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泉
楊泉

史學博士,記者、學者、商人、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大阿姨

她從糖廠還運轉的年代服務到只剩下觀光功能的現在。理髮技術好,親切又溫柔健談,記憶力還特別好,對客人聊過的事情記得一清二楚。聽說年輕的時候長得甜美又可愛,很多阿伯阿公還很喜歡來這邊讓她服務。

數周前跟兩個朋友約好去埔里走走,為避免路上蓬頭垢面遇到熟人,出發前還特地到住家附近的糖廠福利社找大阿姨剪頭髮、刮臉,妥妥造型一下。

大阿姨其實不是我親阿姨,是久駐糖廠的理髮師,只是因為她年紀比我爸還大上一截,叫阿姨實在叫不出口,她直接下指導棋解決:

「你就叫我大阿姨吧!反正我比你阿姨大。」

她從糖廠還運轉的年代服務到只剩下觀光功能的現在。理髮技術好,親切又溫柔健談,記憶力還特別好,對客人聊過的事情記得一清二楚。聽說年輕的時候長得甜美又可愛,很多阿伯阿公還很喜歡來這邊讓她服務。我來的這天,前面就排著四五個阿公,很明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連頭髮都剩沒有幾根了,來理個什麼髮啊!

大阿姨瞄了我一眼,臉上堆滿了笑,招呼了我一聲:

「唉唷,少年仔,好久沒有來了。你坐一下,看報紙。」

說著就又去處理手上的客人。來找大阿姨最好的一點就是會被叫「少年仔」,而且看看在場的阿兄阿伯阿公,一派真誠無欺,我就是百分之百的年輕人。果然這些東西都是比較值,就像我以前常告訴學生的,想要膚色不暗沉,只要找一個膚色比你更暗沉的,站在他身旁,立刻就顯得容光煥發起來。我拿起報紙,都還沒有人打開看過,大概是因為阿公阿伯們根本看不見報紙上面的字,給客人訂的報紙就變成一種擺設。

過了一個小時,整份報紙連廣告我都看過三次了,排在前頭的前輩客人們終於消化完畢,大阿姨對我招手:

「少年仔,輪到你了喔。疑?你頭髮不長啊?」然後迅速堆起一臉賊笑:

「要去約會喔?來弄造型喔?大阿姨一定給你弄妥當的。」

說真的,我懷疑大阿姨受過情報人員訓練,才能在這麼多老江湖之間隨時展現過人的交際實力,還能觀察客人的心理狀態。我不好意思地抓抓頭(不知道誰規定的,尷尬要抓抓頭),算是默認了。

大阿姨笑得更賊了,手下不停,把我推上椅子套上罩蓬稍微噴濕頭髮,口中溫柔地說:

「你放心,大阿姨一定把你弄得帥帥的,讓那些女孩子都認不得你。」

啊?搞什麼?她們都認不得我是什麼情況。難道我現在很醜嗎?但是……可以帥就好了,不計較那麼多。

「那就拜託大阿姨了。」所謂口中甜賺大錢,我開口向大阿姨表達感謝,沒想到一開口嘴裡就吃進一撮頭髮,她已經開始推剪了。一邊動手,一邊說著:

「喜歡女孩子是人之常情唷,約出去讓自己帥帥的是一種禮貌,大家都喜歡有禮貌的人。你這種成熟的年輕人,應該要把自己的優點展現出來,缺點遮掩住。」

啥?什麼叫「成熟的年輕人」?意思是我在年輕人中算老的嗎?想到這裡不禁有些熱情消減。

「那…...什麼是我的優點,什麼是我的缺點?」我誠懇地求教了。

「你這就問對人了!」大阿姨重新堆起笑,伸手指著鏡子裡的我:

「你看,你這髮線不是比較高嗎?」

「呃……是啊。」真是一句戳中痛處。

「在我的巧手之下,這樣……這樣……」她在頭上掄著剪刀剪來剪去,「就可以遮掩少頭髮的感覺啦!」

「其實我覺得頭髮少也還好,人家說十個禿頭九個富……」

話還沒說完,她又把話頭搶過去:

「不只是禿頭(昏死了講這麼白),你這張臉就是大餅臉(喂!今天是怎樣,都可以這樣傷害又傷害的嗎?保安!保安!快來人啊……),像這樣、這樣,」她說著手也不停,又修了幾刀,「你有沒有覺得這樣臉看起來沒那麼大了?」

呃……好像有。但是我回應了就好像承認自己禿頭又大餅臉,連忙涎著臉轉開話題:

「那……大阿姨,你說我的優點是什麼呢?」

這下子總該說我好話了吧?一來一往就扯平了。

「優點喔,」她解開罩蓬,一邊抖著,一邊看著鏡子裡的我。

「優點就是要創造啊!你這個衣服這樣皺巴巴不行啦,要去燙一下,褲子這種老款的也不行啦,聽大阿姨的話,去街上買那種油膩骷髏的衣服褲子,搭起來顯得年輕,有精神,不會被人家當大叔喔!」

哇咧!大阿姨,剛剛不是才說我「少年仔」嗎?怎麼一下子我又變大叔了?你這樣傷害顧客的心,可以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