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謙 Ruth

我是兩謙,喜歡寫作 × 文學 × 藝術 × 攝影 × 街頭。 在這裡分享我的想法與生活, 而藝術創作的部分則以IG居多哦! 歡迎大家來走跳走跳! Instagram : @ruth_draw.dsgn

【人森滿頭包系列】對不起,拯救不了當時的你

希望我們都能接受, 當下無法做什麼的, 受傷的自己。

希望我們都能接受, 當下無法做什麼的, 受傷的自己。

 


 

哈囉大家!我是兩謙!


 

這陣子都在趕學校期末,忙裡偷閒想來發發過去作品,
還有關於創作的小故事。

 


 

有一種鯨魚,牠的叫聲是不尋常的52赫茲,
科學家稱牠為,世上最孤獨的鯨魚,
但是,後來他們再度發現了,
與牠相似的鯨魚。

 

性、裸露、自我傷害與藥物濫用,
人性的墮落與陰暗面,那些不被理解的行為背後,
或許僅是孤獨人生的各自獨白。

 

你會被愛的,你會找到相似的頻率,
能表露心理的真實。

 


 

 01

 我有一個跨不過去的坎

 

 02

 就是不太會講話,連講個話,也要在腦袋模擬好多遍

 其實安靜、不會表達,這些本質上都沒什麼

 


 

 03

 但在我需要的時候卻無法與人表達,我錯過了,求救的機會

 拯救不了自己,這是過了好多年,依然無法原諒自己的地方

 即使知道...這不是我的錯

 

 04

 不喜歡讓人擔心,不喜歡把氣氛搞砸

 那些悲傷被我小心轉化著...

 


 

 05

 輕鬆的語句,促使別人認為我不在意,

 卻不知道這只是包裝,因為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情緒訴說。

 有些瞬間,我甚至糟糕的希望,

 事情能再更嚴重一點。

 

是不是更嚴重,我才能當完美的、能夠受傷的人,
我不知道社會定義的受傷,是不是有標準能夠衡量,只知道內心的狀態越趨扭曲。

 

 06

 後來我習慣在講所有事情後,假裝不重要不在乎,

 就不會因為別人不理解而痛了吧!

 

我知道我很害怕,卻什麼都不能做,
那種無助,太過深刻。

 


 

 07

 幾年後的現在,我又坐在諮商室的椅子上

(像兩年,像三年,像好久好久以前......為什麼我還卡在這裡出不去
始終沒有解答,一如既往地。有時候厭倦了,只能靠他人繼續走下去的自己,
對不起我麻煩了你們,對不起我很糟)

 

 腦袋閃過無數個,為什麼自己又要在這裡,為什麼我好像很奇怪、很有問題

 她能聽懂我在說什麼嗎 ? 

 還是也跟其他人一樣,覺得這沒什麼

 

 08

 但她說...

 你讓我想到有一種鯨魚,牠只能發出52赫茲的頻率,

 但因為大部分的鯨魚都是發在某個音域,所以沒有人能聽到牠的聲音。

 

不過呀~後來科學家在其他地方好像有發現類似的鯨魚,
只是還在找尋時,只能自己和自己說話,這個過程好像蠻孤單的。

 


 

 09

 我想說的是...

 我好像慢慢能用大家聽懂的方式說話了,

 或是說,我好像遇到了,

 即便不一樣,卻願意試著理解,試著聽我說說話的人了。

 

10

 謝謝你,還有你們,

 在我快要墜落的時候接住我。

 

 

 

 


延伸閱讀 :

【觀展後記】若水如火有聲,一個關於行動的展覽《Be Water, Be Fire, Be a Voice: Actions in the Everyday》

【人森滿頭包系列-講座分享】閱讀別人,寫下自己 / 3月份花火對談

 

About Me — IG 🔎 兩謙RUTH:
https://www.instagram.com/ruth_draw.dsgn/?hl=zh-tw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