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jigft

本科毕业家里蹲,业余音频后期,关注大众媒体对舆论的影响

Hololive 桐生可可事件小记,同时反驳《桐生可可畢業引退,力證反人類文明消費行動的恐怖》

事件的影响范围虽然很小,但确实是一次矛盾激烈的冲突

估计很多人看到这个标题的第一反应大概是一脸懵逼的。Hololive 是什么,桐生可可是谁,虚拟主播又是什么?

很多身处于事件中的,或者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的人,都很容易忽略掉一个关键问题:说到底,Vtuber 是一个相对来说很小的圈子;桐生可可事件尽管是虚拟主播圈子里面一次闹得人尽皆知的高烈度冲突,但是圈子以外的人对这些事情的了解度、关注度并不高;涉事双方激烈争夺的东西,对圈子以外的人可能是不引人关注的,甚至是显得可笑的。毕竟就算在 ACG 圈子里,虚拟主播圈都很容易位居歧视链下层,属于被嘲讽的存在。

笔者的这次的 “写作”,最主要目的是反驳 @胡啟敢 所写的 《桐生可可畢業引退,力證反人類文明消費行動的恐怖》这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文中所引用的很多基础事实颠倒黑白,作者对事件的了解和判断也存在根本性问题,得出的结果自然错得离谱。文章作者自诩为普世价值的拥护者,在笔者发出仅仅一条回复后,扣上一顶 “小粉红” 的帽子就将笔者拉黑,属实鸵鸟。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回的事件尽管限于一个很小的圈子,但确实是一次由政治争议话题而起的,高烈度墙内与墙外网络社区的冲突,对日后的情况应该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知乎上一位答主对事件进行了非常完整的介绍,但一些具体细节上还存在问题。本篇绝大部分为搬运,并略作修改。




虚拟主播(Vtuber):Vtuber 的全称是 Virtual Youtuber,一般是通过面部捕捉/3D 动捕实现的,来控制 2D/3D 模型作为人物形象的视频博主或主播。最早使用 Vtuber 一词的是于 2016 年于Youtube 出道的,公认的世界上第一位 Vtuber,绊爱(Kizuna AI),而后来 Vtuber 一词也被用于指代 Ytb 以外平台各种平台(比如 Bilibili,Twitch)的虚拟主播

Hololive:日本动捕公司 Cover 旗下的虚拟主播企划,迄今为止有超过 40 位主播同时在活动,营收稳居于 Ytb 头部,最夸张的情况下,Ytb 前十收入的主播中会有 9 位同时来自于 Hololive。

作为背景必须提及的是,Hololive 与中国大陆市场有非常深的渊源。在 Hololive 初期的 2018 年下半年,日本本土的虚拟主播市场仍然处于圈内人口中的 “战国时期”,最多时曾同时有超过 8000 名虚拟主播同时在 Ytb 活动,上有 E 社(ENUM),彩虹社,“四大天王” 等庞然大物,下有成群的个人势和小箱在活动,Hololive 面对着巨大的经营压力。而在一些表情包和录播剪辑在中国大陆部分社群的病毒式爆火后,Hololive 果断决定与 B 站签约并官方入驻,成为了最早在中国大陆布局的墙外虚拟主播企划
相对应地,中国大陆合作方也为 Hololive 提供了大量的支持。比如借由 Bilibili 展台,Hololive 成员在 2019 年得以第一次参加 Nico 超会议;战舰世界,碧蓝航线等游戏都为 Hololive 提供了联动企划;B 站的各种活动自然也少不了 Hololive 的身影。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收入无疑为 Hololive 站稳日本本土市场,并日后向欧美发展提供了支持。事发前夕,尽管 Hololive 在中国大陆的直播频率已经连续缩水了超过半年(比如由 2020 年 5 月的 30 次水平缩水到 8 月的不足 10 次),但账面上中国大陆市场的打赏依旧占到了总额的 20%
更关键的是,中国大陆的粉丝,特别是字幕组成员,为 Hololive 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在完全没有任何金钱回报的情况下持续为主播们负责频道运营,剪辑及翻译视频,在直播中进行同传,甚至制作 MV(最典型的例子是字幕组为星街彗星等主播制作的《佐贺事变》MV,截止至写作已经拥有了超过 1100w 播放量,超过原作的三倍)。粉丝也自发投稿了很多的二创视频,其中一些优秀的作品被搬运到了 Ytb,一定程度上帮助了 Hololive 在 Ytb 平台的发展。包括 Reddit 上的 Hololive 版面,最早也是由中国大陆用户创建

