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泉
楊泉

史學博士,記者、學者、商人、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隔離

被你刪掉,也被你刪掉了一部分自己。憂傷如日落後的沙漠,熱能隨著光線流失,無計留住。

記得開朗動人而善良溫柔的你,骨子裡的好強也是一種堅持,伸出手抓取想要的,推開不要的,這樣而已。

誰不是這樣子呢?

你總是走在前頭,這次也匆匆。把門關上,回頭就鎖。你的眼神說著什麼呢?

別再跟來了,學弟!情誼有限,遺憾難免。那些沉重的都拿開吧!學姊想自己走下去,步調跟你不一樣,路徑與你不相同。

是這樣嗎?疫病流行的冬季,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據說要相隔一公尺以上才好。量化的疏離數據裡,忽高忽低的氣溫中,你劃開我們之間的距離,像外套的拉鍊突然被拉開,凍得我抖,但最後應該會沒事的。

應該會沒事的。我祝福你會好好的,我相信你會好好的。即使會難過,會數著那些步伐走過,小心翼翼收好自己,再不輕易對人說。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