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DrYuan。汤圆

90后马来西亚人、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如果有无条件基本收入,我想让透明人被看见

这篇其实是当你还有国家可以埋怨时,你就该偷笑了part2,但是不读上篇也不影响

又失眠了,我数着手里的硬币,打着哈欠地来到咖啡贩卖机前面。期待着热腾腾的咖啡可以化解我满腔的郁闷,我不又自主地在医院的个角落张望起来。。。。我在等一位未曾见面的小妹妹。

Photo by Anna Shvets from Pexels


昨天,我们部门拒收了一位7岁但看起来像5岁大的小女孩,她患的是很严重的根尖周围脓肿,已经蔓延到面部红肿有开始减少食欲的迹象,甚至有生命危险的可能性。按理来说,这情况应该马上住院观察,安排手术日期,但却被我们拒收了。拒绝的原因很直接,也很残忍,他们有可能付不起医药费。资料上显示这位脸肿到快要睁不开眼睛的女孩,不属于马来西亚籍。准确的来说是,女孩完全没有国籍、没有任何的身份证明。所以她并没有资格享受政府医院的国民福利。那也意味着,如果她希望在这里接受治疗,就必须支付非国民的挂号费加手术费,而且还是必须提前付款才能接受治疗。

小女孩的爸爸虽然是马来西亚人,但是妈妈是从印尼偷渡过来的,而女儿是爸爸和第二任太太生的。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按法律,只要父母其中一人是马来西亚的人,子女也有权成为大马公民。再说马来西亚国民如果是信奉回教,三妻四妾其实是和法的。那问题出在哪儿?问题就是爸爸妈妈缺乏基本知识,而且二婚也没有登记成为合法夫妇(主要是因为太太非法入境)。所以这么多年来,女孩就是一个幽魂公民,不但没有上学的机会,而且还必须躲躲藏藏,如今就连生病了也没有办法治。

虽然法律是冷冰冰的,幸好人心是暖的。昨天这案子,是我们部门主任亲自看的,他可是出了名的菩萨心肠(虽然他是天主教徒)。他仔细体检后,按程序告知女孩的爸爸,目前小朋友的情况算是危机,但是还不算立即性攸关性命,我们也不能给予免费治疗。我们医院要至少收到了800令吉,才能够给予治疗。主任认真的解释着这严重性,并要求女孩的爸爸在明天之内凑到钱,不然后果可能会不堪设想。临走前,主任把他们父女送到门口,然后交代着;“你们明天一定要过来,不管凑到多少钱,有多少带多少。总之一定要过来就是了,我们会帮你们想办法的。” (其实,我们部门有一个由我们自己捐献的小基金,但因为数额不大,所以我们必须让病人自己筹,然后我们会补上。据说,有时也会在文件上显示只拔最严重的牙齿,然后手术室“顺便”把其他的烂牙也处理了”)

还好,女孩是给我们盼到了。也顺利凑到了钱动了手术,全部门上上下下悬挂的心也放下了。放工前大家显得格外开心,明明就只普通又忙碌的一天可大家的脸上都充满笑容,好像是中了彩票一样。但仔细想了想,可能我们是中了彩票,帮助了别人可看到自己其实已经很幸福。

非法移民这个问题确实是沙巴州的一大痛点。对于升为医疗人员的我们更是一个非常纠结挣扎,常常都会陷入两难的状态。有些非法移民,已经是第二代,第三代,不救他们到底他们该往哪里去了?这数量不是可以遣送的了,而且我相信他们的没有证件回去。再说了,这也不是小孩子的错,这命运就是那么的弄人,他们注定没有机会求学、受保护、被社会接纳。

但另一方面,身为医护的我们也有怀疑人生的时候。因为我们自己本身的资源也很贫乏,要是我们来者不拒额的话,我们也就没有足够的资源帮助当地的国民,而这是否等于浪费了纳税人的金钱帮助了对于国家没有太大贡献的外人导致自己的国民受苦呢?

其实每一次看到UR(unregister)的case时,病人们都会非常感激与卑微,连连的道谢不停的鞠躬。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人人平等,只有冷血的制度不断提醒他们是不配的。看见@DrThankYouC贫穷人需要的是机会, 我相信很多在有在沙巴工作的人其实都会很认同,这个群体需要一个机会,一个重生有身份的机会。所以一直以来,我们总是在能力所极的地方,尽量帮助。因此如果有无条件基本收入的情况下,这是我想要努力的方向。但,我更希望的事,这族群的隐形人,也有权利得获无条件的基本收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