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影評】Fight club--與joker之語共同點/Prank使人愉悅

先撇開Tyler Durden與主角其實是同一個人不說,這片在我的三個階段看來,各有不同的感覺。

20幾歲時看,覺得Brad Pitt很帥,然後一看完就想開始搗亂,那是最原始的自我沉入電影中的深愛。

後來時常看到這片,那時的自己正在努力往上爬,內心深深討厭左派般的Tyler一堆計畫,覺得他們只是一群討人厭的loser。

直至最近,我爬不上去了,再看了一次,才深深領悟。

這是一群(可以說是我們大部分人的代表)掙扎於生存和殘酷人世的宣洩宣言。

在被生活深深地重擊過後,才會認同他們。

況且,Prank本來就會使人開心。

領悟的那點是,Tyler就像希斯萊傑演的Joker一樣;Joker說了:「Those schemers……Schemers try to control their little world.」(那些預謀者,預謀者們嘗試去控制他們自己小小的世界)

Joker之所以迷人,是他活得沒有原則。(還包括了沒有道德)

如果事事都活得有條有理,就像Fight Club一開始的Edward Norton,努力過上與大家一樣的生活,將心思放在不斷購置的家具上面之類的。

如果拋棄了一切,真實地活在當下,應該可以感受到物質之外帶來的特殊感受。

跟夥伴一起做些無傷大雅的蠢事,那當下應該很愉快

縱使已經過了犯罪不會怎樣的年紀。

而我最近腦中則一直是,Edward跟Brad一起用球棒打路邊的車子的景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文生影評】69

【文生影評】法外之徒---高達的實驗性形式

【文生影評】橡皮頭Eraserhead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