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00 articlesIn total 85725 words

《异世界》三

saliya

唐望,能给我一块奇幻蘑菇吗?我找到了,我找到了那条有心的路。“是什么让所有人络绎不绝翻开你的书” —我想,是好奇。你好奇这个人,你想进入她的内心世界,去了解她。“你在你的书里许了很多愿望,比如想要能够瞬时间拥有观察和放弃观察并百分百投入当下的能力,能具体解释一下吗?

我爱我存在

saliya

朋友评价我“你对每份工作都尽力去体验的感觉挺好的”。我并不能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分开,工作在我的生命里占据很大板块。这对我来说存在困扰,比如个人世界失去了滋养。我曾经自以为傲的内里的思考,一夜之间枯竭了。当我茕茕孑立,看着无趣的自己,会瞬间闪现失落情绪。

少年们永远自恋,有机会,我们一起种树吧

saliya

我和我爹差了24岁,我们都属牛。我今年24,八月会迎来25周岁。但是我爸他后天就准备过50岁农历生日了,我们两个自认为数学都还学得不错,所以年龄这玩意到底该怎么报?我没概念,姑且就祝我爸50岁生日快乐吧!老实说,非常惭愧,我们家庭从小不注重生日这玩意,所以这应该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

湿漉的爱意闪烁

saliya

视频里ohm说:能做你的男友吗。Nanon看他一脸坏笑的样子,一下子懵了。而观众只是不断尖叫,ohm又再次问了一次,nanon转身看向经纪人,ohm拉回他。Nanon有些慌张,玩笑中是不是也带着真心呢?在对答时尖叫声此起彼伏。我们这些旁观者,光是不断重复播放视频,揣摩一切迹象就够有趣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

saliya

上午,我和秀姐姐在不同时期被同一个领导批评了一顿。午餐时我们共同抱怨,目前现状是旅行社无法经营,大家都在转型,负责酒店对接旅行社的业务的秀姐姐,在疫情当下没有生意。旅行社曾经的辉煌只能当往事提起。因为业绩差,销售部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几分。

亲爱的,伤心是次要的!

saliya

当你死去,你的灵魂在告别前想去哪个地方?是我自己的房间,在开门的那瞬间,过往像潮水涌来,我的灵魂只想拥抱我的床。我的房间,是如此私密。书架上每一本书都代表了我存在的时间,我翻阅过,我为此哭过,为此思考过。没有人会明白,没有人完整地见证过我的人生,只有我自己,只有我自己懂得自己。

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

saliya

我的黄金岁月是23岁、24岁。假期回家后天旋地变,被追问、被催促该交男朋友、该结婚。光是听到这些,就觉得心灵被消耗。生活在这里的人属实无趣。江西人内卷很严重,光看彩礼就知道这里的人是怎样心境。每个人都为此不满,却妥协于这样的环境。每个妥协的人为此添砖加瓦。

“It is the time you have wasted for your rose that makes your rose so important.”

saliya

24岁在做什么呢?原来已经活得如此善忘,需要依靠日记和朋友圈来记事。和尚哥、忧郁的秦大姐在去年8月初走了步栈道,我真的很喜欢走路,走很远的路。9月初还是和他们倆去了渔村,没有带任何工具,我现在还是能回想起秦大姐穿着皮鞋整个人陷进污泥里头,我们在对岸哈哈嘲笑,过分没良心,也过分好笑。

这世上总有人离去,悄无声息

saliya

没有人有她的消息 温柔的桜舞い散る 久站在富士山下的她 总算完成了少年的愿望 盛大的喜悦却无人分享 你听,铁轨的声音轰隆隆 一颗坚毅的木棉树倒下了 在幽深的山谷里,藏着寂静 本不该有的,本属于这里的 她万里迢迢寻来这里 不过是为了寂静死去 这世上总有人离去,悄无声息

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

saliya

如果某一天我离开这里,未来我大概会花很多个时辰神游,遥远的记忆会刹那间袭击我。第一天的雨,小心翼翼踩在公园湿哒哒的地砖上,不远处撞见树下落满地的鸡蛋花,那被雨打湿的硕大的透亮叶子,站在那里观察四周,我被扑面而来的绿四四方方包围,巨大的新奇感受始终无法描述。

