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文学会

“让想象力统治一切。” 微信公众号:rivegauche_68

诗歌/直到红色十月

直到红色十月

文/林伯奇

图/The "Robo-Lenin" statue in Magnitogorsk Russia, 1930



为什么 我们再也听不到冬天的炮声?

为什么 阴谋家在整个世界低语?

尊敬的幽灵,

你在哪一处丛林与平原上

绝望地游荡着?

 

为什么 政委和水兵站在军事法庭

站在被告席上 默默地啜泣?

为什么同志们没有任何响应?

看着强盗们掠夺财富,惶恐的人们

寻求所有能抓住的东西,在黑色的大洋上

但又是谁 玷污了巴塞罗那的红旗

是那唤同志为犹大的犹大同志

还是他的继承者?

 

巴黎与布拉格的热情已经远去

剩下我们独自在黑色的自由海洋航行

完成没有明天的远征,我们是

上一代船员们的后代

因为曾经的巨人的倒下 还有犹大的篡夺

他们忘记了使命 撕碎了我们脚下的大地

我们失去了神圣性 漫无目的地游荡

 

是谁解放了奴隶,粉碎了万字符的诅咒?

又是谁背叛了巨人?是谁在我们——

忠诚的孩子们的脊背上,插上冰冷的匕首?

犹大用可耻的谎言,宣布自己的继承权,

但那是欺骗与盗窃。不变的则仍然是,

那更远的远方的伪善强盗。

他们摆出怜悯的姿态,却难掩他们的傲慢,

他们作出同情的模样,却盘算自己的得失,

够了!

幽灵——请你再一次带领我们,

带领我们再一次集结在一起,

形成那股为世人所瞩目的力量,就像你曾经做的那样,

让所有的统治者无不颤抖,

将光荣带给我们,还有更多的人;

带领我们重新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

带给人类真正的关怀,而不是那些虚情假意,

让我们去消灭这世上所有的伪善者,不论他们来自哪里,

同时还要把叛徒送上绞刑架——他们的最终归宿,

让秃鹰啄食恶人们的皮肉,就像他们曾经带给

这世界的人们所做的那样,

因为没有人能带给我们解放,只有我们自己,

我们不让任何一艘战舰的炮火成为我们的力量,

不论是伪君子还是叛徒,我都大喊

——我——不——相——信——

因为是你让我看见了

那遥远的红色黎明,出现在地平线上,

——直到那永远的红色十月!

 

2020.12.2,广州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