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特的落叶

萨特的落叶 高原上的参与观察者,不能再高了,并不幻想爱和和平。

洛克菲勒基金会与全球西藏研究

引言

我第一次关注洛克菲勒基金会与西藏研究之间的关系是在读《西藏现代史:1955—1957》,那本书的作者梅·戈尔斯坦在前言里回忆了上个世纪60年代他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读书时结识索康·旺钦格勒的过程。就这方面的细节可以参考我写的068期通讯。因为对索康感兴趣,所以检索了很多有关他的资料,正好在那个时候BDRC在Ins上发了两张与德松仁波切有关的图片,并提到了洛克菲勒基金会赞助了西藏研究,联系到索康的人生轨迹,不由得将这些一并归拢起来,然后发现洛克菲勒基金会对全球西藏研究的赞助使得60多年后的今天我能够在互联网上看到如此众多的讯息以及一窥当年项目参与人遗留至今的精神财富。

1959年,记者林田前往西藏山南报道克松正在进行的民主改革,在他笔下那些参与民主改革的本地居民显然还不习惯昔日克松庄园主的离去,他们畏缩着不敢踏入贵族的宅院,而那座庄园曾经的主人此时已远走他乡。那一年,发生在西藏的冲突让那片土地上世俗和宗教的领袖们纷纷逃离,党所领导的委员会发动了对旧制度的改革。在过去有限的几次对外宣言里,西藏被描述为宗教乐土,统治它的人也将立誓护佑佛法,而宗教成为改革的重点。

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拨款

1959年在西藏发生的事情让其成为当时广泛关注的国际性话题。洛克菲勒基金会在1959年的报告中对此作了回应,其结果正如BDRC所言,基金会在当年12月赞助25万美金用于西方的西藏研究,研究范围涵盖了历史、文学、宗教、社会、经济、政治等方面,基金会允诺每个研究机构可以邀请2到3名藏族在西方花费数年时间开展研究。洛克菲勒基金会当年又从特别基金中拨出三笔款项,分别给到了法国高等研究院石泰安(Rolf A. Stein)7750美元,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威利(Turrell V. Wylie)7750美元,黎吉生(Hugh Edward Richardson)6500美元。

1960年,洛克菲勒基金会继续为各大学和研究机构拨款用于西藏研究:

  • 德国巴伐利亚科学院:获赠26475美元,为期四年,邀请西藏难民参与西藏研究,并使藏学家霍夫曼(Helmut Hoffmann)访问日本、欧洲和美国的西藏研究中心。
  • 意大利中远东研究所:获赠27000美元,为期四年,并使图齐(Luciano Petech)能够访问亚洲、美国和欧洲的西藏研究中心。
  • 法国大学:获赠25000美元,为期四年,在石泰安教授的指导下,邀请西藏难民参加巴黎大学高级中国研究所的西藏研究。
  • 日本东洋文库:获赠22000美元,为期四年,邀请西藏难民参加西藏研究。
  • 荷兰莱顿大学:获赠3万美元,为期四年,邀请西藏难民参与有关西藏的研究,并使佛教和西藏学教授狄雍(J.W.deJong)能够访问亚洲、欧洲和美国的西藏研究中心。
  •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获赠57290美元和889英镑(共计约59825美元),为期四年,邀请西藏难民参与有关西藏的研究,并使西藏学讲师大卫·斯内尔格罗夫( David L. Snellgrove)对南亚进行调查以便进一步研究西藏。
  •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获赠7.5万美元,为期四年,邀请西藏难民参与有关西藏的研究并建立一个西藏研究中心。

在全球西藏研究项目的协助下,西方世界迎来了藏族移民,藏传佛教随之进入铁鸟密布的世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