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碟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個頭。一個來自台北宜蘭的前媒體人,現旅居大陸free公關狗,躺平中。用筆紀錄那些稍縱即逝的不適和陌生,用我的視角重新認識中國和台灣。

兩岸職場差異給我上的第一課:狼性不夠,你得變成金鋼狼(上)

來杭州工作也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在來大陸之前,我在台灣工作了將近四年,從事的一直是媒體業,來杭州之後,先後在兩家公司做企業公關,第一家公司是典型的技術類區塊鏈新創公司(100-300人,pre-A輪),第二家公司是已具規模的國際互聯網平台公司(C-D輪,1800-2000人)。

還記得有一名在北京待了好一陣子的朋友,提醒我要記得用筆記錄下剛來大陸的所見所聞,因為在落地期的觀察和視角,一旦進入到舒適期,就再也回不去了,那種初來乍到異地闖蕩的陌生感和不適感,也許只會發生在那短短幾個月,或幾年內。

當陌生開始變成熟悉,當不適開始變成舒適,也許也就失去書寫的理由了。

這篇,我想記錄下我所觀察到的兩岸職場文化的差異。

杭州西湖


一、來大陸後,我才開始學習什麼是「職場」

或許是因為媒體工作天性放蕩不羈愛自由,比較不需要待在辦公室,更多的是花時間在挖掘題目線索和寫稿本身,團隊合作雖然重要,但單打獨鬥是常態,我是來到大陸之後,才開始學習「職場文化」。

以前,和同事一個禮拜見不到一兩次,現在天天黏在一起12小時起跳,如何和平相處,成了一個大學問。

我在第一家公司的第一個月,就發現或許是因為我和其他同事的年齡差距頗多(他們大多是95後的年輕人,之後可以另起一篇寫兩岸年輕人的差距)以及有上下級的關係,再加上我是該公司第一名台灣員工,未入職先轟動,種種原因導致我和他們的溝通並不順暢。

中餐時間,他們並不會主動叫上我。工作方面,也感覺使不上力,和他們的溝通像隔了層紗,無法讓他們隨我的意思做事,還會被某些年輕同事給無禮地當面回嗆,無論在管理、專業、職場關係各方面,都面臨了過去沒有經歷過的挫折。而這些難點,是我以前沒有體驗過的。

雖然有些問題我相信在台灣職場也一樣會遇到,但在台灣要遇到95後的年輕人,當面回嗆主管這種事,我估計機率還是比較低的,第一次遭遇這個狀況時,還真的有點玻璃心碎。但大原則上來說,台灣人普遍來講還是很講究職場倫理,對前輩至少表面上一定恭恭敬敬。

在大陸職場,靠職級、頭銜和資歷是無法贏得年輕下屬的尊重的。

解方是什麼呢?剛柔並濟。

二、剛,把自己變成一隻金剛狼,迅速攻擊並且自癒

剛可以分成專業和溝通方法兩塊來看。

我第一家公司的直屬主管是一個外行管內行的人,當你積累多年的專業被一個外行人所質疑,這種不爽的感覺相信很多職場人都遇過,尤其當你是乙方遇上甲方的時候。只是如果當場聽到:「XXX整天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但是我看就是虛有其表,其實也不怎樣吧。」這種話,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很難忍住不暴怒吧,而好死不死,我還真的就遇到了這樣的評論。

用結果說話,是最強而有力的剛強,可以立刻把以上這些閑言閒語都堵住,也是最簡單的方式。以上那位一度讓我想當場在辦公室走人的主管,在我一年後提出離職時,百般不捨慰留,對我非常信任,直到現在還是逢人就說我當年在職時做得有多好,希望其他人可以多多學習。(不是溢美之詞,因為大陸人不流行這套,後面會說。)

這戲劇化轉變的背後,其實我並沒有費多少力在討好或解釋,而是直接用工作結果告訴她:她付給我的每分錢,絕對都物有所值。所以文章品質變好了、所以公司名聲變好了、所以品牌影響力變大了、所以當CEO出門在外,認識他的人越來越多了,所以越來越多媒體主動上門報導,如此而已。

