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飞了吗

前方有光。

亮黑 第三章·归来

(edited)
迷雾之后,遥远天际,有一棵树。

“感谢您能配合我们调查,默朗•霍夫曼先生。我是负责此次案件的警官章寒淇。”年轻的女性警官向默朗点头致意,利落的中发随着她的动作擦过耳边后回落,露出的修长眉眼和清晰唇角为她清丽的容貌增添了一份英气,令人不自觉地愿意信任她的能力和真诚。她用的是联盟通用语而不是荣耀之东官方语,熟练得令默朗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祖国,“首先请允许我对您表示抱歉,我们没能在第一时间制止那些人对您的伤害行为,请您原谅!”

默朗礼貌地笑着说:“不必这样,警官小姐。配合警方的调查是我的义务,而且还是为了我自己,我没有理由拒绝。还有,谢谢您照顾我的官方语还比较生疏。”

“这是我该做的。听说您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真是太好了。”名叫章寒淇的警官坐在凳子上,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纸笔,说:“医生要我不要过分打扰您,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吧。您是默朗•霍夫曼,是一名独立记者,两个月前从大洋联盟来到临冬市。我说的对吗?”

“是的。”默朗挺直了腰背,答道。

“好,那么请问您在来到临冬市的这段日子里,有没有与袭击您的几名年轻人有过接触呢?”

“据我所知,没有。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默朗沉默了一下,说。

“您的表情像是在说’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无数遍了’。”章寒淇抿嘴笑道。

默朗的表情舒展了一点,说:“抱歉,我其实没有责怪您的意思。我知道您需要问这些问题。”

“谢谢您的理解,那么我继续。”章寒淇于是继续记录,“袭击您的人,他们当时有没有向您索要财物,或者提出别的什么要求呢?”

“没有,他们在路上看到我,然后指着我喊’就是他了’。我还没有搞明白情况,他们就冲上来把我推搡进那条巷子里。然后您就知道了。”默朗耸耸肩说。

“听起来像是随机寻找作案对象。”章寒淇摸了摸下巴,看着默朗道:“霍夫曼先生,我想您应该也有了解过,最近临冬市发生了好几起冲突事件,被害人无一例外都是……像您一样的外来人员。请您不要激动,我无意冒犯您,只是就我目前掌握的事实来看,是这样没错。”

“我没有激动,我知道这个。”默朗下意识捻了捻手指,他有些想抽烟,“来到荣耀之东之前,我的朋友告诫过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我自己。”

“我们正在努力调查这些案件以及它们之间的关联,您放心,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章寒淇沉声说,她的目光令默朗想到大型猫科动物的幼崽——坚定、小小的不怒自威却不凶狠。

“当然,我相信您,章警官。”默朗微笑道。

这时病房墙壁上挂着的电视机中突然响起悠扬哀伤的管弦乐,仿佛初春蔓延的河水,追随着小提琴音浩浩汤汤流淌,它们是略后一些的大提琴,厚重如同历史长河中的悲泣。

章寒淇和默朗一同看向电视屏幕,这时眉眼深邃的白人男人的脸正在黯淡,在他那令人想起大理石和火把的明亮眼睛的位置,行走在大雪和浓雾中幼小的姐弟两个人进入了画面。接着闪过垂死的白马、远处的婚礼、海边的剧团、女孩裙子下流出的血……最终朦胧的画面上的参天大树一点点淡去,舞台上刚刚躬身行礼的青年抬起头来摘掉了假发,画面定格在长发半掩、带着雌雄莫辨美感的脸庞上。

“啊,那是顾海兮导演!”章寒淇小声惊呼道,“我想您应该知道,是顾导演和您的邻居克罗夫特教授救了您。”她转头对默朗说,表情中带着掩不住的兴奋。

“是的,我真的很感谢她们!当时路上其实有很多人,但是只有她们愿意来帮我。而且……顾导演还帮我挡了一枪,我真的……觉得很抱歉。”默朗说着垂下了头。

“顾导演已经没事了,她也希望您不要为她担心。她说因为这不是你的错,你是被伤害的人,不应该为此受罪。”章寒淇轻轻拍了拍默朗的肩膀,说,“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默朗揉了揉脸颊,有些犹豫地说:“章警官,说真的,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这件事,任何一个人告诉我顾导演的事,我都会不怎么相信的。不管它是发生在荣耀之东还是其他地方。”

