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書評】憂鬱的熱帶001

【憂鬱的熱帶】第一部 結束旅行之四 追尋權力

這本書就像書皮上所寫的,思想密度之高難以想像,廣,且深 由於我還沒看完,所以還無法斷定每章的編排是否有其獨特的用意,但光一個章節就足以讓人思考許久,我已經看到第四部結束,但由於工作的事,許多地方的記憶是斷斷續續的,就在我想結束今天的閱讀之前,我決定重看這章【追尋權力】,因為我想了解追尋權力在人類行為裡是怎樣的,更由於本書的深度,導致我想每看完一章就寫些心得,最後再好好整理

李維史托相當討厭現代文明(高樓大廈以及其背後建造起的追尋錢的無意義行為),所以此章噴灑出相當濃烈的憂鬱氣息 本章以講述北美洲的原始部落的年輕人透過進行危險或殘害自身的行為來獲得力量,衍伸到作者本身對於"旅行"的真正意義的反思,或許本章"追尋權力"的意義並不是台灣偶像劇的公司行號之追尋權力,而是作者以及那些年輕人對於自身力量、自由或保持自我那樣的權力之追尋

他提及,個人信仰是從群體中獲得的,而那些年輕人所做的努力,就是從那些秩序中逃脫,那也正是一個人對於自身的靈魂的一種追尋。

至於憂鬱的地方在,李維史托對於已被現代文明摧毀的世界各地的"旅行的意義"之真實追求已不復存在,他既無法回到過去,也不願在旅行時活在幻想(過去)的虛幻中,所以一切其實是徒勞無功的

真正的旅行並不是逛了、買了紀念品,而是真實地活在那時那地

他也在"地球村"提出之前就反對這個理念,不同文明之間必須減少交流、以避免汙染及同化

李維史托在本章末提及,一個人的組成,是由回憶和現在構成的,而其文筆也透露出一個老人沉練的智慧,跳脫詞藻的華麗而形成一種濃烈、真實的腦內奔瀉,再再顯示一位真實活在當下並飽讀詩書、眼界寬廣的完整之人。

【憂鬱的熱帶】第五部 卡都衛歐族之一 巴拉那州

此章極具電影感,何以見得?

個人是從"如果我能知道那個退休後住在政府住宅區的一位年邁印地安勇者的生命史的話,可能就可以回答這些問題"這麼令人會心一笑的微型幽默中推斷,李維史托可能故意要把這章寫的很有電影感

其證據在於: 1.夜裡騎馬進入森林的經過,我完全墮入了他製造的情境裡

2.可洛(koro)-->一種淺白色的蟲,印地安人會吃牠,李維史托在結尾說出了牠的味道,有一種電影結尾的力道

其餘的便是介紹一個種族的遷徙、白人與印地安人的關係,其中最令人神迷的是,"火柴很貴重且不容易到手,不過他們還是寧願用兩片軟棕櫚木互磨或旋轉來生火"和講述他們(印地安人)用弓箭打獵的事,會讓人很想一頭栽進那種完全原始的生活,或許當研究人類到了一個境界,會像李維史托一樣,認為印地安人是一個比我們更明智、更有力的遠古種族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文生書評】白--韓江

【文生書評】月亮與六便士----人生的秘密

【文生書評】過於喧囂的孤獨---魔力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