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ibulolo
hulibulolo

年度总结记:From Turbulence to Equilibrium——解放日志、生活膏药指南、“何为正常”与“长大真好”

✍于2023. 12. 31

我的解放日志

《你的夏天还好吗》读到一半,就压抑地不想往后再翻。金爱烂太会写,淫雨连绵的夏日混着漆黑的水光,夜路积水里映出爬行的人影,绝望和窒息粘稠地贴在ta身上。

没有太阳的日子总是压抑得让人头晕目眩。

想起《我的解放日志》里,斗焕一边唱着老土的苦情歌,一边为自己好笑又悲惨的相亲感到无地自容。

“被称为流浪狗的我,觉得被说土得掉渣也没那么糟啊。”

毒舌发小一边憋笑一边贴心送上爱的抱抱,“斗焕呐,谢谢你在比惨上胜我一筹”。

廉昌熙作为剧里的毒舌担当贡献了无数戳人肺管子的铁血发言:

世界这么大,为什么我偏偏生在蛋白区。

是啊,为什么偏偏是蛋白区呢?而且我所在的蛋白区里还挤满了人。

廉昌熙式的愤怒,和廉美贞式的逼仄、困窘填满了我的半个2023。

这样的总结似乎有点太糟糕,毕竟我还是在摸爬滚打中完成了所有年初目标:去看了livehouse,抢到了喜欢的演唱会,去了海边骑车兜风,今年足迹遍布7个城市;开始创作输出,写文章做播客,还认识了几位可可爱爱的人;精神认知极大提升,对今后的道路选择有了大致方向;学业马马虎虎,考了雅思专四日四N1,波澜不惊地应付完了各种bullshits。

快乐是有的。但似乎它有些表面,我必须常常寻找治愈的方法。一开始想的标题是“生活治愈指南”,但后来明白,若没有完全摆脱被困住的感觉,就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治愈,因此我改成了舒缓疼痛的“膏药指南”。

From Turbulence to Equilibrium

模仿各大词典为2023取一个年度词。我的关键词是turbulence,用心理咨询师的说法是“从左到右的极端转变”。

而获得现阶段平静的原因,一是我意识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并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提升改善,二是我对接下来的日子有了久违的期待。

如果不出意外,下学期我将前往台湾交换。

想去的原因有很多,概括起来就是想“摆脱无意义”地活一段时间。

我想知道对岸没有墙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想知道何为正常。

究竟什么是“正常”呢?

“正常”最令人羡慕的样子应该是《俗女养成记》中的陈嘉玲吧。也许玛丽安做梦都想成为陈嘉玲。

但同时,在现在的环境里我又常常觉得自己不太正常。

我觉得在本国最好的工作就是各高校的保安和宿管(在学校里栽花剪枝浇水的工作也不赖)。这一点得到朋友们的热烈赞同。

我好像不需要很多钱就能存活,也不爱甜奶茶和炸鸡,也不喜欢那些科技满满的精致料理。

我不想被宏大的叙事捆绑,也不想做螺丝钉。
我还常常觉得我们身边太多消费主义的陷阱,想把最后一点点的欲望都挤榨干净。常常听到有人抱怨996,但是一面又感叹半夜三点有人送外卖的服务真好真便捷。你不想996,又凭什么想享用别人承受996带来的福报呢。

老师说“消费主义带来的恶果就是人的去真诚化”。

我好像逐渐尝到这种恶果子的味道了。而且我发现自己身上的真诚也在逐渐变少。


2023给自己定了很多任务,对于接下来的一年只希望自己身体心理双健康就好。在第二届许愿会上和朋友们分享了自己的新年期待,后面想想还是做了些添加和补充。希望以下flags能挺立不倒~

  • 更加广泛地阅读:争取明年阅读量翻倍

希望我可以去逛各地的二手书店以及古着店,多多利用目前可接触到的丰富资源。今年在书的选择上有了很大的改变,不再追求故事性;看书也不再带有目的性(为了装饰和谈资),而是开始享受读书的过程。

今年最好的收获是,being a recovering patriarchal woman。

"I call myself a patriarchal woman because I was socially programmed, as are most women and men, not to see the ways in which women are oppressed by traditional gender roles. I say that I’m recovering because I learned to recognize and resist that programming."