桐生可可:Hololive 招募的四期生,中之人(可以理解为演员)KSON 为日裔美国人,因而英文水平明显好于大部分 Hololive 成员。事件发生前桐生可可是全球收入收入最高的主播,2020 年全年 在 Youtube 得到了超过 1 亿 5000 万日元的打赏。事发前其代表性的直播节目《早安可可》热度极高。尽管在 B 站拥有官方频道,但频道里只有个人的视频剪辑,因为桐生可可本人从未直接在 B 站直播,因而其在中国大陆市场的收入可以忽略不计。必须指出的是,桐生可可长期因为直播中的争议性言行而闻名,比如较早的 “吸入式早安可可”,以及事件发生后的 “觉醒剂” “Holometh”,而本人则从未对这些质疑作出过回应。




事发前:

此次的事件并不是 Hololive 成员第一次因为触及政治问题而踩雷。在 3 月,凑阿库娅在谈论“tw”“珍珠奶茶”的相关话题后受到举报,而被 B 站封禁直播频道,之后很快被解封。6 月,癒月巧可在一次联动直播中遇到了一道将西藏列为国家的选择题,导致 B 站直播频道被封禁一个月;Cover 和癒月巧可于当天发布公告致歉,称将教导艺人了解相关敏感问题(但事后癒月巧可的 B 站直播间从未再次进行直播)。2020 年 8 月,百鬼绫目在阅读 SC 环节疑似将中国与台湾并列而引发争议,但是并未受到任何处理。

2020 年 9 月 20 日:

桐生可可在当天的直播中发表了一些奇怪的言论

事件发生后,观众惊讶地发现,本次的事件情况和桐生可可当天的言论几乎可以完美对应,当日的发言在日后被认为是 “犯罪预告”

9 月 24 日:

晚间,在观众的询问下,Hololive 成员赤井心在直播中读出了由 Ytb 提供的,自身 SC 收入来源占比。该图表使用了 “上位の国” 一词。在日本,“国” 可以用来指代“地域”或者 “国家“,但是在中文中,“国” 只能用来指代 “国家”。在英文版本的图表中,“上位の国” 直接被被翻译成 “ the top countries”。图表中单独列出了台湾,因而被中国大陆敏捷和官方理解为间接影射 “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在这份 guge 支持的网站中,香港澳门均被列为国家。事件发生几周后,guge 已经更正了其表达,“上位の国”->“上位の地域”,“the top countries”->“the top geographies”)

尽管没有直接放出图表,但将 “台湾” 与其他国家并列的言论很快引发了争议。B 站官方在当晚宣布,对赤井心的 Bilibili 频道实行停播一个月的处罚。引起了争议的视频后来被删除,但 Hololive 官方和赤井心都没有在第一时间作出回应。

尽管 “Cover 监管不力” 遭到了很多人的不满,大部分中国大陆观众认为赤井心的行为出于无意。官方字幕组也迅速对观众进行了安抚

9 月 25 日:

直播截图画面

早间,桐生可可发布了她新一期的《早安可可》。相比于读出图表信息的赤井心,桐生可可直接把同样来自于 guge 的图表以图片形式放出,展示自己的统计数据,其中台湾同样在列(Ytb 录播在重新放出后已经剪掉相关画面)。B 站官方随即将桐生可可的频道封禁一个月(之后改为永久封禁)。

事件引起了中国大陆网民的强烈不满。在前一天赤井心已经被封禁频道的情况下,桐生可可在次日再一次在同一问题上踩雷,大部分人完全无法相信这仅仅是巧合。很多人高度怀疑,桐生可可在故意挑衅中国大陆网民。一定数量的中国大陆网民在蓝鸟等平台上表达了不满或对桐生可可进行了人身攻击。

