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泉
楊泉

史學博士,記者、學者、商人、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抄經

手上的抄經本

我大概是高中的時候開始抄經體驗。很多同學都說抄經可以增加注意力提升專注度,對課業學習有幫助,所以我就開始抄寫經典的旅程。那是個升學課業壓力很大的年代,只要對課業學息有幫助,我什麼都會做的。


這一點和絕大多數的同學一樣。

剛開始也不知道要怎麼抄,就抄在學校給的作業本上,抄的是《般若波羅密多心經》。選擇這部經的理由倒不是修習法門趨向,就和絕大多數同學一樣,只因為那是佛教經典中字數最少的一部。在課業壓力很大的狀態下,耐性大概跟時間一樣有限,越抄越煩,越煩越潦草⋯⋯最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終於放棄了。

這一點,也和大多數同學一樣。

大約32歲的時候,因為另一半的關係成為虔誠的佛教徒,開始試著理解經典,主要是希望自己不只於誦經,還知道自己所持的經內容是什麼。學了梵文、日文、藏文、巴利文,都是為了幫助自己做一些考究,增加理解體會。有一度研究的方向轉向了佛學,讓很多同行傻眼,我也覺得不好意思。

再後來,經過一些家庭變故,這些事情也就逐漸放了下來,但對用功學來的佛教教義和經典,還有附隨的能力,這些倒沒有被時間抹去。想來世間一切,總是有他的用處在,只是不完全是自己原先以為的樣子。

前年我又開始抄經,說起緣起很簡單也好笑,不是發願也沒有什麼目的,就是在廟裡看到了一本平平無奇的抄經本。隨手拿了一本回家抄,想的是大概是靜心,也大概是練字。就因為我喜歡用鋼筆寫字的感覺,喜歡墨水流淌的習性使然。

這本的抄經本紙質卻不太好,鋼筆墨水容易暈開。但既然已經開始了,我希望能把它抄完,只是就不一定是用鋼筆抄了,圓珠筆、鉛筆都無所謂。心情煩悶的時候,就動手抄一篇。一轉眼就抄了一半,可見世間真如火宅,我身上心裡好多好多煩惱啊!

回頭來說,抄經為什麼能夠凝聚心神呢?其實我覺得抄什麼都能達到一樣集中心力、專注的效果,只要能一筆一劃慢慢仔細寫。內心對文本保持敬意、恭慎,比較容易做到一筆一劃慢慢寫。反過來說,要是隨便亂寫,越寫越不耐煩,那抄什麼內容其實都沒有用的。

好字的關鍵與良好的思考學習關鍵都在專注與意志力,抄寫經典其實就是一種訓練的方法,並沒有什麼神奇之處。但在痛苦煩悶的時候,這方法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