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mandcola

@rumandcola

香港游记

2024年春,第一次自己赚钱support自己旅游,约了朋友去香港。虽然更想去东南亚,越南、老挝之类的,但是朋友不方便,就还是选择了境内。小时候也去过香港,第一次去应该是2008年,隔了几年又去过。记忆中的香港有各种肤色人种,很发达也很疏离。

小贵人”都抓不住,怎么能抓住“大贵人”呢?

去年底,日本交换认识的好朋友跟我说,她想润出去工作,无论是哪里。充满焦虑地满世界探寻可能的路径。投简历投到怀疑自己在国内永远不可能找到机会,甚至开始考虑花大成本去读个语言学校好换签证,和我去年年初的状态几乎一摸一样。好几次长达数小时的电话聊天中,我帮她厘清求职的策略和方向,锁定投递范围,整理面试时的回答思路。

一些男人早已知晓的事情

当女性只有在深度专注自身发展之后,才会意识到的:很多男人早已知道的事凡事优先自身的发展到一定年龄给自己配置一个家庭。并让另一半负责家务、生儿育女、照顾家人等一切家庭相关事宜(so much advantages),继续发展自己既然是从配置的角度出发,要非常谨慎地“衡量自己的得与失...

听力变差后

2年前曾经因为担心影响工作,去街边听力设备店测过听力。但当时的结果相当乐观,除了高频音和耳语听不到,对日常生活其实不成问题。但这两年听力又明显下降了许多,表现形式就是听得到声音,但是很多东西听不清。陷入焦虑的我,某个周末鼓勇气去三甲做了一次专业的听力测试。

2023,破殼之年

這是一篇2023年度總結。

关于“受け身”心态的重新思考

如何不再被动等待“拯救者”的出现

对我自己的精神分析01

好久好久没动笔了,不知不觉已经来到2022年度q4的国庆假期,今年的国庆假期我没有去任何地方玩,甚至没有回厦门。想趁一个较长的假期,好好沉淀一下。(虽然真的想反思、沉淀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 前段时间看了上野千鹤子和铃木凉美的《始于极限》,思绪万千。

当人类成为算法的载体

大数据时代下公民隐私问题的讨论早已屡见不鲜。尽管技术进步为社会带来的负面效应早已人尽皆知,但任其继续发展的未来人类社会形态,一直是创作者们乐于猜测和描绘的景象。《第四公民》中揭示过,元数据被持续不断收集的危险性。各种系统除了详细掌握你的消费记录,还包括你的人脸信息、虹膜、声纹,甚至你亲自寄送的唾液里的DNA信息。

如何優雅地消費降級

看標題是不是以為我要寫極簡主義?極簡是極簡不了的,畢竟還是有蓬勃的物欲。現在幾乎沒人討論消費主義的罪惡了,恐怕也是自疫情以來,大家直接消費降級了。本人在消費主義的多年浸淫下,琢磨出了一套姿勢優雅的消極抵抗法。(看完不保證能省錢讓我們先掏出一個錢包,檢視自己之前的消費盛況。

不带货的“极简主义KOL”都不是好KOL

今日嘲讽模式再开,吐槽主题:“极简主义”KOL。说到极简主义KOL,就绕不开近几年最负盛名的“整理之神”近藤麻理惠。她凭借“怦然心动”的收纳大法俘获了大量海内外粉丝,带翻译上了美国各大talk show,个人Netflix节目“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还获得过2019年艾美奖的提名。

我为什么只给姜子牙3分?

一篇有趣的影评从这部无聊的电影里诞生了整片看完,这3分,只能给美术和动画效果。可能因为考虑到要老幼皆宜,电影整体叙事结构很简单。时间顺序发展,偶尔穿插人物的回忆。影片的开头回忆了姜子牙被困在北海的前因:因为妖狐以少女人质裹挟,没有尊命斩杀九尾妖狐而被发落边疆。

Interstellar 宇宙、时空与禅意

8月,同一周内连看了两遍《星际穿越》。第一遍时诺兰设的每一个泪点,我都配合得梨花带雨。二刷结束,男女主拯救全人类的感动已经荡然无存,只想回家看《时空简史》。part1:名为时间的坐标 Murphy的书柜,帮我具象化地理解了相对论的时空观。相对论的横空出世前,传统观念认为时间是绝对且线形的。

时下最有意思的五个中文 podcast|第一弹

作为一个重度播客爱好者,今天跟大家分享5个我最经常听的中文播客。播客的主题主要涵盖流行文化、性别议题、哲学,以及心理健康。首先要跟大家推荐的是:小声喧哗由四个身在美国的小姐姐主持,题材跨度很大,几乎什么都聊。聊性别、社会学、科技、电影blah blah。

podcast · 推荐几个日文播客

重新开始听ラジオ了,作为一个视觉感官时刻被塞爆的现代人。只有通过听觉获取信息时,才能觉得稍微喘口气。虽然没有停止灌入新信息,但播客确实解放了我的双眼和双手。本文将会提到:1.日文播客的现状 2.介绍几个我最常听的日文播客 3.苹果收听日文播客的方法。

v字仇杀队被下架的这天,我想起了发不出去的《小丑》影评

特地保留了被迫缩写和间隔的词汇,虽然即使如此这篇文中还是反复被提示“有禁止发布的内容”。1)尚处“童年期”的老男孩在电影开头,Arthur被刻画成一个一直努力于取悦他人,和承担家计、照顾母亲的Good boy。除了兢兢业业履行日常生活的职责外,在内心深处,他期待通过扮演好自己的角...

都2020了怎么还有女德警告?

“穿jk服的女生漫展上走光露出安全裤”在微博上掀起轩然大波,再度将女权议题推上风口浪尖。此次讨论令人意外的是,大部分的舆论争端居然集中在女性内部。对在漫展中露出安全裤的女生,大致分裂成支持和反对的两个对立面,吵得不可开交。上野千鹤子的《厌女》将这样的现象解释为父权对女性的统治手段...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