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rednymph
Retirednymph

故事一个个。

暴雨降至 06

(edited)

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讲今年又一次响起,长者的声音:他和华莱士谈笑风生,他在西班牙国王前摸出小梳子,他怒斥香港记者图样图森破,他也绅士地陪英国女王喝一杯城隍庙湖心亭的茶。小龚点开的这些段子,曾经是众人调侃的,嬉笑间原有些勇武,后来年份愈长,愈只显得挑衅也不再是挑衅,一个滑稽的父权官僚和市民阶层之间,卸了皇帝的新衣,便无对立,还哪里有什么民众的胜利。

只是旧时代突然让人怀念是真的,对于真正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来说,便有些恍惚,不知道这些事情会往哪个方向发展,到底为了有没有追悼会之类的事情,老百姓的声音停下来,扬州墙角的菊花堆起来,到底值不值得,配不配得上。

其实没人知道十二月初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只是有一些试点,一些十条二十条的八股,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还要来回拉锯,重走清零的路子,突然有一天,社区群里都不讲核酸了,所有的报刊公众号都失忆了,前一天还在广而告之核酸要求,次日就完全没了声响,中国这么就放开了,一夜之间。

这想起来其实有点可怕。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庆祝,预料之中的疫情如潮水般来,“是小感冒吗?”,小龚问最先阳的朋友们,毒株似乎分不同区域,体现出严厉到温和的不同做派,躺倒的年轻人四处搜索着感冒药,预备躺倒的中年人心里挂念着老人。八十八岁的老黄喝了这碗汤圆就算是到八十九岁了,孙女小黄让他不要请人来家,“外头危险。”

他不听,“我方舱都去过,现在国家安全得很,不危险。”


小黄回头问社长,“我们讲点真话好么?”

会议室一众同事只报到了一半,来的几个也东倒西歪,小龚吃吃地笑,社长没响。

小黄问小龚,你医院去过,现在还搞的到药吗?

对方摇摇头,医生护士苦死,累到肺炎继续做,药库锁起来了。


老黄的汤圆还是没有人上门来吃,连保姆都好几个礼拜人影不见,他就靠邻居给他带点蔬菜熟食,和孙女定期超市采购过日子。最近人人都说外面新冠厉害,老黄将信将疑,太阳好,他想晒被子杀菌,又怕外面全是病毒,门铃早上响了一次,是孙女托人送来的药,一板布洛芬,连包装都没有,说是分拆开来的。老黄摇摇头,这药怎么就紧张成这个样子,同时心底一丝慌乱又升起来,要不要打疫苗呢?他阳台到客厅这条路走了好几遍,最后叹着气坐下。

小黄隔几天也去了医院,发烧五天还在39度,过去了就吊水,也没有药,医生护士人人双目红肿,地上半躺半坐一排,微信群里在卖印度的绿盒药,检出97%没有有效成分,而国家在谈paxlovid,太贵,我们需要更低的价格。


***

“安乃近!你阿姨居然在吃安乃近!” 

林阿姨朝小杨吼叫。

他们一家早上兴致勃勃去给国内寄药,买了各类退烧药,珍珠坊内数个快递点大排长龙,人人拎着药物,置身于内,也拎了一大包药,登时泯然大众,颇有天朝子民的安全感。

照例任何大国,如果没个规矩,老百姓就没有自由。

“Panadol可以吗?”

“Panadol 只要是红盒,就可以。”

“可是红盒不退烧啊?”

“退烧药全都不可以。”

“泰诺可以吗?”

“全不可以!”

“要不你寄这个。” 一旁的人递给小杨一盒莲花清瘟,这个可以。

继续排队,至少还能寄退烧贴和润喉片,他们另外藏了一板退烧药在许多巧克力豆里,店里说自负责任,可以试一下。

“三天可以到吗?”

对方惊讶地看着不懂事的顾客,“至少一个月。”

三个人垂头丧气地回家,满心郁闷,林阿姨给国内亲友发了一圈备药指南,接着发现亲妹妹居然没退烧药,开始吃安乃近,副作用就副作用吧,要退烧没办法,家人安稳她,战争环境没麻药不还得一样手术。

“小杨,到底要不要去打疫苗?”

“你不是刚打过第四针么?”

“我是说国内的人,他们现在去打怕阳,也怕疫苗无效,也怕不打重症呀。”

小区群排查还有谁没有阳,这也太好笑了,小杨转发给老杨,过几天,主编收到一封读者来信,请不要称羊,署名老杨,中国人喜欢羊,上海人著名的恒源祥,广告词是什么,“羊羊羊”!

整日打开电视就是各地的棺材,尸袋,原本以为国内的这些离自己很远,猝不及防闲谈过节安排的时候,就被国内亲友轻描淡写地提起。朋友圈里,黄伯伯的水仙花开了,小黄转了心肌炎,黄家的年夜饭就是淮海路光明邨打包的六样菜。

小龚选择出差,哪里年味浓去哪里,正是这年最后一天,雪花纷纷,跨年的人群点燃了烟花,有个小青年赤了上身,爬到小车顶吹起了唢呐。


他挤过去,问身边正看得出神的一个闲汉。

“你要不要谢谢每一个勇敢的人?”

“不,我憎恨每一个勇敢的人。”

***

领袖站在一整面玻璃前,眼前大雨刷洗着城市。

刚和又一位重量级国际领袖联络,共同改变人类命运,为世界带来和平。

很少身边的人们会容许他这样静静的面对一片空白,他甚至没有在防弹玻璃背后。大雨让街上的人变得稀少,夜色里,雨水里,室内成为一片安全的地方——他甚为满意:什么都消失了,任何威胁,只剩下室内安静的人们,因为雨声,也因为大家同样地因为有遮挡风雨的去处,而由衷地感到满意。

这几年他们有了实时人民满意度的测评,专家发现,只要下雨,人民就会开心一点,如果是雷电交加的暴雨,短期更能让满意度飙升到高值,这套系统是如此高效,停止雨水后,满意度将自然地慢慢降低到一个正常的均值——接着美妙的事情来了,在任何低于均值的地区,团队就会在那里及时落下一场大雨,人们奔跑着躲进建筑物,嘻嘻哈哈的打闹,看着眼前屋檐连绵水幕,这让幕后的人觉得安心,领袖扫过面板,依然是一片令人安心的绿色,一跳一跳,证明满足的人民越来越多。


The En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