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記燒賣
M記燒賣

粵語Hip-hop作詞人 關於音樂和生活,一些沒寫進歌裡的邊角料

音樂雜碎(之一):有沒有變成自己討厭的大人?

關於音樂和生活,一些沒寫進歌裡的邊角料。

大約十三四歲的時候開始聽 Hip Hop,完全顛覆了我對流行音樂的固有印象。在這之前只聽港台流行曲,我以為那些或甜蜜或悲傷的情歌就是主流。可沒想到有人敢把腥羶色、幫派紛爭、政治觀點、粗言穢語等等大尺度內容寫進歌裡。 Hip Hop 讓我聽到了跟流行曲截然不同的新鮮唱法,讓我體驗到十八禁內容帶來的刺激,正值叛逆青春期的我怎能不愛 Hip Hop 呢?

口沒遮攔,橫衝直撞。 Hip Hop 就應該把強烈、純粹的情緒傳遞出去。我曾經以為這是創作的唯一真理,其他都不 real。二十出頭的年紀確實很容易寫出這樣的歌。現在回過頭看,如果把人生比作遊戲,那麼“大學生”絕對是超級無敵作弊級的職業。既可以接觸成年人社會的光怪陸離,又可以隨時回到校園庇護中,活在自己的小世界。去嘗試、去碰壁,代價都很小。不管怎樣放肆,總有一條安全的退路可走。大概是因為擁有這些特權,才能夠愛恨分明,直來直往地表達自己。

回顧大學時期寫的歌,真的很慶幸當時有把它們寫出來,像生物標本一樣留下逼真的記錄。即使現在創作技巧比以前更加純熟,也無法重現那些話語,硬要模仿也做不到。有時看那些作品,彷彿是出自另一個人之手,會感慨“噢,原來我曾經是這樣子的呀”。

最近一兩年發現自己寫的歌都不像以前那樣帶著強烈、純粹的情緒。我違背了曾經堅信的Hip Hop 真理,不 real 啦。是不是正如那句講到爛的網絡名言所説:“我們終將變成自己討厭的大人”?

變化無可否認,現在無論寫什麼主題,大多數會包含正面與負面,好與壞難分難解,看起來好像一杯 dirty coffee。然而我並沒有很討厭它們,因為我還是跟學生時期一樣,遵從內心最坦誠的想法去創作表達,看不慣的事情還是忍不住要說出來。不一樣的是,面對複雜的世界,我沒辦法再用學生時期的盲目自信與天真跟它硬碰硬,只能拐彎抹角盡力周旋。

“大人就是愛講漂亮話。廢就廢啦,少在那邊找藉口了! ” 心裡另一個我時不時會跳出來吐槽。到了現在的歲數,我覺得算是徹底告別青春了,但應該也算不上老吧。好像越成長,想不明白的事情越多。有沒有變成自己討厭的大人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