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然別居
厭然別居

欲覽更多內容,請至我的博客:https://sanlier.blog 此處只做備份之用

伊万·沙巴林少校的战地日记

НКВД少校、第50軍(布良斯克方面軍)特別處人員伊萬·沙巴林1941年8月開始寫戰地日記,描述了紅軍指揮混亂、士兵厭戰的一些情況。諷刺的是,他的職責本來包括防止前線官兵記日記。

此人1902年出生,1920年代初進廠當工人,1929年加入國家政治保衛總局,1940年在布里亞特-蒙古自治共和國內務人民委員部任職,戰爭爆發後被調入莫斯科,1941年8月任命為第50軍特別處處長。

1941年10月1日古德里安第2裝甲軍團突破布良斯克方面軍第13集團軍陣地,全線推進深入60千米,造成該方面軍大部被圍。10月20日伊萬·沙巴林少校在布良斯克州佩斯基村附近森林被打死,日記簿落入德軍手中。古德里安第2裝甲軍團司令部認為有參考價值,翻譯、印刷200份,供德軍高級軍官了解蘇聯紅軍指揮人員心態。

1942年春德文版本的沙巴林日記被蘇聯特別處人員繳獲,進行反向翻譯。2000年代初歷史學家帕維爾·波良和尼古拉·波博利在俄羅斯聯邦國家檔案館發現了它,其中一部分曾於2010年出版。下文予以摘錄:

1941年8月27日

我們抵達布良斯克郊外維什科維奇村。駐紮在中等農業技術學校。

1941年8月29日

忙工作。設備運轉起來了。敵人開始空襲布良斯克,機槍和高炮砰砰響。德軍飛機肆無忌憚,我們的戰鷹暫時還沒看見。

1941年9月5日

訪問前線時順便在傑斯納河洗澡,遙望德軍飛機轟炸我前沿陣地。空襲持續約2小時,非常激烈,飛機俯衝和平飛毫無阻攔。

1941年9月6日

軍隊不是我們在國內習慣見到的樣子,缺陷很大。我軍進攻令人失望。

1941年9月30日

兵員方面的困難很大。幾乎整個軍隊都是來自淪陷區的人組成的,他們想回家。前線惰性蔓延,縮在戰壕令紅軍戰士士氣低落。指揮員和政工幹部出現醉酒情況。有些人派出去偵察再沒回來。敵人頂著微弱的迫擊炮火完美加固了前沿陣地。我們住在掩蔽所里,有點冷颼颼,尤其上午。

9月29日晨軍首長叫我去指揮所,大家就部隊政治思想狀況和我們的措施進行了非常有意思的交流。夜晚返回自己掩蔽所,沒燈,黑黢黢的叫人難受。我回來後心情很不好,戰事進展不順,莫斯科掌握前線情況嗎?

走路穿過集體農莊,看到許多糧食堆和草垛,都這麼浪費了!越想越怕。一些紅軍戰士割黑麥喂馬,另一些在自己挖土豆、備劈柴。

1941年10月1日

我今早起得早。圖圖什金同志和方面軍特別處負責人別格馬從莫斯科趕來,這是個很好的推動。然後大家都到師里去,還有我的兩個代表。

各師的情況,對我們部門和指揮員、政工幹部都不利。工作狀態不好。

結論:50軍情況不佳。構成人員幾乎都是有親屬在淪陷區的人。

我們和司令部要採取堅決措施。各級部隊跟我們的一些器械仍然像和平時期那樣運轉,這得益於本軍兩個月來處於防禦狀態,只斷斷續續用榴彈炮、迫擊炮和機槍微弱射擊。夜晚前沿防禦陣地的戰士呼呼大睡;德國人安排好哨兵,跑進村里休息。這不叫戰爭,這叫過家家。沒有積極行動,沒有進攻,所以紅軍戰士中間出現了不健康的表現。

今天送走“莫斯科人”。我返回自己掩蔽所,借著昏黃燭光寫幾句。心揪著,情緒絕望。必須立即扭轉局勢,不惜任何代價。

1941年10月3日

我睡在掩蔽所。七點半起床,外頭叫喊科列斯尼科夫同志到了。於是我去第二梯隊,共同交換了對敵軍攻勢的看法。真丟人,敵軍又贏一局,衝破13軍陣地,奪取克羅梅,距離奧廖爾30千米。這樣就切斷了我軍,占據我們防線上的幾個村莊。

12點去258師部,談了兩小時,傍晚時分返回Т。我方炮火猛烈,步兵準備衝鋒,有命令要求收復失地。天黑我寫這幾行字的時候情況尚不清楚,通訊分隊不好好幹活兒。司令部也一樣。

