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02 articlesIn total 99742 words

家姐「學校欺凌」事件

山寨匠人

我在想,是因禍得福嗎?哈哈!

把事情重新經歷一次,那是怎樣的一回事?

山寨匠人

抽絲剝繭,我發現我不喜歡它。

別讓兄弟姊妹把對方看成「人生最大假想敵」

山寨匠人

兄弟姊妹情如何,除了是否投緣,也看父母如何處理——如何讓擁有不同能力的子女得以發展,各自發光發亮,卻又不會把對方看成「人生最大假想敵」。

在新世界育兒:學習與錯誤共存

山寨匠人

我們擔心孩子長大後遭遇困難,波折重重,所以希望盡全力去裝備他們,好讓他們以後能走上「對的路」⋯但孩子期待的「愛」,好像有點不相同。

小市民的香港家書

山寨匠人

記:昨天和朋友去了Nottingham一個公園,沒甚麼,就是一班人傻更更的玩了好久。我覺得好開心,想讓你看看我的傻佬相!

《940920》三部曲的平衡時空:若有或冇,可以很複雜,也其實很簡單

山寨匠人

就算有再多的平衡時空,我們的人生,當中的經歷也不過是單一而獨特的⋯⋯

匠人英移攻略:WhatsApp篇

山寨匠人

兩個WhatsApp號碼,要兩部電話嗎?

女兒藉一場比賽悟出的道理:勝敗乃兵家常事

山寨匠人

家姐成為了隊中「觸球」最多的球員,不斷撲救,不斷開龍門球,不斷從網中「執波」⋯⋯

祖傳的口頭禪|快啲快啲,快啲乜呢?

山寨匠人

長年累月的習慣不是一時三刻就能解決的。不過,當大家都知道問題關鍵的時候,我們就可以不斷提醒對方,提醒自己⋯⋯

人在出事的時候才會發現一些東西⋯

山寨匠人

已崩壞的,不會突然間變好。不修理,事情最後還是會發生。不要抱僥倖之心,或放棄,或更換,要及時。不作為,到最後,問題不會走掉,還是會發生。

為何讀自然學校:用最主流的心換非主流的愛(下)

山寨匠人

我只要和孩子一起,保持「學習的胃口」,成為他們的榜樣,以身作則,陪伴他們,支持他們追求「未知的夢想」,就滿足了。

為何讀自然學校:用最主流的心換非主流的愛(上)

山寨匠人

我對這學習模式感到莫名其妙,為甚麼現在我工作近乎不用提筆,卻每天要孩子浪費光陰一直在抄寫呢?明明問「GOOGLE谷老師」,上網就能知道的資料,背誦來又為了甚麼?

從電視天線中得到教訓

山寨匠人

又得到一個教訓⋯⋯

我曾經放棄過的籃球⋯

山寨匠人

總有人比你付出更多,總有人比你天份更高,總有人比你條件更好,但還是要努力加油,再輸一次。

自校家長是如何煉成的?

山寨匠人

⋯「突破盲腸」,尋找自己真誠相信的快樂,而不是「世俗」定義的快樂,人生,從此會變得不一樣。

來一個大人小孩都不說話的實驗

山寨匠人

沒有言語,孩子不用花時間去解釋,也避免有限言語引致的誤解。有一句拉丁文叫”Res ipsa loquitur”,即「讓事實本身說明一切」。

休息是為了甚麼?

山寨匠人

#家樂事 #無間道 #傻強金句 #休息是為了甚麼 #活在當下

黑暗的大地

山寨匠人

⋯關於這個問題,我想了好久好久,還是沒有答案⋯⋯

移民潮|讓孩子從失去中學習,練習說再見

山寨匠人

我相信,如果孩子明白甚麼是「愛」,總有一天,他們會有自己對待道別的態度。

香港真有趣

山寨匠人

我心入面,只有一個英文字,「Interesting」。原來,香港容得下別人正大光明的睡覺,卻看不過眼四方八正的盤膝打坐。

「大家要堅持,唔好咁容易放棄~」

山寨匠人

「大家要堅持,唔好咁容易放棄~」~張家朗 • 香港男子花劍手 • 2020 東京奧運金牌得主

牙痛的「智慧」

山寨匠人

#牙痛慘過大病 #智慧 #事出必有因 #咖啡控 #呢舖癮 #順勢療法 #精油

歐洲國家盃:對外國勢力指指點點,說三道四

山寨匠人

我幾有信心,我會貼得中2020/21年歐洲國家盃的冠軍。不用懷疑,一定會中!

不經不覺,這小學雞生涯上半場已完了

山寨匠人

#唔扮嘢做自己 #愛自己 #相信自己 #相信孩子

他們就是我們的品種

山寨匠人

推不了,拉不倒,他如何長大,如何發揮,葉綠還是莖壯,我們做父母的只能修剪一下,多多陪伴,不要想著改變甚麼。

蘋果沒有了,橙你還要來嗎?

山寨匠人

千年道行一朝喪,在這個充滿「醒目仔」的土地發生。不解,不解。

一家人,就是要齊上齊落!

山寨匠人

家姐,我明白你想大家都開心,但不等於自己要事事遷就,委屈自己。如果連自己都笑不出來,那一切也再沒意思了。對自己、對別人都坦白點,別人都想你開心的。

人走茶涼?那真是My Cup of Tea?

山寨匠人

既然是自己要走,茶涼茶熱,還重要嗎?人家找你來喝那杯,還是Your Cup of Tea嗎?

覺悟吧!我們根本就活在ERROR 404的世代!

山寨匠人

致 一直還在堅持的人。

1

自由的極限,在哪?

山寨匠人

我該如何養育子女,他們的自由到底有多少?超越自由的界線後,又應該如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