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生
文生

做過美工、藥局員工、平面設計SOHO,現為藥師,兼職創作 癡戀文字、狂迷音樂、瘋魔藝術、熱愛電影 希望在藝術的追尋上獲得最真實的自已 也希望在技藝的鑽研同時,獲得靈魂的進步與深度 出版四本電子書 : 【謎遊】、【付劍】為長篇武俠,【淡軼】為短篇小說集,【菸與牛仔褲之後】為中篇小說

【文生散文】2023聖誕快樂

我虛脫地跪在沙地上,感到一陣虛空,並暗道:「活著真好!」

大夥兒〜聖誕快樂!

當大家在跟朋友歡聚的同時,我獨坐自己的電腦前啜著琴酒加水(不用問我好不好喝,烈酒加冰水都好喝),強烈的孤寂混上過節的歡愉,十足矛盾。

腦中突然想起,前陣子有個網友在FB貼文問:「你遇過的奇幻旅程有哪些?」
這一來,開了我打鍵盤的話匣子…我人生中的奇幻旅程可不少,現下條列於此。

1.       雄中留級後(應該是1998年),我那台小50的鑰匙竟然能啟動任何機車,於是我們三個好友不斷到處偷著機車代步,最常的行程是騎到雄女等心儀的女生下課。

2.       有一次偷了車跟上了飆車族,我差點被抓飆車的警員用球棒打下車。

3.       我們雄中三劍客曾經3對3打贏雄中籃球隊的隊伍。

4.       我們三個曾經晚上不回家、睡在教室裡,蚊子很多。

5.       考上輔大,有些好友讀淡江,我會從新莊後面一條捷徑騎到淡水,然後我們會玩起一個猜拳猜輸就猛灌水的遊戲,到後來每個人都喝水喝到強烈嘔吐。

6.       曾經去淡水找阿飛,我騎著他那台剎車壞掉的機車在淡水閒晃,直到騎上一條往下的斜坡,因為沒有剎車,車速變得非常快,然後衝向底部一個十字交叉的四線道後我終於用腳煞住了它;那時真的有「命大」的感受,如果隨便一輛車橫著過來直接撞上,咱倆斷手斷腳都有可能。

7.       跟輔大的好友們一同去福隆音樂祭,下午泡在海水裡享受,卻沒注意到時間已到了漲潮之際,那時我們幾個正身處離岸邊很遠的地方,然後等我們發覺,已經被海潮帶到越來越遠的地方,那時感到腳踩不到底下的沙地,開始慌張並開始朝岸邊游去,我記得那時的女友就游在我前方不遠處並說著:「老公,加油。」

最後終於安全游回岸邊,我虛脫地跪在沙地上,感到一陣虛空,並暗道:「活著真好!」

8.       一樣是跟著一群輔大同學跑到墾丁的船帆石跳水,那高度跟跳下的刺激真的很迷人,但後來我那時的女友說:「好像有人說我們跳下去的地方更深一點有漩渦。」

頭皮發麻、皮皮挫。

9.       2018年左右,我跑到潮州附近的山裡來義爬山,爬到很裡面時,遇到一隻山羌,牠對著我眨了眨眼,感覺超級奇特;我那時是想,會不會牠是要告訴我,在往更深下去,會有山貓,眨眼是要我趕快回頭。

10.   2021年,曾有兩位女性各自想牽起我的手,但我因為一個我自己也不確定的等待拒絕了她們,這等待還延續到現在,是傻嗎?我也不知道。

大概就這樣了,因為我現在也醉了,回想不出其他的,最後,祝大家聖誕快樂!(一個人過聖誕節,聖誕節是什麼?能吃嗎?)

 -----------------------

Instagram:vincent_lin_art
個人網站:文生
NFT:OpenseaWriting NFT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