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又二分之一熱度
八又二分之一熱度

八分半留給電影,一分半留給生活。 總是輕易與角色fall in love的電影成癮者,擁有一顆八零年代的少女心。喜歡待在故事裡,因為黑暗中每個人同樣孤獨,就連影子也不存在。

[有雷心得] 《花漾女子》(Promising Young Woman)

凱莉墨里根(Carey Mulligan)就是這個世界上認真挑劇本的演員,沒有之一。

從她參與演出的第一部電影,2005年的《傲慢與偏見》(Pride & Prejudice)開始,到讓她大放異彩的《名媛教育》(An Education),列進我個人此生摯愛清單的《別讓我走》(Never Let Me Go)、《落日車神》(Drive)和《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成果普通但很有性別意識的《遠離塵囂:珍愛相隨》(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與《女權之聲:無懼年代》(Suffragette),近年來幾部成本不高卻韻味十足的《泥沼》(Mudbound)、《狂野生活》(Wildlife)、《古寶》(The Dig),以及這部她自己身兼製片人的《花漾女子》。

十六年過去了,她卻好像從來沒有變過,仍然是那個堅持自己想法,不隨波逐流(去演超級英雄片)的女演員。不在乎製作成本或卡司大小,一年只拍一部電影也無所謂。她甚至沒有演過科幻片,只專注在那些生活周遭的故事上,只在意劇本本身想傳達的理念,讓自己全心投入那些不論是主角配角、甚至只是客串一般的人物身上,去聆聽並訴說她們的故事。從她所接演的角色,其實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一些微妙的共通點。這些女子看似平凡,實際上卻總有著複雜的生命歷程,就算再不起眼的角色,也在她的詮釋下富有層次。她們或許脆弱或許強韌,或許優雅或許潑辣,或許瘋狂或許溫柔,不變的是,她們內心始終擁有無與倫比的堅定意志,即使面露倦容也一往無前。(是的,包括《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的黛西)

就像《花漾女子》裡的凱西。我親愛的凱西。你可以吻我,但我不會為你張開雙唇。就如同你可以撫摸我,扯開我的襯衫,撕開我的絲襪,脫下我的內褲,但我永遠不會為你打開我的雙腿。你們不配。

是的,女人要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得學會的就是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惡意。男人可以撿屍,沒有人會覺得那是件罪大惡極的事,但女孩喝醉躺在沙發上,就叫做不知檢點,妳活該。想控訴性騷擾之前,最好先得確保自己從來沒參加過派對,否則幾張狂歡照就會讓妳被蓋上「人盡可夫的婊子」的戳記,接著就算發生任何事,也沒有人會相信妳。包括同為女人的她們。

就連走在路上都可能隨時會面臨挑戰。不夾帶性別歧視詞彙和性器官就不會罵人,好像語文課從小被當到大的駕駛;明明就隔著一條馬路,還硬是要提高音量調戲路過妹仔的中年男子,彷彿一大早說兩句性騷擾的幹話,今天就會一切順利買彩券中頭獎一樣,妳穿得怎麼樣、前一天玩得開不開心,到底甘這些人屁事呢?

究竟要到什麼時候這些男人才會懂,我就算到處睡人,也不代表你們可以隨便就睡我。說不要,就是不要。

《花漾女子》從預告到電影開場,都很明確地揭示了這部電影的主題:復仇。而且節奏明快,充滿新意,爽度破表,還帶著喜劇色彩──至少前半部是如此。我們看著凱西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種過什麼因就讓他們吃下什麼果。甚至陪著她談了場浪漫戀愛,看著她好不容易決定放下,開始重新邁出人生的下一步,爽快、溫馨、幽默,然後這一切就在這裡戛然而止。粉紅色泡泡一夕間碎得徹底。曾經口口聲聲說愛的人,眼裡只剩恐懼和憤恨,沒有一丁點情意,更沒有即將失去愛人該有的悲傷和後悔。凱西以她的親身經歷,很坦白地告訴你,這個社會就是這麼殘酷,而妳就是這麼無能為力。女人對他們來說,就像那杯咖啡裡微不足道的唾液,喝掉或倒掉都沒差。

當加害者們互相袒護,旁觀者們視若無睹。被奪走的未來無人能償還,等待的正義也永遠不會到來。在其他類型爽片裡,女主角這時候就該武力全開、大殺四方,將男人們徹底踩在腳底下。但《花漾女子》卻只能獨自穿著白襪走過碎石地,把歌單從派瑞絲希爾頓的《Stars Are Blind》,換成下一首帶毒的小甜甜。她只能如同獻祭一般,以自己的身軀作為武器,對險惡的世界展開報復,拉著所有人一起墜入地獄深淵──一如她從前所做。

成功的復仇,卻是徹頭徹尾的悲劇。這就是這個世界告訴我們的。

如果一個女孩的生命,還不足以讓男人得到應有的懲罰,那就用兩個女孩的似錦前程去換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