打击乐

saliya

我究竟要拿自己怎么办,我相信永远不会有一个确切。无法消停,我的愤恨在心,我究竟对什么如此不满,是从何时开始升起这股怨念?我最讨厌的环节就是部门秘书让我提交周报告和周计划,虽然我可以五分钟写完,但是我就不。我摆着臭脸,想掀桌子走人,去死吧!去死吧,这就是我的口头禅。

炸毛鸡

saliya

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态易燃易爆炸的我骑着共享单车去了驾校被通知回去的此刻坐在宿舍电脑前给你写信。才周二,我简直犹如炸毛的战斗鸡,准备和上天干一架,来吧,单挑,大不了就是一死,我不怕死,我怕我没法解气。虽然看起来气鼓鼓,但是感觉此刻是我最虚弱和脆弱的时刻。

虚空中的愿望

saliya

窗外,烈日当空,窗前的树排成排在风中摇晃。需要偷懒,需要发呆,需要空想,需要躺在床上,此时,还需要一首悲伤的歌。我数着离开的日子,每一天都足够煎熬。心被摧毁,短时间无法修复。没有人会懂的,没有人。她们说,留在这吧,给你加薪1000。此话说得不情不愿,我微笑着摇摇头。

多年以后

saliya

在宴席上,我徒劳地等待。穿着半高跟鞋,到处晃悠,时间在每个步伐走过一秒、两秒。客人低着头在摆弄手机,现在是几点,我没有概念。我印象深刻的是看到边上一个刚落座的客人后脑勺,心空了一下,我哑笑,果然z也不过是个普通人。果然,我会反反复复想念一个人,也会一遍遍将目光移向相似的人。

不必痛苦,当忆起我

saliya

昨日夜晚,我坐在公园的餐厅里,和9月底离开此地的同事在谈心。他,尚哥,唯一和我谈得来的朋友。我始终不知道他究竟拥有什么样的魔力,让我觉得此人在我心中异常珍贵,让我从一开始就异常亲近他。他对生活淡然,我难以捕捉他的情绪。两年了,我依旧这样觉得。

敢说敢做敢担当

saliya

胸闷,吸气像是提起千斤顶,费力。心烦意乱出门散步也没有一个结果。有什么法子,可以让大脑干脆不要,那些狗屁思绪不要飞。我开始听《皇后小姐》,干脆的打击乐,痛快。这份工作已然进入厌倦期,巴不得赶紧分手。我要跳出来看这个圈子,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中元节那轮月亮见证我排着核酸长队怀恨一切

saliya

我习惯在深夜创作,在白天做一串串梦 雪碧见底,音乐播放一轮,卡姆的脱口秀循环播放 闭着眼睛塞上耳机,福禄寿的皇后小姐让心脏致命 是谁在这腐烂的世上做着真实的自己 是谁在这冗长的下贱人生剧中不断忍耐 是谁再也受不了自己,给自己一枪 葡萄在餐桌上逗留一周,被遗忘而腐蚀了餐桌 就连苍蝇...

只有我,看见了那只蝴蝶

saliya

只有我 看见了那只黄色蝴蝶

我,在自己的想象里

saliya

你总是说 你的言语渗透哲理 像轻薄的羽翼 在光中飞舞 不顾及人类 人类社会仿佛与你无关 你明明活着 却好像离现实很远 我活着,活在自己的想象里 何时死去,并不那么重要

总有一天,你爱的人,在读你的诗

saliya

一万个人在窃窃私语 她们只想让一个人倾听 而我,我没有爱人 我述说给自己听 那像不像海啸的声音 你,又在乱用词语了 那是车马声、人流声 你看,万物皆有声 我却感受不到你的呼吸 也听不见你的心声 我们究竟要如何 放大镜,我们身后 有一百万双眼睛 她、他、她们、他们 都在期待我和...

