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散文】---戀之味

既然都記得了怎忘得掉?倒是那苦的感覺已沒了。

「我想你比我更容易喜歡別人。」

「莫名其妙一個路人都可以把你弄生氣。」

「不跟女生講話會死嗎?」

「城的前妻比較神經質還是我比較神經質?」

「你現在的眼神是央求去抽根菸嗎?」

我決定在記錄完這些她說過的話後,就徹底忘掉

真是天方夜譚

既然都記得了怎忘得掉?倒是那苦的感覺已沒了。

萬幸

「你如果覺得自己爛,就該讓自己不爛。」

「安納金雖然癡情,但他自甘墮落,就像你一樣。」

「本以為這次你會改變,但你還是像以前一樣。」

以上是想到會微爆炸的話

交往初期通常會收到的訊息是:「你不要煩我。」緊接在這之後通常是我默默地對自己爆氣。

在高雄吃了頓美好晚餐,「現在要散步還是回房間?」「當然是回房間,這還要問嗎?」

遠在元朗事件之前,一起在山裡的民宿房間看著電視裡韓當選市長,同時落下了淚。

雖聽過她自白一開車她就會脾氣暴躁,在高速公路上我在副駕仍是體驗到莫名其妙被一直狂念的一頭霧水,至今仍不明她生氣的點到底是什麼。

整個豬年的過年年假,得不到同意去找她,跑到台中她回美濃、跑到美濃她已回台中,我氣憤至轉職到頹喪,獨自驅車跑到家鄉附近山裡,買了大量的酒在車裡狂醉後昏睡至天亮,那時我正在戒菸,卻又買了一包Wiston。

「兔寶寶」這個她的行動代號,應該不會再出現在我往後無用的人生裡。

種種

一年過去

直至最近,老媽一面吃著東西一面說

「那種愛來愛去的,通常不會長久。」

可我腦中瞬間出現的是我爸媽在我國小時打架的畫面。

「恩,我知道了。」

或許

一起研究微積分才是正確的相處之道?

但我不會微積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文生散文】人間

【文生散文】妄

【文生散文】逆境中的掙扎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