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白纸抗议是“三个运动”?理解封控抗议潮的革命性和局限性

ffjigft

在解封后,“90%无症状”的谎言被戳破,各地殡仪馆的烟火气都在旺起来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有人还敢于把白纸革命当做功绩一件来夸耀

刚刚解封的时候,一些人还敢以举白纸为荣,心心念念“别忘了那些撞门的人”

现在再跟底层老百姓说自己当时举白纸撞门,信不信别人在墙角群殴你?

上海疫情近八成不咳嗽发烧的无症状感染者,现在在哪里?

ffjigft
Reply
PReader@PReader

清零的终点?广谱单克隆抗体,或者对轻重症都有效的特效药研制出来的时候。这个时间点其实并不会太远,建议可以去看一下北大曹云龙的研究,在广谱单克隆抗体方面快要取得突破了;那位在推特有账号,前一阵一直在拿出详实的数据,证明新毒株突破性感染的严重性,三针疫苗加一次感染仍然无法对新毒株形成有效的免疫力

ffjigft
Reply
PReader@PReader

另外我建议你再仔细读一遍我的回复,我的观点正是“清零不决对,等于绝对不清零”。防疫要求一味的降低往往适得其反,因为降低防疫要求后,隔离人数上升,防控区域扩大,很可能反而带来是更多更严重的封控,给民生造成次生灾难,增大防疫的财政支出。如果广州的案例不适用于其他地区,那总适用于它自己吧?为何往日的防疫模范在面临共存时反而成为了重灾区呢?

ffjigft
Reply
PReader@PReader

为什么执着于这4%?因为就算换算过来发烧人数占20%,这也远远低于包括我在内身边的情况(有症状的人几乎没有不发烧的,身边一圈子数十人,连一个都没有);更因为解除防疫的巨大呼声,是建立在很多普通民众认为“新冠等同大号流感”“稍微发个烧,养养就好了”“益生菌,就当打疫苗”,而不像现在这样,发烧上四十度,浑身酸痛,头疼欲裂,阳康以后还咳出血来的例子比比皆是,这样的大前提上的。如果公众对新冠的杀伤力有正确的认知,那样之前可能根本不会出现那么沸腾的,要求解封的民意,甚至中国大陆根本不会在 11 月 30 日解封。你可以辩驳说,在防疫共识最终瓦解,当权者难辞其咎,但共识崩溃始于上海,这点难道有问题吗?

ffjigft
Reply
PReader@PReader
疫情激防疫難度激增原因根本還是變種傳染力過強及長時間封控耗盡防疫資源。

这正是包括我在内,很多 “清零派” 所质疑。在 6 月 27 日,第九版防疫方案出台前,除去上海的极端个案,国内的情况总体还算稳定,6 月 27 日甚至几乎清零。结果第九版防疫方案推出后,伴随着“14+7”变“7+3”等措施,患者人数才一步步走向失控(可惜回复没法放图)

清零和共存非常难以取得比较可靠的中间状态。奥密克戎的传染力极强;只要还试图坚持“动态清零”的大原则,隔离感染者和密接人员、划设封控区,那样随着你给防疫政策减码,病毒的高速传播反而会带来更多的感染者和密接,扩大封控区。这也是之前防疫政策一减再减,结果全国各地的疫情反而越闹越凶的原因

广州 2021 年 6 越迎战德尔塔,2022 年 4 月迎战奥密克戎(网红医生声称上海完成不了一日 3w 份的核酸,第二天广州就完成了 1900w 份的核酸),都在一个月内干净利落地解决了问题,为什么到了 2022 年 10 月,就拖拖拉拉了快两个月反而越闹越大,最后还就地躺平?2022 年 4 月的奥密克戎和 10 月相比,R0 提升得很大吗?这些东西你们思考过吗?

ffjigft

总结:

共产党什么都必须做对。做对了是应该的,不值一提;做错了活该被人唾骂

反贼永远不需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自己的看法被证明正确了,是自己英明;自己的看法被证明错误了,也是执行者的问题,自己永远不需要受到批评

ffjigft
Reply
William@WilliamLeung

除开我对共产党近期决策本身就有不满,William 老兄这回是不是有点过了?


看看 11 月 30 日放开前,网络上群情激奋,好像大家都在撞门,都在举 a4 纸;马特市关于白纸革命的文章遍地皆是,一副 “不自由,毋宁死” 的态度;之后开放了,一窝蜂地涌去接头,还念念不忘 “不要忘记了那些为你们撞开门” 的人。那时一堆政权的抨击者为啥没有顾虑放开的季节问题,没顾及疫苗效力问题,没顾及药物问题?要知道一些人在 11 月 30 日放开之前,“20 条” 刚出来时就立刻开始囤药(包括我在内),还被人指责杞人忧天,卖药的甚至还被指为带货;结果前一阵一度“一药难求”,我们还去给其他认为“新冠是大号感冒”的朋友送药


另外就我所看到的情况是,清零派在大量地抨击现状,虽然没有把 “共产党” 挂在嘴边,但对于当权者很多做法(比如号称“放开是计划中的”“经济正在回复”)都是加以嘲讽的(包括我在内);这回当权者朝令夕改,草芥人命的做法也实实在在地降低了自己的威望,打击了包括我在内一匹传统上倾向于拥护当权者的人的信心(这一点我并不会掩盖什么;其实早在今年 4 月上海一系列时候我就已经开喷了,只不过一直没心情上马特市而已)。反倒是传统上的反贼,由于之前大多鼓吹共存,一开口就容易合订本,这回反而大多选择噤声(比如现在马特市的情况),还在发声的那部分大多都还在坚持“财政挺不住了”“没有回头路,只能继续向前”云云

ffjigft

给上海那篇论文的数据洗地没有任何意义

不论国产疫苗有效与否,现在流行的病株和当时上海病株的致病力没有显著区别,民众的疫苗接种率也没有显著区别。当时上海是一查到底,但现在也是应染尽染

直到现在,我身边都根本没有见到哪怕一位不发烧不咳嗽的感染者,这和论文里面 4% 的发烧已经是一个数量级的差别

ffjigft

确实,这波疫情来去得比我想象得快一些,这是好事。但我个人还是比较担心免疫逃逸的问题。几篇nature/柳叶刀/cell论文都显示,奥密克戎的免疫逃逸非常强,3 针疫苗加上一次 BA1/2/5 感染以后,面对 XBB 和 BQ1.1 仍然近乎于裸奔(但症状有可能会轻不少)

白纸运动,如何共建“不厌女”的社会运动

ffjigft

现在再回头看看当场的这些文章,简直忍不住笑出声。就自己身边而言,说谁在之前支持白纸革命,跟骂人无异

封控放开后

ffjigft

身居超一线城市的自己,也不知道家里的老人怎么样了。之前和家里的亲人通过电话,咳得一个比一个厉害,才想起北方株反应比南方株普遍重不少。面对着汹涌的疫情,真的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

饶毅痛批张文宏,问题在哪里?

ffjigft

通读全文,全是空中楼阁般的人文主义,毫无脚踏实地的数据和事实归纳整理

简而言之,“抛开事实来看,我认为饶毅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