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影評】迴光奏鳴曲---生命中的無聊


僅就以下幾點來說說【迴光奏鳴曲】這片。

選角

這已經幾乎是導演的「感覺」問題了。

錢翔的細膩感官營造出一個,就像大街上會看到的任何一個少婦,但,卻是…

你會想欺負她的那種萬般皆溫柔、逆來總順受的人群中微微亮眼之型。

陳湘琪的大眼睛,溶入了南部草根、就算跟諸多大嬸一樣邋遢卻散發出一股極麗之氣的特別。

我們可以看到,她台語不溜---這在高雄這個地區,尤其是從事勞力型工作的人們之中,會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但她躲進不特別中的特別,卻是那一副,每日照著枯燥例行般的巨大乾枯日常的「好好大嬸」。

通常來說,「大嬸」這個存在,是一個女性經歷了三、四十年的酸甜苦辣後,很順地蛻變成沒有吸引力、比男生還不怕蟑螂的堅強動物。

但陳湘琪本身的美麗、加上金馬獎得獎式的完全融入角色的那種真誠、和認命,營造出一股很特別的存在。

生活感

拖鞋行走於地的聲音、塑膠袋的摩擦聲…等等,都在營造一種「日常感」。

尤其是不斷提及的破敗、單調、統一性的建築,都是先讓觀眾陷入自己已非常熟悉的破敗感之中。

運鏡

1. 錢翔不是天生的手提攝影中毒患者,就是被拉斯馮提爾影響至深…整片幾乎可說只有五分鐘內沒用手提攝影,但這為什麼?有可能是這種攝影方式,總會締造出一種潛在焦慮與不耐的感覺,藉此反映鏡中人的當下狀況。

2. 錢翔用了很多「偷窺式」的鏡頭,這頗耐人尋味。我們在現實生活中,除非有所意圖,不然去窺視與觀察別人的生活,會不會太無聊?

但錢翔就想表現這種無聊,或者該說…窺視點燃慾望、慾望促成窺視。

整片應該就是在說「慾望」這件事。

女主角對女兒和丈夫愛的慾望、對隔壁床受傷男子由憐憫轉成肉慾的慾望。

錢翔在後段時,藉由女主角刷牙的鏡頭,遙遙地刺激進了與造成觀者腦中,對於女主角的肉慾而生的慾望。

生活中的一堆小麻煩,比如壁紙一直脫落、女主角去上公共廁所時裡面一定有人、家裡的門很常壞掉,這之類的,除了在在真實地顯示了普羅大眾的生活、也漸漸推積鋪陳成最後女主角發狂的高潮。

然而,在她終於衝破家門後,映入我們眼簾的,仍是一如往常的破敗大廈。

或許人生就是這麼樣的平淡、無聊與令人洩氣---那也呼應了片名 : exit---人生永遠沒有出口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文生影評】尼羅河女兒

【文生影評】好男好女---台灣寫照

【文生影評】肌膚之侵---矛盾與無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