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鷙
楊鷙

過了憤世嫉俗的年纪,只想瀟灑走一回。 主業:臨床心理與心理治療

輝瑞加強針,副作用中招!

這幾天常覺得心跳加速,終於在因為心悸心痛徹夜無眠後,今天一大早就趕去了急救醫院

上週一我接種了輝瑞疫苗的第三針,德國現在的防疫措施是所謂2G: geimpft (接種疫苗)或者genesen,除了打完第三針算「完全接種」,只打第二針或康復的時限都是三個月,這就意味著,第二針打完三個月後,疫苗證明就不再有效。想要正常生活,去室內活動,就需要打第三針。

前兩針我都反應不大,第二針接種後其實我也出現了輕度心悸現象,但只持續了一兩天,便沒有在意。第三針於我而言當然是「必須要打」,要不然連課都無法出席。

然而,沒想到的是,在打完第三針的第四天起,我就開始持續心悸。一開始我以為是到了期末,壓力大,或是自己咖啡喝太多。但直到我停掉咖啡兩天後,心臟還是從早到晚狂跳不止,讓我難以入睡。,我就知道這可能和疫苗副作用有關了。

在德國就醫,通常需要預約,週二我打電話給家庭醫生,得知他這週已經沒有空的預約,就想著先觀察一陣,說不定過幾天心悸也會自己消失。我問了在歐洲的朋友,的確也是有一小部分人在打完疫苗後出現了類似症狀,但持續時間都不長,很快就好了。

我稍稍放下心來,卻又看見朋友提醒我心肌炎的風險,在看見「嚴重時可對心臟功能造成持久的損傷或造成心臟突發壞死」這行字時,我頓時也覺得呼吸困難了。「不怕,這是驚恐反應」,人在緊張的時候會「過度換氣」,從而造成驚恐反應和呼吸困難,這是我們在面對每個焦慮症和驚恐症患者時要解釋的。我打開窗戶,讓自己深呼吸放鬆下來。

「沒事,再看看吧,反正還沒有心痛。」

然而不知是焦慮還是副作用症狀,心痛在週三,也就是昨天,如期而至了。

昨天晚上,特地讓自己早早進入「放鬆」的狀態。關上電腦,聽著放鬆的音樂,用手機寫著老劉邀請我寫的「別了 我的故園 番外篇」,睏意襲來,我躺上床準備睡覺。然而一躺上床,就感受到強烈且快速的心跳,左胸部也突然襲來一陣疼痛 —— 好了,這下睡意全無了。

我是面對失眠的老手。從17歲嚴重失眠到現在,可以說是只要不是因為身體疼痛的失眠我都可以戰勝,奈何對手也越來越強,從開始的思緒萬千,變成身體遊走疼痛,再變成擔憂和災難化想法,再到背部持續疼痛加時而胃部泛酸— 且伴隨焦慮想法,或者睡前的微型驚恐發作,我都還能借助「獨門功夫」應付過來,雖然不再可能像健康人那樣倒頭就睡,但也不至於被失眠徹底打倒失去睡眠。然而突如其來的新症狀,心痛,昨天還是戰勝了我。

輾轉反側,感受著心臟強勁的動力,時不時再來一下抽痛,我甚至開始想到:「其實我這輩子過得值了,死也瞑目,更何況心臟病是最有福的死法之一呢」。我倒也不緊張惶恐,經歷了之前的種種,對心臟病已經沒什麼畏懼,反而是平靜地回顧了自己從兒時到現在的變化,對自己感到滿意。

凌晨我迷迷糊糊地睡著了一會兒,剛覺得「很睏」,無奈已經七點半,被鬧鈴吵醒。給上午課程的授課老師發了郵件請假後,立刻致電家庭醫生,再次被告知這週他們都沒有時間,並推薦我打急救電話。

「好吧,那就去大學醫院急診室吧。」

打電話說明情況,被「認證」可以去急救,我就走去了大學醫院。我住在大學醫學部附近,被海德堡大學各大醫院和各l私人醫院圍繞,這總能給我可靠的安全感。

來到醫院,進門先是測體溫脈搏血壓,隨即被送入心臟科,等待幾分鐘,就進了診療室。三位護士,一擁而上,一個給我貼心電圖感應電極,一個扎針抽血,一個拿著棉簽就來捅我的鼻孔和喉嚨,來不及說話,我內心卻大叫出來「你們不能一個一個慢慢來嗎?」

一進門就被帶上「患者」手環,把我嚇了一跳


經過這番折騰,我又被帶回等候室等驗血和心電結果,等了大約半小時,一位年輕帥氣的護士叫我的名字,我以為終於可以知道結果了,沒想到又是抽血。小伙子帥雖帥,看著我粗壯明顯的血管卻直皺眉頭,「是不是左胳膊會好一點」,另一位護士上前觀察,「沒有啊,這就很明顯」。預感不妙,果然,這位年輕帥哥半天抽不到血,等他找到,三管抽完,我的右手臂甚至已經呈醬紫色,像是一塊滷肉。

好在滷肉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模樣,我又坐回等待室,開始寫這篇文章。文章寫到這裡,還是沒人來叫我。飢腸轆轆,先是去醫院咖啡廳想看看有什麼好吃的,卻因為沒帶現金,不能刷卡,只好放棄。於是溜出醫院,去旁邊學生食堂,刷學生卡買了一個三明治加一杯茶當午餐。怕醫院護士找不到起我,狼吞虎嚥吃完就趕快返回醫院,問了其他病友,發現其實還並沒有人叫我。

只好繼續等。和旁邊的阿姨聊天,她有糖尿病、高血壓的病史,因為第三針疫苗出現了強烈的心臟反應,我幫她連好網路後,就陪她一起吐槽疫苗的副作用,過了大約四十分鐘,醫生就來喊了我的名字。

「今天的結果都正常,排除心肌炎的風險。如果你的症狀還持續,可以找心臟內科醫生做一個長期心電和心臟彩超。」

太好了!這句話如同暫時的大赦,讓我鬆了一口氣。經過這四個小時的折騰,我準備回家路上經過麵包房買一個鬆脆的法棒,在我撕下身上的電極貼後,抹上草莓果醬和Camembert 奶酪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