後方的一些懦夫已經打算逃跑了。老天爺,軟骨頭真多啊。К說奧廖爾的НКВД已經疏散後撤,但我們這兒離著奧廖爾還有150千米呢!多麼混亂,多麼無助!如果有一道強硬命令就好了!來一次精心策劃的突擊,讓德國佬抱頭鼠竄。他們的軍隊可能比我們更疲勞,而我們的後退多多少少令德軍意外。

1941年10月4日

一大早和從Т村來找我的К同志去彼得羅夫(譯註:50軍司令員)那兒,坐了約兩小時,交換對德軍攻勢進展的看法。十二點開車去佳季科沃,途中遇見217師特別處處長К,他說:“正在給217師尋找指揮所”,我們給他指了地方。又遇見217師政委,他談了些情況,我們覺得此人不太可信。還遇見一群紅軍戰士,打發他們去師部。

217師的情況如下:41.10.2德軍進行猛烈炮火準備,摧毀我軍機槍點和步兵陣地,打退我軍前哨,開始發動進攻。德國飛機很活躍,令我兵力難以部署。

防守陣地右翼的766團傷亡慘重,通訊斷絕,沒人知道其具體位置。755團僅剩20人,其餘或死或傷或逃散。該師已失去指揮,戰士們端著槍聽天由命,全師剩餘不到3000人,而且都被打散了。結論:217師潰敗。

今天德國人光偵察不前進。看來他們在此地有許多兵力。這裡現在應該有一場惡戰的,但誰都沒動手,兩支無能的部隊大眼瞪小眼,互相怕對方。

傍晚聽說奧廖爾交火,我們被包抄了。整條戰線,三個軍,腹背受敵,我們的將軍在做什麼?他們在“思考”,“思考”已經成了習慣:“我躲避包圍,我交出防線”,現在如何?但必須說,前線個別位置出乎意料頑強,令敵人很惱火。可即便如此,我們已經被半包圍了,明天會怎樣?

22點我去森林找軍長彼得羅夫少將談目前形式,他說前線這裡已經幫不上什麼忙了,又問我:“你這幾天槍斃多少人”,這話什麼意思?

軍事運輸指揮員拿來1升伏特加。啊,現在要喝酒睡覺啦,也許喝醉就不用愁了。

戰事前景遠非樂觀,因為敵人已經在我們戰線打下一個大楔子。但我們一如既往地失去頭腦,沒有能力採取任何積極行動。

1941年10月5日

8點起床。去刮鬍子,排長隊,我沒等。站著等車1小時,引擎怎麼都不轉。11點鐘我去步兵260師地段找參謀長談話,中午在第二梯隊小睡,出來迷路,走到我們前沿陣地的一個營。

德軍士兵只有外套,他們把陣亡紅軍戰士的大衣剝下來穿,袖子剪到肘部以示敵我。

坦克殺向布良斯克方向,可能他們在敵人背後等著。

1941年10月6日

9點鐘К從方面軍回來,他說司令部已轉移,軍事委員會和作戰處未走,特別處徹底聯繫不上。所以他回來找我們。К在那邊約兩個小時,他說要去找方面軍司令部,心裡急得很。我沒勸他去,後來對他說:“行,去吧,只是天黑要回來”。接著我們交換了對今天的看法。

下午3點半,敵坦克包圍司令部,發生交火。之後司令部就沒消息了。約17點坦克返回市內。這些情況是在我們吃飯時候通報的。第二梯隊騎自行車去格羅羅波夫卡村。

傍晚偵察兵報告布良斯克有坦克6台、運兵卡車5或6輛。已投入兩個團驅逐布良斯克之敵,配備一門反坦克炮。步兵154師未到。布良斯克市內起火,跨傑斯納河大橋尚未炸斷。敵軍作戰積極,步兵290師首長命令近衛師後撤。不恐慌,但形勢緊張。

我在掩蔽所內,撤退的車已備好。К同志的事太可惜了,他極可能遭遇敵人坦克。他之前就有預感,心中焦躁不寧。將軍正在考慮初步決定,等候莫斯科的指示。不能全線撤退,因為3軍和13軍在左翼,可能會陷入困境。顯然敵人必須包圍整個方面軍,而非只包圍本軍。

步兵師據守原陣地。參謀長薩哈羅夫將軍和葉廖緬科司令員已經命令各師退至第二防區,但他們自己又更改了命令。方面軍司令部在整個德軍進攻期間指揮混亂,大概昏頭了。如果允許各軍視情況獨立行動會好得多。