很多人用狼性來比喻大陸年輕人,說他們願意拼命且嗜血、勇於鬥爭。而要在這樣的狼群中脫穎而出,甚至讓他們信服,你只能進化成金鋼狼,讓自己從骨頭到爪子都是合成金屬,從裡硬到外。

被傷害之後,要能快速自癒,秀出你的牙齒和肌肉,讓別人知道你是實打實的,而非紙糊狼。

我在第二家公司,也就是我現在任職的公司,學到的是「溝通方式」的剛強。如果專業是用你的爪子抱在胸前防禦,那麼溝通方式的剛,是要你伸出爪子去攻擊,透過快、狠、準的攻擊,來鞏固自己的職場位置。用專業說話這個準則放諸四海皆準,但溝通方式,就是兩岸大不同了。


我在杭州上班的每天日常

當有一件事情需要劃分清楚責任或者討論出結果的時候(翻譯:在老闆面前推卸責任找戰犯,相互甩鍋),先聲奪人在大陸是絕對必要,但不是比誰拍桌大聲或誰會哭,而是一定要理直氣壯,台灣人所提倡的理直氣和,就算你的理直的和高速公路一樣也沒有用,在檯面上是無法討好的。

相反地,拿出壓制全場的氣勢,清晰且犀利地提出自己的論點,避免使用「可能」、「呃」、「然後」、「就是」、「或許」等猶疑字眼,或者台灣人最擅長的禮貌型問句:「請問是怎樣怎樣的嗎?」直接用祈使句型,不要拐彎抹角,忘記孔子說的溫良恭儉讓,忘記委婉表達,直指核心,這會讓你贏得很多尊重和認可(前提是你理直,邏輯一定要對,不然別出來混)。

在一家工作節奏緊湊、幾乎沒有工作生活平衡的互聯網公司,如果你不武裝自己,不勇於拒絕,不讓別人知道你不是好惹的,那你只會把自己累成阿信,把越來越多苦活往自己身上攬,還無法得到他人的感謝和尊重。

換作在兩年多年,你要說我把一個男的氣得衝出會議室,或者是讓整個部門最難搞的女強人,都能敬我兩分(三分還不敢);讓資深我一輪的業務老總都乖乖聽話辦事,遇事必來提前請示,我是完全想像不到的。

在職場上,相對較為娃娃臉的長相(是的,我就如此無恥),讓我在剛進入大陸職場時,免不了被小瞧(當然在台灣也有類似情況存在),但在成為一隻金剛狼之後,以上這些問題便不復存在。

但一直開啟金剛狼模式難道就好嗎?不,所謂金剛狼放在台灣職場,就是所謂的「女魔頭」或「母老虎」。現在的我如果回台灣上班,肯定會給別人留下很差的印象,覺得此人講話EQ很低,粗暴不禮貌,而且咄咄逼人,大概不出三天立刻榮獲辦公室最差人緣獎。但在大陸不同,上面那個氣得離開會議室的男同事,現在我們還是常常嘻嘻哈哈一起吃飯。

現在的我,問別人開會時間時是:「下週二,兩點開會。」而不是:「不好意思,請問下週二你們有空開會嗎?兩點會不會太早?」檢查PPT會說:「你這個地方不對,要改掉,看錯了吧你。」而不是「你這個地方好像不對耶,是不是不小心看錯了?」

同樣是中文,同樣是職場,兩種不同的句型和語氣,中間相隔的是一條台灣海峽,來大陸不是換個地方辦公,是換掉腦袋和語言。

一個不小心,才寫到第二點就這麼長(拍頭),(下篇)繼續交代我最後如何搞定第一家公司的小屁孩,以及如何和大陸同事打成一片,讓你不要上班好同事,下班不認識,畢竟很多人雖然是衝著賺錢來中國打拼的,不過沒有人際支持是無法長久的,所謂人和事通,搞定同事,事情就搞定一半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