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王子
不小王子

閱讀時喜歡拆解書的含意,有時候會扭曲原意,有時候會借題發揮;生活時喜歡探索社會的邊界,有時候會充滿興奮,有時候會充滿無奈。希望在這裡找一個歸宿,一起聊聊書聊聊天 https://taplink.cc/s1101601

煙台散記

(edited)
或許蘇軾的官越貶越遠,但站在蓬萊此刻的心情應該寧靜吧,像大海什麼都再改變,潮起潮落,但又看起來什麼都沒變,波瀾不驚。海天交融,望不盡終點但那裡即是終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煙台旅-第一天,六月二十一日,下午一點,養馬島。

你問喝醉了沒有,我指著大海的方向。

來到最熟悉的山東,也聞到了最熟悉的酒味,七杯酒的文化經歷彷彿就在上個月,嗯…真的就是上個月才來過山東喝了幾攤七杯酒。但此行不是來喝酒,而是來找大海母親,爺爺的母親。

自從戰爭打響後,就失散了的母親。

只是茫茫人海裡,連名字都沒有,聯絡了親戚和政府部門幫助,但在那戰亂年代以及戰後自顧不暇的年代,許多人為了保護家人隱姓埋名斷了聯繫,不希望牽連家人朋友。

血脈的連結反而讓彼此斷了連結。

不知從何開始,只能盡最後的努力,看看天命的安排,天命也在努力跟時間賽跑,很多過去的村子都在都市更新,保留過去記憶的耆老也逐漸凋零。我尋找希望尋找線索,卻也不敢抱著太多期待。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這種感覺有點讓人無助,無處安放再一次嘗試的可能

想踏進大海的懷抱,安放挫折與不安的心。我與旅伴到了煙台牟平區的養馬島,像是臺灣澎湖的吉貝嶼般的大小,可能再大個兩圈吧,三百六十度的海包覆著我們,新鮮的海風吹著,不像大連的清爽,鹹鹹黏黏的味道讓我想到遠在海岸另一頭的家。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毒辣的39度太陽更像是家裡的夏天,然後我明天肯定曬傷,只能曬傷。

租借了一個小時二十元的電動車我們上路了,上路前還弱弱的問了一句要駕照嗎?老闆愣了一下問駕照是什麼?喔,好的沒事,謝謝老闆,我自行車技術可好的,摩托車也騎過了兩次。只要確認一下是扭右邊的把手就會前進的對吧。

啊,還有請問有地圖嗎?我們該怎麼走啊?

老闆啊了一下說,不要想太多,有轉彎的地方都右轉,一定會回來的。不要複雜的想太多,好好騎著車去看看海吧,生活裡有太多要做選擇的事情,今天放空一下放過自己,騎個三個小時再回來,今天都沒客人就交給你了。記得慢一點。

好的,大海母親我們來了。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養馬島的名稱由來好像是秦始皇來這裡看過馬吧,我也沒查得太清楚,等有看到馬的時候問一下。但沒想到還沒看到馬就看到一大群羊在路邊吃草,是真的一大群大概二十隻左右,更神奇的是驅趕他們的是來自遠方人聲的呼喚,喊了幾聲羊群就消失了。

有這麼奇幻的嗎?

更奇幻的是與旅伴把電動車當成了越野機車,穿梭在各種陸地與海洋的交界處,看著北面海的淺灘佈滿了海草,南面海的深邃佈滿了翠藍,除了常規的大吼大叫之外,還必須在海邊懸崖邊撒泡尿回歸自然。

回歸大海母親回歸山林人心,順便撿了個垃圾再走。

養馬島終於還是讓我們找到了賽馬場,它偌大的聳立著酒店和賽馬道,一排遠處看下來氣勢恢弘。但時間也同時在消磨它,斑駁的樓壁徒留一個工作人員守護,整齊乾淨的大廳卻比人去樓空更讓人唏噓。

一路上好多這樣唏噓的樓宇。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像是經過了個牌坊,沿著路的兩頭都是空空無人的商鋪;還有在省級招待所旁,像是鬼屋搬佈滿雜草和破玻璃的假日酒店。有一張馬埠崖歡迎您的牌子,寫著海島特色小吃、曼情海水上民宿、軍東海產、乾鮮海產品市場和海島漁家民宿。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都讓今日的我能想像著昔日的輝煌。

也難怪老闆說讓我們不要問怎麼走,就自己走走看看,不要有太多的預期就向右轉就對了,這樣的旅行,才能更欣賞過程而不是緊張的低頭看地圖。看看過程也會比想著終點在哪更有趣,這些過程會讓旅者更理解終點的變化。

時間催人老,建築也是。

所以說來找大海安放內心嗎?晚點來喝原漿青島啤酒吧!你問喝醉了沒有,我指著大海的方向,那是沒有止盡,卻不停滑落的時間。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煙台旅-第二天,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一點,八仙過海景區

在蓬萊與神同行,人家八仙過海,我倆二棍來襲。

一早,我們打車在濱海公路疾馳,沿著煙台的湛藍海岸線,純粹的大海純粹的藍天,還有涼快的海風鹹而不膩的映著大太陽和白沙灘。想唱著外婆的澎湖灣,改版成爺爺的煙台灣,陽光白沙灘比基尼。

啊,煙台灣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比基尼了。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正午我們車行到了八仙過海景區,大烈陽卻是涼風,不怎麼刺激已經曬傷的皮膚,歡迎來客的是成群海鷗,有了大連旅行經驗和缺憾,這次也要找肉條來餵食,老闆很良心的賣給我們兩人各一條各一元,但不忘提醒道:

