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iya

凡有所相,皆为虚妄。

一封未发出的离职信

提离职时只提到需要备考日语,为表示我离职的决心,想补充以下心声。

我越来越对自己做的事情感受不到成就感和意义,只感受到了消耗,情绪上的消耗。

在工作中,我可以凭借我的理智将感性拉扯回正道,凭借自己的抗压能力扛过所有崩溃瞬间,凭着自己的责任感把事情解决,甚至做到让自己问心无愧,随之获得身边人的一致好评。

但是,最后,我为自己留下了什么呢?

蹲在地上无望的眼神;深夜十一点仍然在宿舍回复信息,宛如在黑洞里,再也出不去;在系统bug的时候孤立无援,合作方再也不理会你了,她连你的消息都可以假装忽略;无数个回消息时刻破口大骂顾客的瞬间,蠢货、永无止尽地贪得无厌;当面对领导一竿子政策时深深的无力感,面对权力的压迫,你只能回复“好的,收到”;在周末休息的时候被@,无数次失去工作和生活的边界;当我的默契同事站在我面前不停说着“你变了”云云之类的话,就算我如何辩解,我确实不再是写东西时的那个我(安静做着自己的事情),而是每天噼啪敲着键盘焦躁发怒,这帮客人...;站在浴室淋浴时越想工作越难过,独自流泪的我自己;为默契同事的不理解伤神甚至申请更换部门,我给我自己留下了数不尽的孤独深夜,去消解,以此才能在第二天醒来时拥有面对的勇气。

如今,1元活动,实在难以吐槽。

我发现我在恶性循环里不停打转,而我,不想这样下去了。不想在面对顾客在掉馅饼的时候还一副索求的面孔。我们在喂养怪兽,以我们的血、我们的情绪,它在掏空员工。至少,掏空了我。物理课上学过“能量是守恒的”,如果顾客的情绪高涨,那么一定有人要为这种情绪买单。很不幸,恰恰是客服,预定、前台、后台、企划宣传人员、其它顾客,可能还有各位领导们。

将一件事情执行,绝不是靠一个人,要靠所有人的配合。每个人的岗位都是至关重要的,是不可缺失的一环。所以,我不能理解工作中的等级关系,正如我不能理解社会上的等级一样。不能理解,“医生、护士”在受苦受累时才被赞美,才被看见这份岗位的存在。不能理解被局限于赞美,而不是通过其它举措去分担。受苦者的“失语”,因为失语而不被理解,因为不被理解故而选择不表达,形成一个闭环。

真正的决策是要有民意支持的。在这里,我已经感受不到倾听,一来一往的对话也消失了。我在工作中没有参与感,而是负担前行,无力又疲惫。在这里,我感受到了“房间里的大象”,感受到了自己对强权的畏惧,强行执行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送公司文案、即使不玩抖音也要发宣传视频、一定要给公司和xx总投票点赞,在部门班后会时每个人都被审问一遍,噤若寒蝉,窒息的气息,就像老师惩罚犯错的学生。没有人敢指出这其实是不对的,这些如果都不做,我们也是没错的呀。

凭什么?我需要一个理由。

我不懂了,又仿佛懂了。

我在公司每个微小的举措里都看到了社会的缩影。我们是螺丝钉,是不值一提的尘埃。但是,誰是代表着反面呢?

是谁共同默认了一种意识,即权力是坚不可摧的,即有人是能掌权的,他的存在就代表了权力。不,这个世界,不是任何一个人说了算的,是我们共同默认了“上帝”。我们的沉默,代表着一种无声的默许。

oh ,no,我要走了。我要用我的出走来寻求与这个世界的短暂和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