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的定投

求人办事

昨天在打球的时候,收到表弟给我的留言,问我休息了没?

我一看这消息,就知道肯定有什么棘手的事需要我帮忙处理。

亲戚就是“没事音信全无,有事嘘寒问暖。”

表弟与我百年不联系一次,这次突然这么客气必有玄机。

这段时间,已经有三位朋友找我借钱了。

我没搭理他的问候,我想这必定是套话,还未发出的信息才是核心。

果不其然,见我没回信息。他发来信息:

如不忙碌,请回复电话,有一件要紧的事希望我能帮忙处理。

他发来一堆资料,确实遇到麻烦事了,可能要蹲局子了。

电话里,他带着哭腔跟我说,一定请我帮帮忙,要不然他这辈子就废了。

我心头一紧,难受极了。

我与表弟从小一起长大,干过不少调皮捣蛋的事。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很想说他两句。但事到如今,多说无益。

不是万不得已,谁会把这种丑事公之于众呢。

我很想帮他,搜肠刮肚想找到能帮他说上话的人。

终于想到了一个在相关部门工作的师兄,我与他至少有5年不联系了。

我觉得很难开出口,这种临到头才找人帮忙的做法实在是不厚道。

但嘘寒问暖又显得太虚情假意。

我单刀直入跟师兄说了我的请求。他看了我发给他的材料之后。

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谈学生时代的往事,工作的忙碌,以及生活的不易。

现在这个风气,大家都是秉公办事,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我如果不答应表弟帮忙,日后肯定会被戳脊梁骨的。

师兄如果一口回绝我的请求,可能交情也只能到这里了。

师兄是个聪明人,我与他也有默契,只是寒暄了几句,再无深入交流。

剩下了就是我与亲戚有个交代,算是也出力了。

帮忙的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这段时间,我妈生病了,血糖高、胸痛胸闷,还头晕。

几个孩子都不在身边。受疫情封控影响,父亲也无法从老家赶来。

她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医院看病。

我妈大字不识几个,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居然学会了独自去医院挂号看病。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节俭了一辈子的她,这回肯掏钱到大医院看病,肯定是病得不轻。

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老妈半仰着头,脸上毫无生气,语速很慢。

她跟我说,现在的医生脾气很爆,一点儿都不尊重病人,她没说两句,就打断她的话,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我妈说话很慢,还啰嗦,表达也没什么逻辑,有时候让人找不到重点。

这个毛病我是知道的,但医生生硬的语气,冷漠的态度一定令她很寒心。

医生最后说他只看xx病,其他的症状不要跟他说。

如果我在场,肯定要怼这个医生几句,顺便把他给投诉了。

我妈在电话里埋怨我,说我读了那么多书,吃上了公家饭,为什么连这点小事都说不上话。

后来,我妹帮忙找了一个在医院的老同学。

这下看病顺心多了,不用排队,直接找医生即可。医生对我妈嘘寒问暖,所有的检查报告都一一细看,给出了详细的诊疗建议。

特别嘱咐,以后直接找他就行,不用预约。

我妈心情大好,告诉我说,有关系跟没关系真的天差地别。

还叮嘱我说,要学会做人,多打理一些关系,以后用得到。不要只顾着埋头干活。

大概是15年前,我还在读书。我爸出了一次车祸。

对方骑摩托车逆向行驶,撞飞了我爸。当时我爸就直接晕死了过去。

幸好抢救得及时,老爸捡回一条性命,但右眼也自此处于半失明状态。

我去现场处置的时候,对方非常嚣张,一口否定自己的过错。还扬言认识县交警所有的领导,说我们休想得到任何赔偿。

我当时难过极了,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懂再多的法律,讲再多的道理,都顶不上人家一句“有关系”。

后来,我爸找了拐弯抹角的关系,终于攀上了某位县领导。

当时,我跟他一起去见这位领导。老爸战战兢兢地提了两斤红菇给他。

领导二话没说,就打电话交代起来。说我爸是他的亲戚,让手下依法办事,要照实赔偿。

从办公大楼走出来,老爹一脸轻松,用恳切而坚定的眼神告诉我:

儿啊,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谋个一官半职,有关系腰杆才能硬啊。

我想这大概是我后来进入体制内的很大一个原因吧。

十几年过来了,我们所处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老百姓碰到事了,第一反应已经不是找关系了。执法人员也几乎没有人敢歪曲事实,颠倒黑白了。

碰到什么不公的事,大伙儿第一个想到的是投诉,而不是找关系。

各种投诉、曝光平台,让老百姓的心气儿顺多了。

不得不说,这是时代的巨大进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