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90后马来西亚人、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郑爽事件之随想

滑鼠键在“我的草稿”档案里面滑着,不知觉又打开了那篇写不完的2020年度问卷。转眼都快过了两个月,我还是没有办法把它写好。我真的说不出口我的2020年过得很不好,毕竟过得很糟的人太多太多了。我只能说2020年算是一种尝试与体验,乘着这个机会把面对焦虑的日子当成是一种挑战。一边探索自己的舒适外圈、极限,花时间了解自己生理、心理上的变化还有应对能力吧。

问卷里有一题这几天特别有感,就是~分享一個你「忽然理解了我所反對的立場」的時刻

之前在和前任热恋期煲电话粥的时候,有天他忽然冒了一句“你觉得堕胎应该被合法化吗?” 老实说听到他的问题时,我当下脑袋直接天打雷劈地。我想也不想就否定了,然后下一秒立马怀疑自己的择偶眼光?心里默默的想:我是瞎了眼吗?怎么会和那么残忍的家伙交往呢?怎么可以教人那样不负责任,都不是爽了吗?就应该要对生命负责呀?就算有苦衷,还是可以选择送人,为什么非打掉不可?在认识的圈子里,见证了不少不育的夫妇,透过这个方式领养了小孩,建立起快乐的家庭。那一夜,任凭他举出各样的论点、案例、身边朋友的亲身经历,我都认定这个男人的想法有问题。但是现在回顾那次的对谈,我想对当时的自己说:亲爱的,你的想法太年轻、更贴切的来说是太无知了。这个世界真的不是非黑即白。

Photo by Ivan Siarbolin from Pexels

但随着日子慢慢过去,我渐渐地对于这立场没有那么强硬。那是什么动摇了我的看法呢?男友那一夜的想法和论点,曾经在我的心中是个一个小小的刺。毕竟是感情的初期,所以这事让我偶尔会怀疑我们在思想观念上会不会有很大的落差。所以在一次和闺蜜聚餐的时候,我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当下几乎大部分的人都站在我这一边,除了在澳洲做心理质询师的朋友。我们争论了不少,但我已经记不起来我们谈了什么。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她说:“你知不支持,安乐死合法化?” 我犹豫了一下说:“虽然说安乐死和我的宗教上的教导有很大的出路,但我还是偏向于支持。不为什么,因为我看太多了。那些我们束手无策的老人还有癌症末期的人们。。。就算口嘴唇闭着也可以从侧脸五公分的的破口直接看到舌头、几个月前还幽默搞笑的大叔,被我们切了四分之三的舌头,癌细胞仍旧是无忌惮的扩散。我觉得这些勇士们,如果他们想要,他们应该有资格结束这份痛苦。”

闺蜜看着我说,”就是你这句我「看的太多了」。我真的看太多了,那些在破碎家庭中被侵犯的儿童、焦虑迷失的少年、还有那些饱受着原生家庭阴影捆绑的人们,对于我来说就是日常。我正在经历着的无助感,大概就和你们医生面对病魔的挫败感,可以相提并论吧。所以有时我想,如果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不要把小孩生下来,世界也许会好一点点。“

对于闺蜜的一番言论,我找不到反击的话。随后当小学老师的朋友说,现在每年班里都有新的小朋友的父母离婚、再婚有离婚的故事,她经常需要帮班上的小朋友调试,还真希望家长深思熟虑再生。就是这些种种的故事,阅读着各样的女人的经历分享、访问,让我后来没有那么强烈坚持己见。

但是,可以理解并不代表支持。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女人的权益,其他人真的没有资格去评论与审判。看到郑爽被封杀的新闻,我有那么一点点可怜她。其实这个新闻爆出之前,我肯本不懂有那么一号人物存在。但是看到这个年纪的女孩,要赤裸裸地成为焦点任凭大众批判、指责、诅咒,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比其她有没有错,我比较想说的是她今天的处境,真的是罪有应得吗?单凭一段录音,就可以直接判断一个人吗?一个堕胎合法化的国家,为什么只因为某人口头上说说想要打掉孩子的,而封杀了她?如果清楚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让小孩在充满爱的环境长大,放心思在寻找充满爱的养父母,会不会是更加负责任的做法呢?

最后,分享我一直都相信的金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