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jigft

本科毕业家里蹲,业余音频后期,关注大众媒体对舆论的影响

“你是小粉红吗?”

把不一样的意见异端化,把持有不一样意见的人非人化

点击回复,红色的横杠再一次从页面跳出,我知道,我又一次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

这已经是复归 Matters 以后的第三次了(不算上那一次“改作”事件的话)




第一次

胡啟敢:桐生可可畢業引退,力證反人類文明消費行動的恐怖

作者对桐生可可事件前因后果的叙述都存在严重的问题。作为”冲蝗“行动的参与者,我在评论区对作者的观点进行了批驳,之后还专门发了一篇文章来全面地介绍这次的事件。作者回复:

你是五毛或小粉紅嗎?

旋即我被作者拉黑,甚至没有办法回复自己的回复下其他人对我的询问


第二次

Danielson在童話王國丹麥:有些台灣人可以不要再自憐自哀了嗎?

作者的很多话术在我看来是对台湾当局抗疫无能的洗地。这种话术如果从很多人口中所谓的“小粉红”口中说出,甚至会被人为是反人类的。如此却还能迎来一片叫好:

許多年輕人猝死? 到底是有多少人猝死? ... 所以我真的不明白這位格友口中的多少年輕人猝死到底是多少? 還有那些真的猝死的都是因為 COVID 嗎?
全世界大部份國家都沒有自己的疫苗啊 ... 而且就算有疫苗了,整天還不是有一群人照罵這些疫苗不值得信賴等
就算真的是目前缺疫苗,所以有人真的不幸過世,那是不是也是人自己太放鬆,然後不小心而要到處群聚等原因?
台灣的多慘都是你們造成的社會亂像,這個時候可不可以大家多團結,大家一起努力抗疫,一起先齊力挺過這一關,再多人的謾罵和嘴炮也不會幫台灣多出一劑的疫苗的

就算是在这样的一篇文章内,我的回复依然是问询作者对于大陆疫苗的观点。对我所引述的,大陆媒体的观点,另一位用户提出了攻击;在我对该用户的观点进行了引用回复以后,作者回复:

可以請你停止了嗎? ......

之后在我还没进行任何回应的情况下(当时我去干其他事情了),作者回复另一人:

已封鎖,一開始不想封鎖他,給了他一個台階下還不下,直接封鎖,真的是來亂的,一個又一個的小粉紅


第三次

Cherryyoko櫻桃陽子:鄭州真的"雨過天晴"了嗎?

这是一篇稻草人遍布,再加上了各种煽情要素的文章。作者引述了种种最极端的言论,最后再加上了一句,“下回也許不是水災,也許不在鄭州”,引雷到全体读者身上

我的态度很明确:拿数据说话,这种程度的水灾远远超出了任何大型城市的排水能力,任何政府的应对能力

河南省平均年降雨量约为 600 - 700ml,郑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为640.8ml
...... 19日20时到20日20时,单日降雨量552.5mm;17日20时到20日20时,三天的过程降雨量617.1mm,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
20日16-17时郑州本站降雨量达201.9毫米,超过我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并且一小时下完了全年三分之一的降水量
一小时200ml,别说郑州这样雨量一般的中原地区了,就算放到广东福建这些日常暴雨的城市,也一定会造成内涝。撇开地理位置和日常气候谈城市抗洪能力本身就是耍流氓,更别说全国乃至全世界都难以找出一座能扛住一小时200ml降雨量的大型城市
...... 同期德国西部一天88.4ml的降水就造成“千年一遇”的洪灾,怎么没见你们“定体思”?

作者回复:

別胡說八道,這麼嚴重才死三百人?
這麼嚴重會不關地鐵?
不相信黨還一天到晚造謠,滾!

于是乎第三次,我失去了说话的权利




说实在的,有些东西,大家自己都心知肚明,但为了发泄自己的怒火,容我再再再一次把这些论述翻出来:

小粉红的定义到底是什么???为问题洗地的人,拥护中共执政的人,还是只要觉得中共做得比其他政体优秀,他就是小粉红???

小粉红是不是人?是不是长着脑子,可以独立思考的生物???

小粉红是不是人?享不享有言论自由,享不享有人生而为人的权利???

新自由主义者们为了掩饰自身理论体系的漏洞,一直在不断地创造者新的 exception

全球经济一体化?不好意思,“独裁国家”的经济体系是 exception,理应被排除在全球经济体系外

民主决策?不好意思,“独裁国家”的民意 exception,他们的民众都被独裁者洗脑了,反映的民意不应该被当作正当的诉求

言论自由?不好意思,小粉红是 exception。小粉红都没长脑子,都不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他们不应该具备“人”的权利

那么究竟谁是小粉红呢?不好意思,这个我们说得算。我说你是小粉红,你就是小粉红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西方的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全面压倒中国大陆,这时很多人的逻辑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泱泱民意不可违背”;但是当中国大陆很多地方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同时西方的经济社会发展出现了停滞甚至衰退,体制暴露出来了问题,社会上支持中共的声音自然逐渐大声了起来

但新自由主义信徒们自有高招:把不一样的意见异端化,把持有不一样意见的人非人化。只要你拥护中共,只要你肯定了中共的成绩,你就是小粉红;只要你是小粉红,你就比其他人低一等,矮一头;像印度 5 层种姓里最低级的达利特一样,别人的发言一定比你正确,你更不允许僭越自己的地位,别人说什么,你只允许听;演变到最后,“只要你爱国,你就一定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逆向红卫兵越跳越欢,一言不合,“小粉红”的帽子随手就扣上一顶,然后就可以理所应当地拉黑和网暴

这些是我和我的友人一直以来在脸书,在推特,在 reddit,在各种墙外网络平台上受到的待遇。他们中有很多人,包括我,曾经抱有者对新自由主义的憧憬;来到墙外,却为墙外对中国大陆的无知和偏见而感到震惊;试图发声辩驳,却立刻被被扣上一顶“小粉红”的帽子,被噤声、嘲讽

他们声称中国大陆的网络空间里没有言论自由,但在豆瓣、微博、贴吧等等等等,乌烟瘴气日复一日,从未消停;他们声称在墙外你可以畅所欲言,但当我们来到墙外,我们被当作 “ccp bot” 处处封杀

我愤怒,因为我对马特市的幻想破灭了。从来到马特市至今,我从来没有在我自己的文章里拉黑过任何一个人。我理解并支持站方的决定,拉黑的功能瞄准的是攻击性的言论(爱心哥的情况令我印象深刻),确有其合理性。但是使用拉黑功能的用户存在问题:很多人打着平等讨论的旗号,却从来没有正视过持有不一样意见的人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反而感到比较安心。我不知道马特市有多少人是福山“历史终结论”的拥趸,但问题在于,未来几十年后,到底谁会终结谁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看到《有些台灣人可以不要再自憐自哀了嗎?》,我有一位朋友 ......

敌意的想象-“小粉红”的再生产

当下中国的民粹主义

2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