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 散文】酒與憶

說到這個,想起一段過往

今天本來想來好好看書---尼采的【歡悅的智慧】

結果還是處理了明年展覽的事

剛剛吃完晚餐,有一股強烈的慾望想喝烈酒,於是我現在正開喝了

那辣味一觸舌,覺得自己像原住民

說到這個,想起一段過往

當兵的同梯是一個很胖的原住民,那時他18歲,我26歲,然後我們剛好在同一間哨所(海巡署的基地)

那段期間我已經幾乎頂天了,所以整天就是打籃球、打棒球、偶爾下廚、叫外面的鍋燒意麵、然後晚上就喝酒

所長也不管我們,反正別出包就好,偏偏我那個哨所的船隻超少,站哨很輕鬆,很難有出包的機會

而我現在寫這篇的原因是

我那個同梯(18歲),我那時就發現他的眼白非常地黃,而且時時都有血絲

而我直到最近(40幾歲)這一陣子,才發現自己的眼白也有點黃(喝太多酒)

照理說在山裡奔跑的孩子會比我們這些暑假才去墾丁玩水的少年身體好多了吧?

總之,在鼻頭哨所的那段日子真的還不錯,每天都蠻開心的。

----------

Instagram:vincent_lin_art
個人網站:文生
NFT:OpenseaWriting NFT
合作邀約:r[email protecte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文生散文】憶與思

【文生散文】人間

【文生散文】妄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