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然別居
厭然別居

欲覽更多內容,請至我的博客:https://sanlier.blog 此處只做備份之用

貝加爾湖“銀色水怪”的傳說

幽深的貝加爾湖充滿神秘感,布里亞特人對其敬拜如神祗,各種上古傳說仿佛就發生在昨天。另一方面,危險的暗流、夜間的火光、頻繁的地震無不令人心生恐懼。

來到旅遊勝地奧利洪島(Ольхон),白天聽導遊講故事不覺得可怕,夏夜如湖面般靜謐清澈,令人不由懷疑難道種種傳說都是虛構?或許並沒什麼狂暴烈風從薩爾馬河谷吹來,每年也沒有幾十個人不明不白死亡。但真正的貝加爾湖可能不像表面上那麼“溫柔”。

原潛艇軍官、著名UFO專家弗拉基米爾·阿札札的書提到過貝加爾湖“黑色潛水員”的故事。據他說:1982年軍隊在貝加爾湖進行潛水員例行訓練,至於訓練的具體位置不得而知,大家普遍相信靠近北部水域。

當訓練進行到水下50米深度,軍事潛水員們發現一些人形生物,遠看似人類,但體長三米又表明不是人類。這些生物的輪廓其實不是黑色而是銀色,頭戴某種透明球體,肯定不是什麼“人魚”。情況迅速報告指揮員,據說其中一位軍官決定不惜代價捕獲一隻送交上級。沒想到這些“泳客”不好惹,它們膂力奇大,把軍事潛水員像玩具似的拋來拋去,甚至直接擲出水面。結果三名潛水員死於減壓症,另四人進高壓艙治療。

聽起來不可信?一位當地記者謝爾蓋·沃爾科夫準備揭穿這個怪異故事。他聯繫了北貝加爾斯克市(湖岸最大居民點),那裡有個“獨立第5海事培訓中心”,聯邦安全局、內衛部隊和緊急情況部的潛水員都在此受訓。可想而知,中心管理者直斥該故事“胡言亂語”:首先他們機構從未發生潛水員身亡事故,其次培訓中心成立於1996年,歷史沒那麼久遠。

那麼這是否意味著1982年的時候貝加爾湖沒有潛水員訓練?偉大衛國戰爭期間,巴拉克拉瓦海軍潛水學校部分人員疏散至貝加爾湖南岸小城斯柳江卡,借住“鐵路員工文化宮”。又建立了專用訓練碼頭,把一些設備沉入淺層湖床供學員練習搜救和水下爆破等科目。1942-1943年冬季嚴寒,潛水學員被迫在極端條件下受訓,冰窟窿很快被冰塊填滿,搭帳篷生爐子加熱無濟於事。直到1944年學校才遷回溫暖的黑海邊。

但貝加爾湖潛水訓練並沒中斷太久。1976年建設貝阿鐵路幹線時曾有一支12艘巡邏艇組成的水上大隊,也許他們就是故事的基礎?潛水員完全有可能來自別的地區。

有意思的是,一些當地學者沒把這個故事當謠傳。例如布里亞特方志學家阿列克謝·季瓦年科就認為潛水員可能真的看見了什麼——不是海豹。

據季瓦年科介紹,貝加爾湖漁民很重視所謂“銀色泳客”的問題。距離斯柳江卡40千米的庫爾圖克村民尼古拉·基利耶夫曾告訴方志學家,他1990年代有一回和朋友在環貝加爾湖鐵路附近捕魚——必須指出這個地方的湖水深達1400米,夏天水溫低於3攝氏度,萬一掉進去凶多吉少。幾個人白天捕魚,半夜驚見巨大銀色生物從冰冷湖底躍出水面嬉戲。由於害怕怪物掀翻汽艇,他們扔掉漁網、發動引擎逃回村子,再不敢去那附近打漁了。基利耶夫站在岸邊把事發位置指給季瓦年科看,同行的漁民也大致描述了情況。但這些目擊者中基利耶夫是唯一活著的,其他人隨後都去世了。

“和平號”深潛器團隊得知此事,頗感興趣。2008-2010年進行大型綜合科考活動,潛水160次,季瓦年科亦有幸參觀貝加爾湖深處。他說當時下潛位置就是軍事潛水員遭遇“泳客”的位置,可惜什麼都沒看到。

季瓦年科還表示,跟他交流過的緊急情況部專家不僅相信漁民的敘述,而且證實了1982年的事故。季瓦年科回憶起他在巴爾古津灣偶遇軍人,問對方來做什麼,士兵們含糊回答探測水深,因為“湖泊學家不完全了解水下生物”。

亞歷山大·科洛蒂洛寫的《貝加爾湖水兵》一書似乎能夠間接證實季瓦年科的說法。書中談到1960年代開始人們對貝加爾湖的研究興趣再度高漲,地理學家和製圖專家頻繁來到岸邊,考察船反覆駛過湖面……

季瓦年科承認貝加爾湖有不少難解之謎:如果你在湖邊點燃篝火連續宿營多日,可能會看見湖底深處的輝光、湖面游弋的“燈火”,聽到令人膽寒的聲響。

季瓦年科本人三次目睹湖上UFO現象。第一次是在博雅爾斯克火車站(湖東南岸)附近私人別墅,透過窗口望見湖面有個巨型白球靜止不動,不像湖底逸出的可燃氣體。第二次是在坦霍伊村的溫暖夏夜,望見一個”小而黑”的物體從高空急速俯衝,眼看差幾米接觸水面,陡然改變軌跡。季瓦年科和朋友們(約10位)以為這個東西馬上要撞擊漁船了,豈料突然消失無蹤,仿佛從沒出現過。第三次是望見一個銀色/橙黃色雪茄形物體從屯津斯卡亞山谷飛出,在貝加爾湖上空釋出三個小球散開,繼續奔向哈馬爾達班山脈。季瓦年科估計該物體長約200米,寬約50米,事後聽說烏蘭烏德那邊也目擊到了。

季瓦年科查閱舊檔案,意外看到兩份驚人的文件。第一份記載1909年曾出現相似物體,人們在外貝加爾鐵路目睹它飛向貝加爾湖。

至於“泳客”,季瓦年科找到了百年前托博爾斯克農民庫茲明·莫羅科夫的證詞。此人說他朋友——貝加爾湖岸居民費德切講過貝加爾湖裡“生活著法老”。有一次這些“法老”狂性發作,擊沉一條小船,之後村民想到辦法,拋出一張堅固的大漁網,把約50隻“法老”拽上岸。“它們模樣就像人,有腦袋、胳膊、手,惟腿下面融合的地方像魚尾”。村民們鞭打“法老”,統統“扔回汪洋”,從此它們再沒出現。

傳說講到這裡,請廣大讀者自己判斷可信不可信。一方面,阿列克謝·季瓦年科有點像幻想家;另一方面,他的學術成就並非虛傳。此人是外貝加爾民族學博物館聯合創始人之一,做過布里亞特自治共和國檔案館館長、西伯利亞和遠東檔案學家委員會委員,還是貝加爾自然資源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歷史學副博士。他曾在布里亞特挖掘出史前鴕鳥蛋,揭露了500座古代遺跡,以及1650年在貝加爾被蒙古人殺死的俄羅斯使團成員耶羅費·扎波羅茨基的墳墓。此外,他還尋獲了本地東正教聖徒瓦爾拉瑪·奇科伊斯基的遺骨,在巴爾古津協助確定了失蹤多年的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山多爾之墓,還有古代聖地、堡壘、居民點等相當有意思的物體,甚至傳說中沉入貝加爾湖底深不可及之處的高爾察克黃金!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