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散文】創作之感

創作有很多地方都很迷人

有時是鑽研一個技藝,比如毛筆

越畫越寫越能發現更廣大的天地,那可心喜得很

有時是在長時間的休息之間,突然鑽進腦中的,那困擾自己很久的瓶頸的解法

真的順到那靈光一閃有種舒暢感

而有的時候,瓶頸只是因為膽小和過於珍惜,只要一段長時間的脫離,就會再次獲得琢磨某件作品的力量(對我就是打了很多天WOW.....XD)

而我也發現,自己奇怪的性格體現在"讀書"和"創作"。

我通常沒辦法一口氣讀完一本書,一定要左看一本、右閱一本,我那紛亂的腦袋才獲得滿足。

創作也是,自從三年前一口氣完成【謎遊】和【付劍】二部長篇武俠後,我現在同時進行的有一部長篇武俠【流時】、二本現代小說【荒境】與【困城】,然後我還構思了一部想寫成搞笑武俠的【飛羽】、已累積8篇的中篇武俠、加上一本搞笑漫畫【發瘋動物園】和一本嚴肅的短篇武俠漫畫【劫標】

根本就是東弄一點、西搞一些,但我喜歡這樣。

這裡附上【飛羽】的片段 :

-----------------------------------------------

某一個熾日橫亙的下午

風冷渡突然厭倦了自己天下第一的稱號。

舉掌廢了自己武功

從此後,他跟武林,一切從頭開始。


卷一  一切的開始

子時,萬籟俱謐,這間屋子的周圍是叢草與蟋蟀聲,屋子的窗透著柔黃光亮。

一聲嬰兒哭聲劃穿闇穹。

「芳,是個男孩,是男孩!」一彪形大漢手捧嬰兒,雙目噙淚道---這是漢子的喜極而泣。

他小心翼翼地撫摸著那男嬰的頭部、身軀和手腳,眼中滿是惜愛。

這驃形大漢身長六尺八,骨骼精壯、濃眉飛揚,眉宇間是股看似歷經百難後的成熟和些微憂鬱。

「鋒,讓我看看。」床褥上躺著的,是剛分娩完的一個女性,頭髮因汗水濡濕而紛亂雜散,但臉上滿是汗珠和笑意,縱使嘴唇蒼白。

她抱著這個嬰兒,跟段鋒合力製造,經過十個月,從自己的身體裡跑出來的嬰兒,這是每個母親的母愛根據。

她憐愛地親親這嬰兒,他有跟父親一樣淳正、凌人的雙目。

「鋒,叫他什麼名字好?」

段鋒道:「當年若不是寒山夢如羽師伯出手相助,咱倆也不會廝守終生、我這條命也會在那時便送在風冷渡手上…。」

女子道:「所以你想…。」

「就叫他段羽吧。」


步臨飛的記憶停在探霸收留自己那時。

那時自己方是三、四歲,只會亂跑喝奶的一團肉。

但他記得,稍微懂事之後,探霸便教他賭博之法、和如何跟那一堆將自己的人生縱情腐爛的街邊龍蛇鬼混之竅門。

這不啻告訴他---「錢」為世間之要。

從此之後,錢便跟他結了不解之緣。

但三歲之前的記憶,像團濕結濡簇的麵糊,晦暗湊入渾沌,全不可解、亦全無印象。

他不怨懟探霸,因他在自己七歲之時,便告訴他---自己是探霸的養子。

那時他便下定決心,必要尋得自己的親生父母。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文生散文】近日創作心得

【文生散文】關於創作的碎念

【文生散文】逆境中的掙扎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