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 articlesIn total 12979 words

两年前的记录

王深儒

今天是国际残疾人日。想起自己两年前在公益组织---广州807创新空间(前身是中大公民社会中心)工作时,有过几篇文字,记录当时的活动。文章写得比较正式,但其中一些段落,回过头来看,还是融注了我对广州的不少情感。一眨眼,两年的时间,过得太快了……影像广州七十年,说给视障朋友听 ——“...

核查:阿富汗副总统妹妹曾遭塔利班虐杀?虚假

王深儒

这样的叙事,不仅使萨利赫基于现代人权道义而揭露塔利班虚伪承诺的可信度大大降低,也无助于我们今日了解阿富汗女性面临的真实困难处境。我始终相信,对抗强权,真实是更有力的武器。

悼卡夫卡松饼君

王深儒

“卡夫卡松饼君”去世了。她的真名,叫赵上上,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和她略带一点港台腔的声音一样好听,像是从古典小说中走出来的侠女。八年前,还在长沙读高中时,她在潇湘晨报上发文,借由对两名留美学生被枪杀引发国内舆论海啸的讨论,呼吁人们反思,网络暴力带来的伤害。

理想主义≠完美主义

王深儒

@劉昭陽同学,我认真看了上面的讨论和您的发言。关于@Papermanleung 老师说的那句话:“不了解那就先看看书再使用概念,版面和时间都不允许在这里展开。”...

为什么说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吞精教主”?

王深儒

在腾讯《大家》栏目中,“无国界公社”战队是我最喜欢的一支作者队伍,不仅拥有世界主义的宽广视野,更以细腻的文笔,将个体置身于这个流动的时代所面临的种种矛盾、困惑与焦虑,清晰的展现在我们眼前,可谓惠我良多。然而,前段时间在认真拜读了“无国界公社”的新文章《在这么不平等的社会里,怎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