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碟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個頭。一個來自台北宜蘭的前媒體人,現旅居大陸free公關狗,躺平中。用筆紀錄那些稍縱即逝的不適和陌生,用我的視角重新認識中國和台灣。

旅遊要交代祖宗十八代、百業蕭條....,中國的極端防疫政策已讓中國人忍無可忍

當出門旅遊被當成犯人一樣審問,你還願意出來玩嗎?

「你為什麼要出來旅遊?」

上個月在雲南自駕旅行,當我經過雲南公路檢查站時,一名邊防警察這樣問我,問得我措手不及、一頭霧水。

為什麼要出來旅遊?這問題就和問我你為什麼午餐要吃壽喜燒一樣,excuse me?因為我想吃啊!!!!!我難道要和你說,是因為我含辛茹苦被公司了PUA了三年多,每天熬夜加班沒有週末沒有長假,好不容易現在辭職有時間出來玩了,所以我就出來旅遊了?

我差點以為警察要開一瓶紅酒在公路邊和我看星空吸廢氣談人生了。

這樣的盤問,我一天在雲南邊境縣市例如瀾滄、保山和怒江等地,要遇上三四次。看健康碼、行程碼只是標配,查看後車廂有沒有藏匿逃犯或毒品也已經是標準動作,

把我叫下車,盤問我過去兩週去了哪裡、來這裡做什麼、住哪家酒店、要待幾天、收入來源是什麼、第一次來大陸是什麼時候(備註:我是台灣人)、我台灣家在哪裡(大哥我如果說綠島你知道在哪嗎?)....等等,這些問題才真的讓我崩潰。

中國雲南因為接壤東南亞國家,所以邊境城市大多設有檢查哨。圖片來源:百度。

大哥,我是來當地旅遊刺激消費振興經濟的,你把我當逃犯審問是啥意思啊?放我過關之後,還要打電話來關心我訂酒店了沒,如果還沒訂是為啥,本來不是說好只待一天嗎為什麼要多待一天(我想多玩點不行嗎!?)......

換成是你,你還願意出來玩嗎?

我九月底從杭州啟程,途經浙江、福建、廣東和廣西進雲南,最後再繞一圈回杭州,花了45天走過中國的「雞肚子」。以前我只待在杭州還沒有這麼深的感覺,但這趟公路旅行,讓我深刻體會到,為什麼中國極端又變態的防疫政策已經徹底不可行了。

就我個人而言,各地層層加碼、不科學又沒有邏輯的防疫措施,讓旅遊體驗變得非常差。

就宏觀層面而言,這已經嚴重影響到國內經濟了,經濟動搖的下一步就是直接影響政權的穩定性。像雲南這種旅遊觀光大省,沒有觀光客就沒有收入,沿途景區、餐廳和旅館之蕭條,讓人非常震驚,完全不像前兩年小紅書裡那人山人海又五光十色的網紅旅遊地。

中國人對過去三年「動態清零」政策的忍耐力已經到了極限了,我向來不太評論政治。但我深刻感覺到比起美中衝突、俄烏戰爭、兩岸危機或全球通膨,疫情管控是對中共政權最直接而巨大的挑戰,因為國際情勢因素,中共大可甩鍋給他國政府或大環境,但「動態清零」是他自己制定且決定要貫徹到底的政策,他沒有鍋可以甩,有錯誤也是自己造成的,一般中國民眾或許可以無視政治,因為絕大多數時候他們也無力改變。但一旦涉及到限制人身自由以致於無法謀生、餓肚子,那就非同小可了。

就在這禮拜,廣州一名確診女子被關進方艙醫院隔離,無預警上吊自殺,沒有留下遺書。這不是今年以來中國第一起因為疫情管控選擇自縊的人,新疆、內蒙和上海都有因為被封控而跳樓的人。

內蒙古跳樓事件音頻

類似的新聞太多了,這些人或許一開始也選擇和體制對抗但沒有成功,於是只好選擇自我了結。還有一些人一直在持續抗爭,例如近期疫情最嚴重的廣州海珠區城中村就因為在雙十一期間被封,村中居民因為沒有辦法做生意領工資,只好衝撞拒馬試圖突破封鎖線。

而這次旅行,我們雖然不是在旅遊旺季出行,但10月依然是四季如春的雲南絕佳的旅遊季節,一路上所見所聞,絕對稱得上百業蕭條。

麗江著名的麗江古城和白沙古鎮,渺無人煙

偌大的麗江古城以前是網紅和KoL的必打卡聖地,常說麗江民宿老闆十個裡面有九個是直播主,遊客來麗江晚上必須去酒吧聽歌、找人豔遇,麗江就是豔遇的代名詞。但我們去的時候,街上冷冷清清,麗江古城內的民宿少說有六百家,十家客棧有五家掛著轉讓或出售,還有兩家掛著「月租」,開始做起月租套房生意。

