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me

44孕妈日记

前半生懵懵懂懂太过不羁,享尽女性的乐趣。如今似乎命中注定要经历种种,来补课身为女人的不易。

一、发现宫角妊娠

上海封城前,我正在九院匡延平医生团队接受遗传生殖(试管婴儿)的treatment——说治疗、说实验似乎都说不到点儿上。匡医生赢得了我极大的信任与尊重,(尤其对比之前在国妇婴的黄荷凤院士那里遭遇的极端不愉快、不信任)。但毕竟44岁了,哪怕配出特级与一级的受精卵,两度植入都不能着床。眼看着取卵越来越难,只能趁着最后的窗口优先储卵。每一个月,大半个月在打针与抽血。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打六瓶尿促性素。有一次正好去深圳出差,因为Covid19,医院进不去。社康的医生没见过这么大剂量,拒绝注射。哀求得眼泪几乎落下来。经常天没亮就得饿着肚子去排抽血的队。我最怕一个戴花帽子的护士,每每一针扎不出血来。开玩笑,说要是能生一个宝宝,小名“佰针/千针”,这就是他/她老娘受的苦。

四月1号来月经,2号去“进周” (来潮的第2-4天开始打尿促性素),这一轮是每天要打四瓶粉。封城了,只能停下。六月解封已经错过进周,只能等一个月。周末正在犹豫七月要不要再休息一个月,趁着夏季去旅行,一个激灵——七月了啊!周一,7月4日憋了早尿,验孕棒两根红线,自然中奖了!(之前在做遗传生殖的好处就是,验孕棒不是一根一根买,而是批量采购囤积,价廉物美。)赶紧翻出病历卡,去瑞金医院——19年怀孕,因为高龄,已经被一妇婴拒绝,说缺乏综合救治能力,而高龄孕妇并发症多,建议我去国妇婴或者综合医院。

怀孕这个事,挂的是妇科而不是产科。瑞金要求隔天抽两次血,看Hcg与孕酮的数量与增长情况。我因为之前有甲减,要求额外查一下甲状腺。周四晚上拿到白天的报告,确认怀孕,且Hcg在高速增长。想了想,联系熟悉瑞金医院的大学室友,请她推荐医师。她推荐的刘延主任正好周五开专家门诊,没有号了,只能去现场请医生加号。刘主任让我做一个B超,非常地不妙——宫角妊娠,幸好外壁平滑。问我有没有肚子痛,有没有出血。应该算都没有——一周都反胃,别说进厨房,想想红烧肉都想吐。礼拜四小麦吃宵夜回来,让我帮他煮个面(这个吃货)。对付着给他冲一包方便酸辣粉,就那点调料味道,让我胃口翻腾。赶紧吃一个桃子对冲一下浊气,结果肚子微痛。上次怀孕困得昏天黑地,但胃口没有变化,每天能烧至少四菜一汤。这几天反胃,以为天太热,还心里批评自己不该那么娇气,原来真不是娇气的事儿。Anyway,医生说:要不你明天就住院吧,观察一个礼拜。

五雷轰顶!但我是理工生啊,深呼吸,不怕不怕。迅速搜了一下,宫角妊娠很大几率受精卵会慢慢往子宫中间长,而不是宫外孕。住进医院,就是安全。

电话小麦,他立即怕了:你要健康,有没有孩子不重要,我不能没有你。

安慰他:放心好了,没有我,你和我爸爸妈妈都活不下去。我知道这个阶段我的生命最重要。

夜里,收拾好箱子,躺在沙发上(比较硬,比较舒服)。一贯用理性压制的drama queen冒出来——万一有危险呢?赶紧像只猫,腻到小麦胸口,让他撸撸我。别说44岁,就算能活到144岁,永远会有新的风险让我们忐忑不安,需要伴侣的支持与爱护。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