事件同样在中国大陆以外引发了强烈反应。在 404,蓝鸟,红迪,5ch,巴哈,PTT 等平台上,出现了大量针对中国大陆和中国大陆用户的政治攻击。一些人认为桐生可可根本没有持政治立场。而另一部分用户则认为,桐生可可的行为展现了其对台独政治立场的支持,并号召对桐生可可进行声援。zhina,west taiwan 等高度挑衅的词汇出现频率很高,大量用户更直白地表达了对台独的支持,而这些进一步激怒了中国大陆的观众。

9 月 26 日:

在当天及前一天,桐生可可没有回应 Bilibili 官方字幕组的联络,并且仍然没有事件作出解释。

桐生可可和 Cover 持续没有回应的做法使得矛盾进一步激化。在当事者没有提供解释的情况下,各方纷纷按照自己信服的解释作出反应。更多的中国大陆观众被激怒,对桐生可可的表达支持的人也持续增加;持政治立场的人不断涌入表达批判和支持的情况下,桐生可可和 Cover 被事实上站队,事件被进一步政治化。

9 月 27 日:

Bilibili 官方正式宣布,Hololive 所有成员的直播频道在 Bilibili 处以停播一个月的惩罚(之后这些频道从未再次被主播使用过进行直播)。

Cover 于当天发布了两则声明,对外界致歉,并宣布了对赤井心和桐生可可停播三周的处罚。中国大陆观众中很多人认为,赤井心出于无意,受到的处罚过重;而桐生可可蓄意挑衅,受到的处罚过轻。在支持桐生可可的观众看来,对赤井心和桐生可可的惩罚是 Cover 对中国大陆审查的屈服。

Cover 的前一则声明仅有中文版,且仅发布在 Bilibili。该声明中称:“Cover 始终坚持尊重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坚决拥护一个中国原则”。后一则声明有中文和日文两个版本,其中中文版本的声明仅发布在了 Bilibili,日文版本仅发布在了推特和公司官网。中文版本中 “损害一部分地区人民感情的行为”,在日文版本中对应为 “损害民族主义的行为”(やナショナリズムの配盧に欠けた言動など)

中国大陆用户和支持桐生可可的用户均认为 Cover 内容不一的的声明是对自身的不尊重:在绝大部分中国大陆网民看来,将反台独立场形容为 “民族主义” 是极端的冒犯,道歉毫无意义;而在支持桐生可可的很多观众看来,Cover 不应该支持 “一个中国” 等中国大陆的立场。

9 月 30 日:

Cover 再次发表了声明。声明仅在蓝鸟和公司官网上发表,中日文两个版本之间几乎没有区别。关键信息点包括:

“ 本(中文)声明只是日文版本的中文翻译,仅供理解日文声明进行参考。若中文翻译与日文声明间有歧义,以日文声明为准。”
“ 1. 在违反公司章程的行为(发布商业机密数据)之后,(网络上)出现了大量对 Hololive 旗下艺人的诽谤和人身威胁信息。作为解决方案,我们删除了与事件有关的视频。”
“ 2. 但是(在我们采取行动后)情况并没有好转。根据公司内部章程,我们发布了声明,并宣布处分相关艺人。”
“ 3. 关于(中文的)官方声明,我们与中国本地的合作公司公司谨慎地讨论(目前的情况)。我们被告知,必须发表强有力的声明,以保证公司和艺人在中国的商业活动。
“ 4. 考虑到上述情况,出于将艺人和相关人员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的考虑,我们选择在事件发生后迅速发布声明...”

