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鷙
楊鷙

過了憤世嫉俗的年纪,只想瀟灑走一回。 主業:臨床心理與心理治療

“愛人啊,你可知道,明天已經來臨⋯⋯”

過了立春,嗅著潮濕的早春空氣,想起這首歌
是這首李志的翻唱版本

大學的第一學期,國慶假期,好友江來珠海找我。那是我第一次離家短暫生活後,與老友重逢。過去熟悉、安全卻牽絆的世界與當下努力生存的世界交融,這一切都只需要通過一位熟悉的身影完成--- 曾陪伴我在無數個夜晚,拿著啤酒,搖搖晃晃走過西安大街小巷的人,出現在我的大學校園,一起走過我每天必經的地方,好像這樣就能消解了我平日裡遺留在這裡,濃霧一樣的孤獨。

我和江一起聽我們中學時代喜歡的李志,去張懸的沙灘音樂節,在拱北口岸看书,皱着眉头喝下凉茶。

西北內陸城市長大的我們,坐在夜晚的海灘上,長久地注視著海面,在珠海情侶南路的海灘上寫“我愛你”。之后再聽一切和海有關的歌曲,旋律中都多了幾分潮热。

江總是熱戀,失戀,大起大落,淋漓盡致。她把整個青春都荒廢在了姑娘身上。我倆根本就是癮君子,瘋狂地吸著親密關係的毒,在最冷漠決絕的人身上,奮力追求自己從未得到過的安全感,重複著童年哭喊無助的局面,卻也始終不自知。

遺留下的童年創傷讓當事人摸不著頭腦,“為什麼渴望安全,卻總是在危險人物身上重蹈覆轍呢?” 當時我們不懂,只能幻想“溫柔,堅定,而不企圖征服“ 的未來故事,聽著逼哥南京口音的詩意,望著海面發呆。

爱人 你可感到明天已经来临
码头上停着我们的船
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
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 “米店”

一晃八年過去了,立春過後的冬夜,二月,烟雨飘摇,我和一群德國朋友從中餐館出來,遠遠看到一隻兔子,疑惑它的真實性。一位朋友跑上前去大叫:“它是真的”,於是我們一湧而上,圍觀它抽動的鼻尖。我不自觉地哼起这首歌来,忧愁地想着,“我的爱人,你何时能和我,一起感受每一个明天的来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