彈藥補給線中斷。41.10.5布良斯克有火車約100台,可以把它們派到什麼地方。後勤部門首長說剩餘近130噸燃料,但不知道各工務段分別有多少。

1941年10月7日

我起得很早。前線情況沒什麼變化,各師堅守自己陣地。布良斯克城外激戰正酣,我軍154師兩個團擊退敵進攻。晚6點鐘敵攻陷布良斯克大部城區,有轉移指揮所的決定。所以18點奉命撤出布良斯克,我們也要離開奧廖爾市。

18點我們和一支部隊分乘三輛車離開,駛往奧格爾村後方地區,24點抵達。這段路僅40千米。我們身邊出現了恐慌情緒和各種傳言。放棄自己的掩蔽所令我難過,在森林居住一個多月,已經有家的感覺了。

布良斯克前線這種慘敗曠古未聞。敵人從身後出現,包圍三個軍至少24萬人,這24萬人把守著約600千米的曲折防線。莫斯科命令司令部:“整個方面軍必須後撤”。似乎有股巨大的力量推著人們開始潰逃。

過去幾天沒看見一架我軍飛機。我們的城市幾乎不戰而降。方面軍司令部從德軍進攻第一天就指揮失靈,傳說這些蠢人已被撤職叫回莫斯科。

撤退!之前加固防禦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巨大的努力!既然我們後撤,這些陣地就被德軍利用了。方面軍指揮權41.10.6轉交彼得羅夫。以下情況值得注意:我去找彼得羅夫,他說:“唉,就快槍斃我了”。我問:“為什麼”,他說:“就是快了,讓我指揮整個方面軍”。(譯註:葉廖緬科司令員重傷)我回答:“既然任命了你,你就得擔起責任爭取勝利”。他說:“話沒錯,可你看看集團軍現在的情況。我都不知道這兩個軍(3、13)在哪還剩多少人”。

1941年10月8日

奧格爾村。我徹夜未眠,5點鐘送走第二梯隊。村里剩下8個特別人員、兩台車。上午10點我們四個人一起喝了1升伏特加,吃了頓豐盛早餐。然後我在車裡好好睡了一覺,直到葉杜科夫叫醒我。我坐另一台車離開,去找指揮所建立聯繫,指揮所已轉移,位置不明。

村民們都在,下地收土豆。沒聽到一聲槍響,戰爭的恐怖多麼容易被遺忘啊!下午6點遠處傳來引擎巨大轟鳴,聽得見炮聲、機槍聲。晚9點И帶著一群人從指揮所返回。150名傷員進村,學校改做小醫院。我到車裡過夜吧。

1941年10月9日

8點醒,睡得很不安穩。9點去指揮所見彼得羅夫、什利亞平,得知第二梯隊派不上用場已撤離了,否則他們會變俘虜。一整天飛機在頭頂飛來飛去,我們持續射擊。天黑下點兒小雪。晚8點炮兵倉庫起火,爆炸聲驚心動魄,烈焰撩天,我從樹林走到田裡看放煙火,很壯觀。夜色漆黑,下小雨。

1941年10月10日

我們四個人睡一輛車,凍透了。7點鐘醒,下大雪。我們翻找舊儲備吃早餐,所幸有開水喝,暖暖身子。11點我們出發去赫瓦斯托維奇地區,大隊車輛和人員堵在路上蠕動,道路泥濘不堪,就像厚厚的漿糊。我們在斯洛博達村歇腳,遇見步兵217團尼科諾夫,告訴我他們團減員75%,遺失武器若干。

(譯者按:彼得羅夫本日突圍時傷重身亡)

1941年10月11日

昨晚我們在別列佐夫卡村睡覺。凌晨1點半德軍迫擊炮彈落在司令部附近田地,軍司令部急忙轉移到阿夫傑耶夫卡。道路上車輛無序擁堵,4架德國飛機在我們頭頂盤旋,我們停車兩次。飛機飛得很低,高射炮朝他們周圍開火根本打不中。很奇怪敵機沒扔炸彈,也許沒掛彈吧。

集團軍的情況很悲慘,說不清哪是後方哪是前線。敵人包圍圈逐漸緊縮,軍輜重隊成了負擔,運輸車隊都在那兒。我軍正在遭受重大人員和器材損失。

1941年10月12日

早晨5點我們抵達布雅諾維奇村,立即吃早飯,我喝伏特加一杯,抓緊時間在車裡眯會兒。上午10點被驚醒,原來我打盹的時候德國飛機投彈四顆、機槍掃射村舍。一間小屋著火,衛生營兩人犧牲。我聽著炮聲刮鬍子、飲茶。

