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書評】白--韓江


她用她獨特的動物性感官,寫下匿於淡流而過的字句中強烈到令人心痛的情感。

讀了二三篇,我才明白她備受盛讚的原因。

字句沒半分華麗,但那順流而下的閱讀經過,卻很容易讓那些情感轟進心房。

那不是萬劫不復、那不是頹語抱怨,而是…

每個當下的她的那些,無偏離正常但又奇特的感官渺思。

作家或多或少是敏感型人格,韓江的敏感則令人擔憂:她在這個充滿不合理惡意的世界,怎麼愉快順心地活著的?

或許她並沒有。

或許她就像她書中的字句一樣,這麼默默地承受著這些痛。

我們會說,有才華的人外表看起來是冷酷的---但她的內裡,可能正翻騰湧滾著無人能理解的澎湃。

她的「白」令尋常人記憶中的白,偏離岔進完全不同的詭艷。

她在此書裡常描寫冷,但用來闡述描繪「白」的不論故事或散語,卻是與白背道而馳的豐富情之顏色。

上乘的電影是,片中人不會聲嘶力竭地哭喊著情感,而是在那些看似平淡冷靜的流動之下,讓你跟著掉入那溫暖或心痛的獨淚。韓江就是這種電影的本書導演。

這位女性的感官釋放,有時是突如其來人世間無奈慘遇的暴力性插入、有時則是蜷縮被窩裡黑暗之中等待的微透救贖之光。

是。

將自己像動物一樣活著,是很難但又是對的事。

我們有可能腦袋亂了好十幾年、甚至無法好好享受每一口飯。

動物性、順性、傾往舒適是很重要的。在韓江這樣文學價值的高度之人,卻是最底層最脆弱那片柔軟至極的愛世界之訴說者。

那好像是一位冰清的女性,冷峻又無感情的面容,當著你的面告訴你:「我愛世界、我愛人類。」

韓江用瑣句(但非常刺痛的美)寫政治、寫生活、寫人類這個東西、寫哲學、寫真理、寫回憶…

那在每篇故事僅一、二頁的輕巧柔淡之中,流淌進了你腦中最飄遙、又最抓不住的遠思。

韓江寫的每個斷然結束的當下,皆瀉出一股令人接近頓悟的味道,但又無法抓住那到底是什麼。 澄明時看,得到政治隱喻、人生短論;感性時看,心頭深深扎進她吐出的苦 每則訴說了追尋真理之人,煩惱於情感和追尋答案。 清澈觀之,韓江對生命的提問以及本身澎湃人道關懷的大愛,足令讀者細細品味許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文生書評】月亮與六便士----人生的秘密

【文生書評】越女劍---青奇之哀

【文生書評】俠客行---淳與奇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