概要:中国大陆网民的不满被全盘视为“诽谤和人身威胁” (在对桐生可可直播间的攻击发起的三周前),停播是对艺人的保护而不是惩罚,中文的道歉声明出于中国合作方的要求,并不代表该公司的观点

总结:27 日的道歉声明基本被全盘推翻;而且根据 Cover 的表述,中国大陆网民以及中国大陆的合作方应当为此次的事件负主要责任

事件至此进入到了完全无法挽回的情况。绝大多数中国大陆网民不再接受任何解释。大量网民寻求对桐生可可和 Cover 进行有组织性的网络暴力攻击。很多知名的博主(甚至包括 Hololive 在中国招募的部分主播)公开声讨桐生可可和 Cover 的罪状,甚至亲自鼓励观众去参与对抗。大量中国大陆网民寻求对推特下桐生可可的相关 tag 进行污染。相关对抗持续至今。

10 月 18 日:

赤井心和桐生可可的直播限制正式结束。Cover 再次发布公告,宣布要对针对主播的人身攻击寻求法律制裁。

由于绝大部分 Hololive 成员对桐生可可及其复播表达了支持(最主要原因),绝大部分冲国字幕组选择大面积删除频道中的稿件,解散字幕组以表达抗议。

当日桐生可可的回归直播受到了大量的网络暴力攻击(“冲蝗”)。参与对抗的中国大陆用户开始使用脚本 (“独轮车”) ,在聊天室内大量灌入无关内容来干扰直播。直播聊天室的攻击与反攻击持续至今。

直播结尾截图

事发后超过一个月内,在每次桐生可可直播的结尾,桐生可可都会放上 “Fuck U and never come back" 的图片,而这进一步激怒了很多中国大陆网民。

2021 年 6 月 9 日:Cover 宣布,桐生可可将于 7 月 1 日毕业。至此墙内与墙外关于这一事件的对抗已经持续了接近 9 个月




以下回应一下 @胡啟敢 的文章:

因為早前桐生可可有一段影片,分享自己的觀眾來自甚麼地方,也將台灣為一個地區標列在內,結果以仇外主義為精神食糧的中共憤青找到發洩的借口,紛紛出征誹謗桐生可可辱華,結果重挫了營運商Hololive佈署進軍中國的大計

逻辑全盘错误。在中国大陆,台独是违反《反分裂国家法》的违法行为。9 月 24 日封禁赤井心账号的是 B 站官方,9 月 25 日封禁桐生可可账号的是 B 站官方,9 月 27 日宣布全体 Hololive 主播停播一个月作为处罚的也是 B 站官方。在 Cover 根本没有做出合理致歉的情况下,决定 Hololive 没有办法回归 B 站的是 B 站官方自己。Hololive 不得不全盘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就算没有 “愤青” 的攻击,也是官方处理的必然结果。

--------------------

營運商Hololive被迫急急讓於中國的VTuber畢業引退

颠倒黑白。Hololive CN 的成员在事件中被 Cover 直接抛弃,得到了包括冲蝗战士在内几乎全体中国大陆圈内人的支持虚拟主播形象的版权在 Cover手上,一开始这些组员以为自己可以直接带着虚拟主播形象离开 Hololive,之后 Cover 直接开出天价,导致全体成员只能毕业。凑阿库娅的 S10 废案发出以后,冲在最前面向路人解释事件来龙去脉的是 Holo CN 中人气最高的阿媂娅。这些人毕业后,除了因为被证实 pua 粉丝的某位,其他五人都在 B 站重新出道,都很受欢迎。这部分人是事件的无辜受害者,也始终和中国大陆社区的主流意见站在一个战壕里

--------------------

我相信桐生可可被畢業引退,或許是因為營運商Hololive的精算師根據計算,認為拋棄桐生可可的機會成本,相比起得失中共憤青市場小得多,因此就只好犧牲她。
很多營運商或公司都恐懼得失中國憤青,和中共的所謂社會主義及左翼完全無關,而這正正符合資本主義的邏輯,因為中共是全球第二經濟體,(帳面上)擁有龐大的消費力,正因如此才有恃著民族主義行兇的特權。各國為了開拓中共市場,不得不忍氣吞聲,有時甚至像Hololive對桐生可可痛下殺手。
因此,Hololive謀求於全球市場發展,它不會容忍自己的VTuber得失任何一個市場,哪怕該VTuber在某個地區市場很受歡迎,若果這些VTuber得罪某一個市場,影響全球市場的營收率,Hololive就會像這次對付桐生可可般對付該VTuber。Hololive尋求的是大小通吃,為了中共市場,只能讓桐生可可畢業引退。

