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0 articlesIn total 7181 words

洛克菲勒基金会全球西藏研究项目受益人:罗伯特·埃克瓦尔(Robert Brainerd Ekvall)

萨特的落叶

西藏游牧生活的观察家、传教士、军人和译者,文章内容来自大卫·杰克逊对罗伯特·埃克瓦尔的回顾文章和他所著的《西雅图圣人》。

洛克菲勒基金会与全球西藏研究

萨特的落叶

引言我第一次关注洛克菲勒基金会与西藏研究之间的关系是在读《西藏现代史:1955—1957》,那本书的作者梅·戈尔斯坦在前言里回忆了上个世纪60年代他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读书时结识索康·旺钦格勒的过程。就这方面的细节可以参考我写的068期通讯。

1937,僧俗各奔前程

萨特的落叶

1937年,僧俗各奔前程。

人在拉萨

萨特的落叶

在拉萨的这段时间,因为工作关系常常要四处跑动,有时候是两点一线,有时则是临时出发去往一个只在地图上精准定位的地方,滴滴司机载前往目的地的路上会有意无意地和他们聊天,在这个过程里有些话会在下车#人在拉萨# 我在接你上车的地方开了一家面馆,做新疆的拌面,来拉萨之前我在那曲待了六年,更...

十月见闻11

萨特的落叶

似乎是一夜之间拉萨就入秋了,满地都是杨树的叶子,以前我会感叹风吹叶落的时候意境挺美的,现在不会了,因为脑海里立马想到的就是环卫工人又要辛苦一段时间。昨天围观在布宫对面的诗歌节,有一位熟知的朋友在台上倾情奉献,朗诵的是艾青的一首诗,名字是《我爱这土地》,他是爱这片土地的,从神情到做事风格都可以感受到。

十月见闻09

萨特的落叶

在拉萨的这几日,接触最多的就是滴滴司机,实际上在这边打车要比滴滴实惠许多,但滴滴显然更方便。多数时候我会有意识地和车主聊天,有些司机比较健谈,有的则比较沉闷,当然在司机眼里乘客也是这样。昨天外出碰到一位滴滴司机,也是闲聊,发现他很有意思。我是在2017年末的时候因为工作原因去的墨...

十月见闻07

萨特的落叶

产自西藏的东西很多都能打上质感的标签,所以到底什么是质感呢?我也很难用词语说清楚,质感最明显的就是大昭寺的金顶,嘎乌盒上的装饰。嘎乌盒是一种金属做的小小的用来装宗教用品的盒子,纹路一般很粗,用久了有自然磨损的痕迹。前几天去看布达拉宫办的珍宝展,里面展出了几幅明代皇帝赏给这边各类法...

十月见闻

萨特的落叶

从原单位辞职之后,对节假日愈发变得不太敏感,十一就这么来了,年初还在感叹2019年到了呀,没想到一晃眼2019年也快结束了。整个十一在紧张的工作和放假的轻松中度过,我们采访了几位盲人按摩师,同事在店里也体验了一次服务,我笑谈按摩的样子像是在和面,也是接触过后才知道原来这边有那么多...

小唐卡的迷思

萨特的落叶

常常被人询问,西藏有哪些特产,每次回答时都有点难为情,虫草,红花,唐卡,还是牦牛肉?有次和朋友聊天才知道,这边见到的青稞以及牦牛肉大部分来自青海,唐卡虫草也并非西藏独有,藏红花的原产地也不在这里,所以每次都开玩笑地说西藏的特产大概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吧。我读硕士的时候在成都,武侯祠横街成了藏区人来成都的集散地,那里号称“小拉萨”。硕士三年的时间常常泡在几家熟悉的藏餐馆里,吃大概是和那个地方为数...

来华的和平队的志愿者们

萨特的落叶

列车上看完《长乐路》,简体版的翻译稍显亲切些,史明智在致谢里提到同为和平队工作过的梅英东及何伟,三位作者的书没记错的话都有在译文出版社出版,所以某种程度上得感谢和平队,谢谢他们带来的描述中国的非凡文字。国内对和平队的研究有待深入,希望以后能补上吧。在上海的几天时间里,也曾多次穿行在长乐路,印象里那条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时不时被树荫遮蔽,那几日在这条颇“洋气”的路上,我不断找寻一个能坐下来吃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