  • 去更远的地方散步,把二十二岁活得更宽

看了行动派发在群里的机票酒店攻略,想出游的渴望熊熊燃烧。想出境!想看湖看山看花火!希望明年可以多存点钱,在能承受范围内去多多游荡。

  • “不要再楚楚动人、不动声色地发火了”:学会发疯和骂人

四月份时米山就说,“和我一起发疯吧!” callback来得有点迟,现在的我真意识到自己应该多多发疯,为长期以来的“passive aggressive”状态找一个出口。

情绪稳定得不正常的原因,一部分是自己在无形中采用了阿Q的精神胜利法,一部分是惊讶地发现自己不是不发疯、而是不会发疯。

发疯也是需要学习的。

最近发现学习发疯可以从互联网开始,从怼一些智障发言开始,以此作为发疯练习;或者观摩学习网友们的怼人大法,默默记下金句妙招,为线下骂人积累底气。智障都能在网上大言不惭,健康人士更应该勇敢表达自己,凭什么把网络阵地让给***。

  • 更加诚实地对待自己和爱自己的人,恢复对美好事物的trustability

朋友说,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自己的保护机制。对她而言,她的大脑会自动遗忘那些不好的记忆从而保护当下的快乐。但我似乎从来不会,我能把所有事情都记得很牢。

我想我的保护机制是“掩盖”,我会在接收到非正向信号时延长反射弧,或者在收到之后默默将其盖上,假装无事发生。但非正向信号收到了就是收到了。羞耻、厌恶、和懊悔的情绪放过了当下,仍会在其他瞬间不断袭来。

“掩盖的机制”让我在很多时候都对自己不够诚实,并在潜意识中培养出怀疑否定的冷淡心理,滋长了内心的阴暗面。

几天前,朋友坦白说觉得我在和她相处的过程中存在否定真诚和表现冷漠的部分。于是我回翻了聊天记录,茫然地发现自己的确有忽视对方的表达。我觉得很抱歉很内疚:因为我把自己在和其他朋友相处中收到的感受传给了她。同时也觉得很感动,对一个愿意指出问题、超级真诚的天使朋友,当然是要好好抓住她。

看了她的年终总结后,一边觉得“她值得”,同时看到她写“希望别人感同身受是不可能的,有人愿意敷衍回应一下都很好了”也感到一股受伤。

我不想做一个对朋友存在敷衍的人,也不想大家对友情失望后还说服自己这是正常要接受。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能照顾别人情绪的人,没想到这个优点却在学习糊弄学的过程中、在他者对于友谊的“成熟开导”下,渐渐丧失。

关于友谊和分享欲的困惑,答案幸运地在今年的最后一天找到了我。

真诚是唯一的必杀技,也许我的回应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我一定会很真诚耐心地给出我的感受,我也从来不觉得回应朋友是一种负担。

在这个去真诚化的时代,希望我和朋友们还是可以做到无话不谈。

也希望我可以找回自己的trustability,重新去相信“简单就是简单”, 逐渐做一个温暖的人。

  • 不断悦纳:坚持每天多爱自己,每周写成功日记

爱自己,仿佛是一个终身的课题。也是今年,才意识到我的自我pua有多严重。

在《不原谅也没关系》里读到“养育你的内在小孩”时,我突然明白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对待自己的方式和亲妈对待我的方式是一样的。

直到现在,

在听到别人的夸奖时,我仍然觉得不安不自在,下意识地表达否定。(也许反而给人一种“装”的感觉,意识到后又会对自己进行再次鞭笞,提醒自己应该“落落大方”)

我没能坚持写成功日记,因为我常常把做成的事情想成理所当然,并且还在完成的事里挑骨头,觉得应该要做得更好。

这种死不悔改的完美主义剥夺了很多时候的自我满足感。甚至在烦闷时,我还会无法自控地想起过去很不愉快的事,像是一种自我惩罚。

以上种种都对应了“内在批判者”的恶毒和有害。

在播客里听到一个观点:拖延症的原因就是“对自我的接纳不够”。你无法接纳甚至厌弃不能把事情做得很好的自己,所以你在完成任务时总习惯竭尽全力、誓死努力到最后一刻。

但同时,《不原谅也没关系》也为这种超强内省人格提供了很大的安慰,书中称之为“黑暗里的曙光”。

曙光的安慰已有了,接下来就把自己的内在小孩养育更得好一点吧。

今天刚好收到了新买的成功日记本,还是要一笔一划将自己的好书写下来才更有实感~

  • 更好地应对多任务驱动型生活

想起拼命抵挡虫子入侵房间的孕妇,自己在日常应对突如其来的侵扰时也常常手忙脚乱心神俱疲。接下来希望能勤做计划、一时一事一投入,提高效率。

(我要稳稳的盒饭~)

想恭喜自己终于又活过了一年。

今年试着打了很多字,好像越来越喜欢这种写东西的感觉了。

公众号删删捡捡,明年可能会有所保留。我也放弃转发,主打一个随缘。

买了一部二手手机,拍照专用,也许还会剪剪视频、发发小红书,做个限定交换博主。希望能够多多记录未来的瞬间,无论好坏。


2024,这个在印象中遥不可及的年代居然就在明天。

跨年快乐。

祝你也祝我。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