村民對我們不太友好,這點須注意。

敵人發射迫擊炮。我派人去司令部了解情況。1點半敵迫擊炮密集射擊,司令部立即向弗羅洛夫卡轉移。我們在墓地旁邊停車,我下車觀望敵迫擊炮彈爆炸、軍司令部人員無序奔逃。

約1000輛車分三隊行駛。軍首長開車經過,伸手指著距離Б村約1千米的樹林。我們進了樹林停下車,命令我們去找莫斯科河渡口。於是我自己徒步在林中跋涉。

我到了渡口,遇見葉杜科夫、扎伊采夫和什利亞平同志。我們在渡口站著看修路,我方車輛已經在對岸了。突然三名騎兵跑來警告那邊有德國人,緊接著我們被輕機槍和迫擊炮掃射。秩序大亂,我軍戰士開始還擊,我和С慢慢退回樹林,子彈和炮彈破片擦著身邊亂飛。全部業務人員失聯,我一直找路到傍晚。槍聲停息,司令、軍事委員會和參謀長已經轉移不在林子裡了。天黑時我接到命令:連夜趕往涅霍奇村。

心情低落。我們就快突圍了,敵軍已被趕出Ф村。現在我們被打回包圍圈,越來越小的包圍圈。

1941年10月13日

整夜沒合眼。我損失兩台汽車。昨晚遇見И同志,今早又遇見司機Ф,他說全體業務人員都活著。冷得很,沒有手套和暖衣,我只穿軍便服。我們幾個被困在沼澤地,走得很慢。

約1000輛車。我們花了整夜時間建造渡口,用曳引機移動汽車,到天亮也沒幹完。約50輛車遺棄在沼澤,約同樣數量的車扔在田野。

早晨6點德國人猛打迫擊炮。我們行至一條小溪,被一輛德軍裝甲偵察車發現,他發信號叫迫擊炮炸我們的車隊。我們被阻滯了。

夜晚悄悄過去,我們建造渡口。

1941年10月14日

敵人把我們擠進包圍圈,連續炮轟。炮兵、迫擊炮手和機槍手對決。幾乎整天遭遇危險和驚恐。我不想再多說森林、沼澤和黑夜的事。從10月12號我就沒睡過覺,從10月2號沒讀過一張報。

1941年10月15日

糟透了,我腦子暈乎乎的。屍體,戰爭的慘狀,我們一刻不停被射擊。我又餓了,不能睡覺。我的水壺有酒。我走進森林偵察,我們徹底失敗了,全軍崩潰,輜重隊毀滅。我在樹林的火堆邊寫字。早晨我失去了特別處全體人員,孤身在陌生人中間。軍隊瓦解了。

1941年10月16日

我在樹林過夜。已經三天沒吃麵包。樹林紅軍很多,都是兵沒指揮員。昨一整夜和早晨德軍用各種武器轟炸樹林。約7點我們起身往北走,射擊持續。休息時我簡單洗漱,大家弄了點吃的煮飯。我給自己找了小毯子、野戰水壺和行囊。雨從今早一直下,然後變成雨夾雪,我們的衣服都濕透。很渴,喝的是沼澤水。

天擦黑時我們抵達К村,很冷,潮濕。我們搭帳篷,生火烤衣服,四個人一起去集體農莊抱乾草。睡得很不安穩。路上看見一輛德國輜重車,放他過去了。我們遇見死掉的紅軍戰士,沿途堆滿丟棄的防毒面具和頭盔。

1941年10月17日

我睡醒飢腸轆轆。紅軍戰士生了火,我烤乾我的軍大衣。很快吃早飯上路,已經三天沒麵包了。我們走到森林邊緣偵察,被一支德軍偵察隊發現,架起迫擊炮開火。傍晚我們穿過鐵路和運河抱乾草睡覺,又被德國巡邏隊發現,用輕機槍、迫擊炮打過來。路上我把乾草扔了。雖然躺在乾草上,可夜晚的森林冷得可怕。

1941年10月18日

沒吃早飯,我們繼續穿越森林。

我們發現德軍巡邏隊,未交火。向往常一樣走過沼澤,約12點休息吃飯,烤乾衣服,喝熱湯和粥,四人分一塊肉,少量土豆和豌豆。我刮了鬍子。天黑我們必須穿過大路,那裡正在交火。不幸的是我沒毯子了,昨晚橫穿鐵路跑丟了。凍死人。

1941年10月19日(絕筆)

我們整晚行走,頂著大雨穿越沼澤。伸手不見五指。我全身濕透,右腳腫了,挪步困難。黎明之際我們在森林休息,我費了很大勁烤乾衣服穿上,沒吃也沒睡。現在我們必須橫穿一個沒有樹林的地方,大家分兩組,一半人沒槍。白天我走出森林警戒,但沒看見什麼。偵察兵走在森林後面,那裡有德國人。我們聽見輕機槍和迫擊炮響。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