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謙 Ruth
兩謙 Ruth

我是兩謙,有著多從身份與不同標籤,但我期望我是我自己,能真實活著的我自己。如果用幾個關鍵字快速認識我,約莫為 寫作 × 設計 × 插畫 × 攝影 × 街頭 × NGO,但期望你能透過筆下的我,與實際對話後的我,了解我是什麼樣子,也讓我學習認識你的樣子。 這裡大多分享我的想法與生活, 藝術創作的部分則以IG居多!歡迎大家來走跳走跳! Instagram : @ruth_draw.dsgn

【精神科病房日誌】Day5 契約

我看著單子,覺得可笑至極,卻也明白在這裡的我連保有自己的東西和小小的權利都被押在這張A4的契約裡,畫押上的名字,更讓我感到窒息。

精神科病房日誌 :

【精神科病房日誌】Day 1 【精神科病房日誌+規範】Day 2 (上)

【精神科病房日誌】Day 2 (下) 【精神科病房日誌】Day 3 憤怒

【精神科病房日誌】Day4 壞掉的東西



那天是微微陰鬱的天氣,我向病房裡的龍貓姊姊借了公用鉛筆,偷偷摸摸地藏在帽踢跑進廁所,對我來說,文字是唯一幫助我理性和感性趨於平衡的工具,但由於前一晚再度被綁,連帶沒收了許多個人用品。以懲罰機制來說,不借你公共鉛筆講好聽點是怕妳自傷,講難聽點就是你不乖,還敢借東西啊~


我的主治在病房裡算來的準時的,好處是常常出現,壞處是我們有很大的鴻溝。

以鴻溝比喻不知道適不適切,但與她講話的同時可以感受到她的權力與不容侵犯性。由於我的個人物品被沒收,外加不能用筆的限制,整個白天都處於無所事事怒氣滿溢的狀態。

而我們的談話,也連帶挑起這些細微破碎的神經。

【契約】

每間病房有四個床位,那天剛好只有我和一位室友。我坐在床上翻看薄薄的筆記,試圖從自我的文字找尋片刻安慰。「喀...」「喀喀...喀」那熟悉的高跟鞋聲提醒我會談時間到了,我把書本闔上看著踏進房門的三人 — 主治、五元(住院醫師)、專科護理師,三人中我和五元最為熟悉,但以她現在的位置來說看起來像極了她們的小羅羅。

吳主治雙手交叉的站在床緣,清了清嗓...:「聽說,你昨天又進治療室了」,每句話尖銳的刺在身上。「嗯,我昨晚在等安眠藥,但到1點多都還沒等到,後來就爆掉了」。「不過我想問的是,為什麼要把我的東西收走,不知道是大哥還是護理師把我的牙刷牙膏、餐具、盥洗用具都收走了,但這些明明是可以帶進病房的東西啊;我每次爆掉都有先去護理站求救,又不是自己亂搞,為什麼要收走我的東西。」我開始越說越激動,覺得這些對待不合理。

「把我的東西還來...」我略帶情緒的說

「那你要保證你不會再自傷」吳主治說著

「好...」我也只能說好,「五元,你等等拿單子給她簽」吳主治說,然後飛快踏出房門


而後是一張契約,是保證書,保證自己不會再做傷害自己的事,否則將被沒收物品與不得借取公共用品。我看著單子,覺得可笑至極,卻也明白在這裡的我連保有自己的東西和小小的權利都被押在這張A4的契約裡,畫押上的名字,更讓我感到窒息。


【我的室友—阿克】

阿克是名思覺失調患者,但已趨於穩定,看著病床前已過了好幾月的入院日期,不免好奇她是如何度過著些日子的。阿克在病房沒什麼朋友,一方面她向來比較安靜,一方面大多數時候她是待在房間,關上房門的。正如她告訴我,她曾被霸凌過,沒有朋友。

那一次次關起的房門,就好像她拒絕了所有與外界的聯繫。她說她羨慕我很快就融入大家,還有我還能哭。阿克約莫50初頭,但對我來說倒像個妹妹,她對大多數人的敵意較高,可能我們住在一起,相較他人,阿克對我則友善許多。

我們會一起聊天,看著她把小小的日曆寫上大大的字,一起在喬搬走的空床上曬太陽,還有她老是偷渡食物給我吃,至於她的一貫說詞則是她有糖尿病,然後明目張膽的分食給我。


【大龍貓姐姐&卉】

大龍貓姐姐像病房裡的大姊,外表看起來憨厚憨厚,所以我都叫她大龍貓。

姊姊是常住這裡的病患,所以閒聊時總和我們講述以前發生的故事;她和另個年輕一點的姊姊「卉」很要好。聽說我進來前「卉」病況較嚴重,但看著大龍貓和大家時不時相互鼓勵,近期變得越來越好,看來病房雖然發生一堆鳥事,但還是有溫暖的(?)

大龍貓姐姐也是繼妹妹們出院後,我的另一個依靠,變要好的朋友~

(不過後來出院後發生了病友個資外洩的事,算是對我認知的好人有個雙重打擊吧!當下很錯愕,但過了好久也慢慢看開了~雖然還是蠻氣憤啦)


【等下班OT】

發現他的戲份好少來補充一下(欸不是XD),等下班OT呢是醫院的實習OT,好巧不巧的我們是一樣學校,又好巧不巧的呢有共同認識的人(?),總之我們會變熟不是在OT課的時候,是在他等下班的時候🤔

他會到大熊貓姊姊或是阿姨們的病房聊天,美其名是在觀察我們的狀態,但實則等下班的事實哈哈哈~不過他也是個好人,雖不像OT-W有著強大的耐心與包容心,但還是會抽空和我們這群被關到發霉的人聊聊天,至於實際講了什麼我現在也忘的差不多了。大概就是講OT很像美術老師,和他最近研發了什麼新的神奇教具,還有威逼利誘我們要去聽他的講座之類的。

不過倒是在病房可以感受到他對我們沒抱持什麼成見,是真心在和我們講幹話聊天的(笑)~


哦~快寫完這系列的日誌了,更新的十分緩慢是因為時間軸真的好緒亂呀!

外加上個月又去住了第二次院,狀態上還在調適,簡言之先這樣~

好久沒上來Matters發文,剛好趕上版面更新的最近!希望Matters的大家都好~


延伸閱讀|心情雜記 :

她把那顆心放進口袋,她是牠, 牠要成為的人類。

【那一年我休學了】記錄自己休學一年間磕磕碰碰的心路歷程

【隨筆】關於記憶

延伸閱讀|工具文 :

【新手村指南】我如何用google calendar管理日常生活

About Me — IG 🔎 兩謙RUTH:

https://www.instagram.com/ruth_draw.dsgn/?hl=zh-tw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