章寒淇苦笑着点点头,说:“如果您多了解一些顾海兮导演的过往,您可能会觉得自己一连几天不照太阳都没关系。”

“在医院的这段时间我有了解一些,我认为您的描述很棒!”默朗对她竖起大拇指,两人不约而同笑了起来,再次看向电视屏幕。画面上正在接受访谈的顾海兮穿着简单的白衬衫,淡妆下依然有些苍白,但是笑容和专注的眼神依然熠熠发亮。

“……的确,在进行舞台设计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不少困难。要怎样去表现那些长久的、甚至超过人的预期的几乎要溢出来的凝视?要怎么让那个雕像的手被’打捞’出来?毕竟我们不能把观众拉去海边,真的去动用直升机。还有,那些雾气和那棵树,要怎么处理?好在,我们最终解决了这些难题。过去的表演中我们使用了环形舞台,舞台中央就像一个聚宝盆一样,那些雕像、雾气、奇迹都从中显现。”顾海兮偶尔做着手势形容舞台,语气逐渐变得感慨,“好像我们也参与了一下这场奇迹之旅。”

“您好几次提到了’奇迹’。但是这一对姐弟他们最后没有找到父亲,对吗?我看过您之前在大洋联盟的剧作录像,您没有改动原作的结局。对于原作这样一个有些飘渺的结局处理,您的看法似乎比较乐观。”主持人挑了挑眉,继续发问。

“事实上,’发现奇迹之旅’是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原话,这是我在一部旧世界的纪录片中看到的,虽然信息丢失了很多。我很感动于导演的处理,或许您会觉得这有些强行乐观,但是其实我们一开始就知道,那两个孩子,Voula和Alexandros,他们可以说,不可能找到生父。那本来就是一个……像是地平线一样的存在。所以这场旅程的意义是什么?孩子的异想天开吗?虽说这部电影脱胎于安哲罗普洛斯导演给自己的孩子讲的故事。但是您知道,这部电影,就像是一首长诗。”顾海兮停下来喝了一口水,“诗人的职责是什么?我认为他们在讲述命运和奇迹。既然您看过这部作品,那么您一定知道在那片浓雾中,这姐弟两个,尤其是Voula,她经历了什么我们的眼睛没有看到的痛苦。这份痛苦只有用心看到,浓雾背后的树才会显现出来。”

“是这样……现在我不觉得您是在乐观了。”主持人深吸一口气,缓慢地笑了一下,“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其实本来我准备的问题是关于您受伤的事,关于您为什么要去帮助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但是您给我的感觉是,您就是会那么做的人。所以我想问您:为什么要回到荣耀之东?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部冷门的作品,而不是国家现在更流行的、鼓励的作品?我明白这部作品有很多优秀的成分,但我不得不说它可能会遭到冷落,即使人们一开始会因为您的名气去观看。”他说着交叠起双手,目光中多了一份审问和得意的意味。

“其实过多的期待会让我觉得被束缚。”顾海兮歪了歪头,看着主持人说:“我想,’犯错误’的机会人人都需要。所以如果大家都因为我的所谓名气来观看,我会感到很抱歉。”

主持人似乎没有料想自己会得到如此顺从的回答,惊讶之余,他的脸上呈现出犹豫和讥讽的神色——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然而还没等主持人再次开口,顾海兮又平静地说:“虽然您预先准备的问题没有采用,但我也可以回答您,因为这和您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毫无关联。您所说的流行的、受欢迎和鼓励的作品也好,文化也好甚至行动也好,在获得喝彩的同时,正在给我们每个人的眼睛和心筑起高墙。您还记得我前面说的吗?眼睛和心都要能够去’看见’。所以,我是为了打破那堵墙,选择做这一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亮黑 第一章•异乡人

亮黑 第二章•回音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