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皮/紗卡納
歪皮/紗卡納

認真的好好體驗,這個只有一趟的人生,並且用一些文字,記錄一些小事 -

夢境收集_之後去的地方

原本開始寫文章,一部份的原因就是想開始寫出我斷斷續續做的夢,當作一個紀錄,紀錄或許是另一個平行時空的生活

有人說夢境就像是在睡眠時間,去體驗你的另一個平行宇宙的生活樣貌,或是你跟世界上另一個不認識的人在交換生活體驗

如果要講夢,那我要先從我以前的夢境開始說起,我很會做夢,小睡大睡熟睡淺眠,只要有睡著我基本上都會做夢
做夢很像是我的日常一部分,以前覺得沒什麼特別的,直到有一天開始意識到,我的夢有連貫,或是在夢中有一些特定的任務以及能力可以學習(譬如飛行能力),或是他會提前讓我感受到一些失去的愛情親情,或是有些在特定時期才會出現的內容,夢多了之後,我也才開始重視,或許不信的人只是會覺得我在編故事,那也沒關係,就當看一篇故事看一篇散文

(夢境開始)

每年的農曆七月開門期間,我都會夢到一些關於好兄弟的夢,這件事是在我出社會之後才開始發生,
第一年夢到時,那天正好是鬼門關,我被一群鬼小孩拉著,他們臉上帶個各種不情願的笑容,像是偽裝,又像是硬擠,讓我不禁想起他們的生前是否都有一段不快樂的童年?他們用生硬的小手,硬是拉著我走過一條暗暗的長廊,盡頭只是一間小房間
小房間內,眾小孩圍個燭火繞圈跳舞,嬉鬧唱歌,我一進房間時,明顯可以感受到他們生硬的氣氛,卻硬是要營造快樂的氛圍,他們全部目光轉向我,每個人的臉上都展現前面形容的生硬笑容,接著,他們朝向我走來
:姊姊~~你可以陪我們玩嗎?
我只能說我當時在夢裡害怕極了,但也還是答應了,又或者我根本沒辦法拒絕
他們拉著我進入他們圈圈,圍著營火,坐下
開始講著我我聽不懂的語言,片段的記憶中還有玩鬼抓人等一般小孩也會玩的遊戲,過程中我感受到他們也就是一般未長大的靈魂,只是目前被困在了這裡,而我能做的,不過就是現在陪們玩,

醒來之後又過了多年
我對那些笑容,那團營火,整個黑暗的房間依然忘不了,但後來有在思考,會不會他們真的就是生前得不到關愛的小孩們,隨意在夢境中找人陪他們玩樂,而我當時的職業剛好是學生的領隊導遊,可以在睡夢中職業病上生的去陪伴他們一夜的等待,等待下一世找到好人家的過程


(今年的故事)

現在正值開門期間,所以一年一度的夢境又來了,首先我在床上醒來,身體非常不舒服
但我怎麼會在一間像民宿的地方醒來?但通常在夢裡對這些不合理都不會有存疑,直到我走到一個櫃台,看到一個像廟公一樣的人,那個北北問我
:要不要打疫苗,我們現在還有AZ喔
:但我現在很不舒服,我可能打了會挺不過副作用
:喔喔,你只是遊客啊! 那建議你去外面走走,但不要逗留在這
於是我離開了那個空間,出來後發現原來我在一間陰廟,我沒有看見其他房客鄰居(可能我睡太晚了,也可能今天中元節,他們很忙.....)
我在天上首先看見一隻類似小鳥的生物,全身鮮藍色但點黃黑色的斑點,正當我想拿出手機拍照的時候,我才發現他是一隻魚,可以在天空中飛翔的魚
我覺得那條魚實在太美了,手機照片不過才按了幾張,又發現天空中有好多好多的動物,整個天空房彷彿一個生態系,平常不論老死,人為捕殺,含冤而走的動物,在這裡都被妥善的記得,被保護得很好,在那個高度沒有死亡沒有殺害,各物種和平共存,
他們都回來了,這些動物都是以靈魂的方式回來,有人祭拜好兄弟,但動物的靈魂可能就跟<#魔法阿嬤>中的小扁一樣,搶不到食物,沒有力氣去投胎轉世
於是我就在跟他們平視高度的視角中,結束了這一場_每年開門限定__夢景


雖然今年的故事很時事,廟公還問我要不要打疫苗XD,我醒來之後也有認真思考到底如果在夢中打了我會不會醒來就發燒,然後真的檢驗自體產出疫苗(太誇張XD)
但今年的夢境算是我這幾年夢到畫面最美麗的一次了,很像<#宮崎駿魔法公主>的動畫真實上演在眼前
我常常醒來之後會去思考這場夢想跟我講什麼,但同時又會想到很多感受不是刻意去言語可以形容出來的,每個人的感受都是主觀,記得這些事,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其實你們所看見每一個失去的生命,最後都有得到歸屬,不論是家中寵物,還是野外動物,他們最終都會相遇

而且在夢裡,跳脫言語,便可了解每一個物種的想法,心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