我們住的這家客棧主人是一對年輕的廣東夫妻,他們養著兩條大狗和兩個小孩,他們前兩年因為看好麗江旅遊市場,一口氣盤下了五家民宿,旺季幾乎天天滿房,後來又開了一家餐廳,也是一位難求,結果今年一下關掉了四家民宿,餐廳也停止營業了,年輕的男主人還背負著欠債,整家客棧就我們兩三個客人,他還一一親自接送客人,他很抱歉地說,我們下定的房型是他已經關掉的那家客棧的房間,說能不能接受住升級房型,帶浴缸的那種?我們當然說好。

帶浴缸和公主床,這樣的房間一個晚上才一百出頭人民幣。打開訂房網站,麗江多的是一晚60-70元人民幣的民宿,這些人急著在轉讓民宿前回收一些成本。這樣低價的房間你以為條件很差嗎?一點也不。

麗江民宿被疫情重創,一個晚上60元可以住到這種房間,你覺得怎樣?

而你知道雲南在疫情前的每晚平均房價是多少嗎?340元。差了整整五倍以上。

我們在雲南走過了十幾個縣市,東南西北都走了一圈,根本住不到這個價位的房間。我在雲南待了三週以上,平均每晚只要花一百多元人民幣,就能住到乾淨整潔還帶景、地理位置便利的民宿,連洱海上的無敵海景套房,一個晚上都只要311元,我就問你這樣的房間一晚300多人民幣,還附帶一名事必躬親的天使老闆,你香不香?

不誇張,洱海上這樣的海景房,一個晚上311人民幣,老闆說過去至少也要賣到500以上

「請各位旅客在古城內不要亂丟垃圾、大聲喧嘩,不要進行有礙風化、影響他人的直播,謝謝配合!」麗江古城內的循環廣播孤零零地在大街小巷響起,回應他的只有空蕩蕩的街道,以及拉下鐵門的店家。

這還只是旅宿行業而已。

整個旅程下來,我就只在香格里拉遇到了一兩個團客,其他地方的旅行團基本看不到。大理因為近兩年成為國內非常火的旅居城市,因此還是有本地消費者維護基本盤,洱海邊還看得到一些觀光客。

其他景區我們真的沒遇到什麼人,一天最多可能百人以內,例如騰衝的熱海景區、香格里拉的明永冰川、怒江大峽谷等等,我們兩個經常是那個景區裡當天唯二或唯一的旅客,我這裡說的還是屬於比較熱門的A級景點。我們特別喜歡往冷門的景點鑽,例如:普洱太陽谷、紅河梯田等,這種就更不用說了,每次我們走進去,立刻就感受到所有人熱愛的關愛目光,彷彿我們是全村的希望,他們當天的工資就靠我們發了。

雲南本來就不是經濟很發達的省份,旅遊產業占其GDP的比例超過一半以上,可以說旅遊就是雲南省的經濟支柱。雲南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雲南周邊的旅遊大省四川、貴州同樣遭受重創,新疆、內蒙和西藏這些傳統旅遊大省就更不用說了,我原本也想去,但看到新疆遊客已經被封在那三個月,都已經開始摘葡萄打工了,我想想還是算了,怕自己摘一天葡萄的工資都還不夠支付我的隔離費用。

以前我在浙江杭州待得多,浙江的農村根本不是農村,那別墅和「農田」之豪華讓人傻眼,但到雲南我才真正認識到什麼是比較窮的農村,你能看到很多駝背八旬老人在田裡種玉米、在山裡採草,村裡沒有年輕人也沒有建設,他們就住在一棟茅草屋或泥巴砌成的小屋裡,他們會走上一個晚上到鎮上擺攤趕集,賣一個早上的菜或許就百來元,或許他們過得很怡然自得,我無從得知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但經濟不發達是鐵錚錚的事實。

雲南很多少數民族會不遠千里、連夜走路好幾個小時,就為了去鎮上擺攤趕集

我路上遇到的每一個做生意的本地人,我是說每一個,沒有一個不痛恨「動態清零」政策的,一聊到就哀聲連連。

就連開頭的警察,似乎都對我提出這麼多問題感到尷尬,「你們知道的...,中國的防疫政策就是比較....,海外的防疫政策已經放開很多了,也比較科學,但....哎。」

行了,警察大哥你別說了,懂的都懂,我家住台灣彭佳嶼,麻煩寫上,謝謝。

你居然看到這裡了不容易啊,那順手打賞一下,獎勵你自己閱讀長文的耐心吧XD 也感謝我寫了一篇能讓你看完的文章,謝謝

CC BY-NC-ND 2.0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