某一天,我突然想起你

saliya

某一天 我突然想起你 却不记得你的面容 我开始翻过去的相册 寻找那一年那一天的你 我们的离别像大雨倾盆 轰隆隆的,记忆掉入水沟 我在网路上搜索你的 蛛丝马迹,费劲了心思 天抵达黑夜,雨,再次降落下来 我再也没有了你的消息 谁能想到这便是我们,最后的结局

婚礼致辞

saliya

很不幸,我结婚了。乍看这是个如偿所愿的故事,因为新郎是我整整暗恋过10年的人。那为什么是不幸呢?肯定不是因为那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更不是因为我是一名女性啦。或许是想替在座的各位伤心吧!毕竟心中的梦中情人嫁人了,幻想破碎了。(全场欢笑) 不幸,或许是我们这些理想主义,作家、诗人、歌...

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saliya

你知道管理层要述职这件事吗?知道,但是正式通知还没下来。我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就是了。执董这一举动是想做什么?估计他是想通过员工了解度假村生意为什么这么差!还有可能就是裁员。等着看吧,他现在在隔离,还没回来。一家公司的倒闭,最先知道的是客人,其次是员工,最后才是老板。

白痴

saliya

你还记不记得黛玉的前生——绛珠仙草,被神瑛侍者用甘露浇灌而存活下来。我着迷每一颗植物,它们让我感受到鲜活的生命和灵感。每一天每一天路过,我都十足惬意。我们人类啊,不过是沧海一粟。我们的前生会是什么呢?我遇过的树木和花朵,它们仿佛在给予我一种启示。

什么都不需要做

saliya

让时间流淌过我的身体 我什么都不需要做 什么都不需要想 在这一刻死去没有关系 我什么都不需要做 让伤害浸润我的身体 打湿、揉搓、拧干、曝晒 让后背的疼痛击穿我 骨头发出声响,它绝望挣扎 每根神经自动切断与世界的连接 分离,分离,分离,分离 我什么都不需要做 什么都不需要想 冬风仍...

I feel it coming

saliya

积攒的爱在冷空气袭来那一刻被封印住 被冷冻成坚固无法击穿的种子 找不到方法,让它再次苏醒过来。I feel it coming,冷漠的、凉飕飕的风。当时间被彻底挥霍 当情绪辗转世界一周 当没有人掘开冬天的土地 身体原封不动,哪儿也没有去 这是多么值得悲伤的一件事 亲爱的人儿啊,你...

异世界(二)

saliya

我醒来,发现我已经死去很久。我在异度时空里,记起我曾经活过的地方,那儿如此热闹,喧嚣像是化作了灰烬,在空中飞舞,我回不去,我感受空荡,心里没有情绪。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我的朋友。三月即将结束的时候,她穿上她的鞋,关上灯,下楼。我看到那个女人在深夜走路,她趴在天桥上,靠近那棵香樟树。

这些是我梦里的意象

saliya

我一直记得3.12日醒来的梦里的片段。我们刚答应在一起,男友说要给我买一套他家族每个人都拥有的红色运动衫。我感受到一种幸福,这个举动意味着他默认我是他们家族的一员。我记得那个画面,在左前方交叉路口的缓坡上,一辆深蓝色驶上来,行人们纷纷往左侧避让。

异世界

saliya

我一直以为,要去体验人生才能写出故事。也许,一开始就错了。最后,我体验到了一种离内心越来越遥远的生活。即使成功了又如何,我并不会开心。这不是一条有心的路。唐望,我是不是该回头了。树叶点燃了自己,来自内心的渴望,这种渴望犹如引力牵引着我,去写,不论写什么,天地广阔,没有限制。

你爱的人,不在此生此世

saliya

玫瑰不希求风的亲拂 正如你,不渴求普罗大众的爱 你会遗憾吗?春夜无声息 你爱的人,不在此生此世 你决然转身,从华丽中隐退 你来过,却从不被记得 你会遗憾吗?冰雪消融时 爱你的人,不在此生此世 上帝不希求世人的敬畏 正如你,不渴求世人赞美 你会遗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