府(1)

翁婉瑩

相較於過去全民盟組織以緬族為主的內閣,平行於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納入克欽族、克倫族、克倫尼族等少數族群。88世代的學生領袖Min Ko Naing宣布新政府成立,「我們組織了緬甸歷史上最多元化、最強大的民族團結政府,將繼續納入更多學者與青年加入。」「請歡迎這個人民政府。」他說。

1

塔木鎮的戰爭

翁婉瑩

「軍隊像是來塔木鎮露營,並佔領這座城市。而軍力懸殊,我們必須逃亡。」一位居民對《The Irrawaddy》表示。「但我想告訴維安部隊,你們可以進入塔木,但塔木還沒有倒下。」

1

不買不賣,不接觸,永不忘記

翁婉瑩

日本企業收到許多緬甸雇員的要求:「不要從我的薪水中預扣稅款。」如果日本企業從緬甸員工薪資預扣稅款,再繳稅給軍政府,將被公眾視為抵制公民不合作運動,資助發動政變的軍政府,進而造成企業內部勞工與管理階層的衝突。

2

社會懲罰與惡行報應

翁婉瑩

緬甸軍人的養成背景迥異於平民,自成小圈圈而與民間隔絕,軍方擁有自己的銀行、學校制度、保險公司、醫院、手機網路、持有軍方企業的股份,以及依附軍方裙帶關係發展出獨有的經濟體系。

1

當戰地記者進入殺戮之地

翁婉瑩

專業記者與公民記者因記錄敏昂萊犯下的危害人類罪,成為軍政府的敵人,而暴露於危險之中,他們僅是舉起攝影機、相機、手機、電腦、筆記本與筆,便成為殘暴政權的主要目標。

1

當年輕人舉起武器

翁婉瑩

「我們無法透過和平抗議獲勝,軍政府無視人民對民主的呼籲,唯一的方法就是反擊軍政府。」目前在仰光醫科大學就讀的Ko Thi Ha說。他來自邊境少數民族區域,正考慮返回家鄉,參與民地武學習基本軍事技能。但他如果選擇武裝革命的道路,就無法繼續學業,不得不放棄成為醫生的夢想。

1

站上街頭的演員與導演

翁婉瑩

「當國家陷入困境時,我會在當前的政治局勢下盡力而為。」「參與不合作運動的原因,不是因為我了解政治,而是作為一個公民,我必須做我認為正確的事。」出身模特兒,積極參與公民不合作運動的24歲男演員Paing Takhon說。

緬甸人民的決定:後政變時期的假設

翁婉瑩

這一切都必須是「政變失敗」的前提,而緬甸人民依舊必須面對複雜與充滿挑戰的民主進程。最終,緬甸人民必須自己決定自己政府與命運,走回軍事統治與鎖國,只有漫長的苦難和動盪。

1

當軍隊成為盜匪

翁婉瑩

當天緬甸維安部隊攻擊抗議人士的住家,襲擊摧毀他們的房屋,毀壞私人財產。「如果我們擁有民主,那就值得失去我們的財產。但我不希望這一切都是徒勞,因為我被盜匪搶了。」一名屋主說。

當黑夜正式降臨

翁婉瑩

太陽升起,早晨的緬甸再度恢復光纖網路,但移動網路與Wi-Fi無線上網包用戶,已從3月15日斷網至今。軍政府即將全面斷網的消息從未停歇。緬甸朋友們各自以緬文、英文與中文在社群媒體上和大家說再見,「如果未來24小時我都沒有上線,請大家把緬甸的狀況傳播出去,我們幾天後見。」

恐懼與自由

翁婉瑩

所有人都沒想過,敏昂萊與他的幫派激怒了整個國家,沒有大台領導,超越世代的2021年反軍政府抗議,算被切斷了網際網路,依舊傳播到全世界。嚐過自由滋味的人,沒有恐懼。

死者不寧,生者不安

翁婉瑩

3月13日緬甸維安部隊再度在血腥鎮壓抗議行動,根據《The Irrawaddy》統計,週六至少9人死亡。死者不寧曼德勒 35歲Ko Min Htun在曼德勒13日的抗議中,遭到槍擊死亡。《BBC Burmese》採訪他的妻子Ma Su Hlaing Hnin,「我到現在都沒有辦法相信丈夫的死訊。

與妻訣別

翁婉瑩

「親愛的妻子,請原諒我,如果我不出去,像我這樣不出去的人變多,緬甸就不可能獲得民主了啊。」25歲的仰光北達貢鎮青年Ko Chit Min Thu在3月11日前往抗議現場時,對擔憂的妻子最後說的話。

1

亡者

翁婉瑩

仰光友人一行前往亡者家中慰問,他的父親一直在反覆說的一句話是,「我的兒子死了,他們已經贏走了他的生命,可是為什麼連遺體都不願意還給我們呢?」

1

分裂與團結

翁婉瑩

緬甸佛教極端主義份子對穆斯林的暴力,緬甸軍頭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數十年的衝突,看似緬甸更分裂了,但軍事強人以粗暴的政變,保護自身利益,卻讓緬甸人民團結了起來,超越民族與宗教信仰。

1

如果我沒回來

翁婉瑩

22歲的Ko Po Chit,離家時告訴妻子,「翁山蘇姬有一天一定會被釋放,如果我沒回來,請為我感到驕傲。」他的血液凝結在馬路上,留下妻子與年幼的兒子。民眾以磚塊圍起血跡,覆上戰鬥孔雀旗幟,保護著他。

為窮人抬棺的詩人

翁婉瑩

第一次知道覺杜(Kyaw Thu),是在《緬甸詩人故事書》的新書發表會上。來台灣唸書的緬甸朋友說,「他在緬甸其實是超有名的大明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