一條不夠啦,餵不飽再來喔。

拿著火腿條,我與旅伴像是孩子般興奮,從上次在大連看著小妹妹隨便丟隨便中之後,我也要像是中外野手回傳本壘那樣,讓海鷗當一回捕手。而這個球丟的我們真是舒服,海鷗們像是練球多年的夥伴,總是能在預期之外的地方出現。拿著半截火腿,它們也能在尖叫聲中精準命中,而且電光火石的震動之後,我的手指頭還在。

太帥了吧,老闆,我要再一條。

我與旅伴心滿意足、海鷗吃飽喝足之後,咱倆走進了八仙過海景區,這裡的整個建築沒有依託任何的歷史遺跡,完全是現代新建的觀光產物。但它悄然立在濱海之處,高塔像是從海面聳立到雲霄,一片望去沒有任何雜物干擾。遠遠望去,分不清那包圍著的藍是天空還是大海,只是純淨的藍。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所以八仙過海原來不難,走一走下個海就能升了天。

景區是兩個建築群的圈,圍成一個8字型的樣子。第一圈有可愛會翻滾的海豹、敲一聲兩元的撞鐘體驗,還有一座不知所云沒有主題的小塔;第二圈更融入海洋,前面看到的高塔是會仙閣,每一層依序供著不同等級的道教神靈。才知道原來道教最大的神靈不是玉皇大帝,而是天尊們。往海的方向走,八仙們的金色雕像在一突出的露台上,面朝藍天背朝大海。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東方雲海空復空,群仙出沒空明中。

蘇軾只在蓬萊此地當了五天的官,就愛上這裡的仙氣,寫下這裡海上仙閣的景象。而現在我懂了那感覺是怎樣的一個心情。尤其是我們來的今天是雕像修復金身的日子,看著工作人員來來回回塗抹金漆,真的有種與神同行,再帶上信徒雞犬升天的恍惚感。

千年滄海難為水,人到蓬萊即是仙。

或許蘇軾的官越貶越遠,但站在蓬萊此刻的心情應該寧靜吧,像大海什麼都再改變,潮起潮落,但又看起來什麼都沒變,波瀾不驚。海天交融,望不盡終點但那裡即是終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也不管道教佛教,這樣的景色賜予了烈陽早晨之下無可比擬的深夜平靜,更有希望感些的。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煙台旅-第三天,六月二十三日,長島旅遊港

不論是北面媽祖還是南面媽祖,都是海上的一盞明燈。

前一天晚上與旅伴跟老闆聊聊長島該怎麼玩。聊著聊著,老闆除了是當地人之外,也還在跑船,每年會到深圳工作半年,剩下半年的時間再回來主持他三間民宿的運作。老闆說長島雖然是旅遊城市,真正的旺季也就是暑假開始的七八兩個月,所以我們選的很好,在旅遊季前的預熱時間來,感受剛剛好。

上路前,老闆叮囑著出去玩別亂買東西,我們漁家樂吃飯、海產品、珍珠飾品都有,不會坑你們。

早上八點半,與旅伴循著老闆推薦的路線上了船,來了一場外圍小島的巡禮之旅。湛藍的太陽還有清涼的海風已經是煙台的標準配備,手臂上的曬傷也是。小郵輪上坐滿了人,西哩呼嚕的應該有兩百多號人吧!此刻我們都跟他們擠在甲板看成群的海鷗。

千鳥之島,群鷗亂舞。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看著海鷗的飛行特別療癒,飛行的姿態像極了滑翔機,張開白灰黑層次分明的翅膀,在空中毫不吃力而且優雅。這裡的海鷗更親人,在我們旁邊滯空嚎叫,要求再多來一點魚蝦腸。

還是你跟我一起回家好了?

在廟島下了船,這裡媽祖供奉的很特別,有三身媽祖之說,壽身殿的是金身媽祖,供奉著891年歷史的銅身鎏金神像,是存世最早的銅身像;東面的蒲陽殿是粉面媽祖,供奉的媽祖從福建湄洲而來,粉面意指媽祖成仙前的樣子;東面的朝天殿是黑面媽祖,來自臺灣的朝天宮,黑面喻示著成仙後的媽祖。

三身媽祖,集結了勇敢博愛、無私奉獻還有樂善好施的美德。

.回民宿的時候也跟老闆聊著,這裡的媽祖信仰很隆重,買船的人都會祭拜,到了媽祖的生日更是舉辦祭典慶祝。許多二十年以上資歷的老船工都有自己的媽祖故事,有人的船不小心獨自漂泊到了海上,在大霧下找不到回家的路,岸上的人也遍尋不著。黑暗中絕望裡,有盞紅燈指引著老船工徒手划船,上岸後發現就這樣到了廟島,島前面媽祖雕像手上的燈還在滴水。

媽祖就是討海人的依靠,越信越靈。

下午走訪景區月牙灣,月亮般的海灣像一條蜿蜒的路,通向未知的彼岸。與旅伴我們兩個人沒有想要追求彼岸的答案,在三三兩兩的遊客旁,尋了一處岩灘坐下,在月牙灣裡感受消磨時間的快樂。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海風拂拂催人老,長島遙遙落日殘。

或許就這樣平靜的老去也是挺好的歸宿,在長島的日落下吃完海鮮麵,天黑了也差不多該睡了,在隨著日升出海。不過想想也是莞爾,要獲得平靜也是要經過大風大浪的考驗吧,不然平靜就只能是對生活的麻木了。

但誰知道呢,繼續看著辦吧!我也還沒急著要尋找終點與歸宿。

煙台散記(不小王子)

更多內容歡迎追蹤IG,一起交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