毫无依据的错误猜测。

Hololive 主播进行 B 站限定直播的次数表

以上是扒下来的一份 Hololive 在 Bilibili 进行限定直播的频率表。Hololive 主播在 B 站的直播分为 2 种:在 B 站限定的直播,以及由 Ytb 转播的直播。由于后者情况下主播完全没有办法与 B 站用户互动,所以单场直播的收入也会大大降低。不难看出,Hololive 在 B 站的直播频率比在油管低得多,频率最高的时候平均每天不到一次,而事实上很多有在 B 站直播的成员都是大概一个月在 B 站直播一次,遑论有一些从未进行 B 限直播的成员(比如桐生可可);在 Hololive 四期生于 2020 元旦附近出道后,B 限直播频率根本没有对应比例的提升,而从 6 月份就开始维持在很低水平甚至还逐渐下滑,8 月中旬 Hololive 5 期生出道也没有改变这一局面,这都是 9.25 出事前的情况。在 B 限频率大幅下滑的情况下,Hololive 在 B 站的 SC 收入也降到了极低水平,2020 年八月除了白上吹雪一人的 B 站 SC 多于 Ytb SC,其他成员的 Ytb SC都显著高于 B 站 SC,而整个 Hololive 在 B 站拿到的 SC 大概占总额的不到 20%。试问如果这么重视中国市场,为啥维持这么低的直播频率,放着观众的钱不去挣?

结合字幕组反映的情况(持续无法通过官方对接联系主播,甚至弄丢企划书),情况非常明确:放弃中国大陆市场是 Cover 自己的决定,而且是在事件爆发前就确定好的战略

更何况在当下的情况下,Hololive 返回中国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首先,桐生可可毕业本身就不是桐生可可事件的最关键问题,彻底导致事件无可挽回的是 9 月 27 日公告中表述的 “民族主义”,和 30 日声称自己 “被要求道歉”,指道歉并非出于自己真心实意的表述;在没有解决这两个关键问题前,桐生可可的毕业不意味着任何保证。

更何况在当下,Hololive 重新进入中国市场是两头不讨好。在大批的粉丝心甘情愿打白工的情况下,Cover 当初拍拍屁股走人的行为是严重的伤害。而且事件发展至此,桐生可可事件已经彻底政治化,Hololive 的任何举措都可以引起两边的炎上

关于毕业理由,桐生可可自己的解释是这样的

如果我都笑不出来的话,大家也笑不出来的;所以如果想要让大家笑出来的话,我必须要保持笑容;但是现在我没办法了,所以这就是理由。是的 这就是理由。
可能有很多人发现了我没办法做很多以前想做的直播(注:比如早期很大程度上使桐生可可吸引大量欧美粉丝,也是爆发了事件的《早安可可》,没有记错的话于今年年初取消了这一栏目)当然这个是环境变化,无可厚非。
我从 hololive 毕业并不是 hololive 没了的意思,也并不是任何人的错,并不是说是谁的问题,要怎么说呢 ...... 我从 hololive 毕业请不要怪罪任何人。谁都没错,我其实对这个真的没什么所谓的,但是如果我笑不出来的话,大家也笑不出来,那样就没有意义了;如果被大家用那种眼神来看的话,那就是我的责任
是的,我想了很多很多,真的想了很多。谢谢大家。真的想了很多,也和运营说了,聊了很多次。真的很感谢给我这个环境的运营。成员也是,很感谢。请大家不要批评任何人,只不过是我和运营努力的方向是刚好相反的。这个应该是我的问题,毕竟我给大家带去了很多麻烦,真的是给运营带去了很多麻烦(注:最保守的方向,可以理解为客套话)。真的很抱歉。并不是谁的问题。
就好比乐队,对于方向产生了分歧。......【弹幕:就好像音乐的分歧】是的 差不多就只这样。并不是说谁的错。
所以,我也没错,运营也没错,成员也没错。可能只是时机错了吧。可能现在大家现在比较难以接受,所以大家想要批评谁 我也不会阻止。可能是我真的没有跟上时代吧。......
尝试了很多方法,到底有哪些可能。考虑了很多,也做了很多提案,和 ppt 一起,比如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真的很多 ...... 提案。......
毕业这个想法是从今年年初就开始考虑的,只不过一直没有说出口,脑子里一直给自己留着“我还没说出口”这个借口。我努力创造出来的这些内容,但是现在环境变了,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环境了。......
毕业真的是很悲伤。真的不想毕业说实话,其实我真的不想毕业。......
说实话,我 ...... 是因为企业势,所以不能什么都和大家说。所以只能在边缘疯狂试探,但是不想和大家说谎。不想和支持我的大家说谎,所以只能把不能说的东西,以尽可能的方式传达给大家。......

结合各种资料给一下可能的方面:

  1. 持续的网络暴力攻击对活动环境带来的压力。且不论推特上的大量黑泥,桐生可可的直播间反复处于“独轮车”(及其衍生工具)和扳手的拉锯战。从今年 4 月 23 日起,桐生可可的直播间被观测到启用了全新的防御机制,因为其很大程度上基于发送消息的用户 IP 来防御,被认为是油管官方下场的证明;此项被称为“铁幕”的机制其实很大程度上削减了“冲蝗”的压力。但根据“转火”原则,当桐生可可与其他主播直播联动的情况下,如果桐生可可直播间“冲不动”(会员限定/铁幕),那么“冲蝗”者应当集中火力冲击与桐生可可联动的主播的直播间;由于拉黑名单和词条没有同步,“转火”往往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有效隔绝了桐生可可与社外主播的联动,也为 Hololive 内其他成员带来了现实压力。不论是否是 Hololive 的粉丝,只要谈到桐生可可的直播,大家就会条件反射般想到会限,想到独轮车,而这正是冲蝗参与者希望达到的目标之一
  2. 桐生可可本人的精神压力。新年时曾在脚本的攻击下情绪崩溃
  3. Holorisk,任何在华拥有业务的公司如果希望与 Hololive 合作,都必须考虑额外的风险。参见 2020 年华硕与 Hololive 的工商案例。华硕日本分部宣布与 Hololive 成员联动,之后华硕中国分部立刻发言谴责,工商在 6 小时内被取消
  4. 政治标签化问题。事件发生以后,Cover 实际上已经被打上了“对抗中国大陆”政治标签;虽然其政治导向与其收入基本盘近乎一致,但在墙外互联网平台的持续对抗过程中,Cover 的政治标签实际上处于持续被强化的状态(在对抗过程中被反复拉出,导致热度难以平息),而极强的政治标签对于应当恪守政治中立的娱乐团体来说算是长远的风险

--------------------

舉例,就算這次桐生可可沒有因為台灣問題而被批辱華;若果某一天,中共的憤青認為桐生可可不接受他們的偉大聖上(國安法問題,不便開名)強姦便是辱華,然後群起批鬥,大家是否又接受?

作者刻意回避了最关键的问题:作为企业,特别是娱乐公司,Cover 不应该涉政,更应当谨记保持政治中立不论数据来源如何,你向你的受众传递了错误的信息,违规行为的直接执行者是你,你就应当道歉,具体负责多少则是另外的问题,更何况道歉的要求根本没有期待让 Cover 承担更多的责任。将心比心,如果一家公司将蔡英文称为台湾省省长,在道歉时声称 “由于自己的言行损害了分裂主义,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愤怒,故在此道歉”,你们难道会接受这样的 “道歉”。

作为中国大陆公民,我们明确地了解外界对我们的恶意。你们口中的 “愤青” 从未要求过每一个来华的外企都签保证书,投名状,把钓鱼岛台湾香港新疆南海藏南全部支持一遍,才允许他们来经商,合作,交流。在一个地盘上做事,就必须遵守这个地盘的规则;管理者清楚你的观点很可能和他们不一样,但是你们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如果你说错了话,管理者会优先选择冷处理,道歉表明中立,问题解决;违背了规则,不好意思,请离开。这样的做法,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而并非中共的专利。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